有時,我與人談著話會突然陷入沉默,這時是我正在接受冥想的訪問。冥想常常是位意想不到的來客;不是我召喚冥想,冥想是不可能召喚的,冥想到來之時總是置一切於不顧。「從現在開始冥想」之類的說法實在是愚蠢之至。我所能辦到的充其量是常常做好迎接這位不速之客的準備。

假定思索是由下而上升,那麼冥想就是由上而下降。冥想具有某種天賦的性質,這種性質中有冥想和神秘主義之最深刻的聯繫。冥想或多或少是神秘的。

這位不速之客可能光臨一切場合,不單單是人們安靜地獨處之時,就是在眾人的喧嘩之中,冥想也會飄然而至。孤獨與其說是冥想的條件,不如說是冥想的結果。例如,面向許多聽眾講話時,我會意想不到地受到冥想的襲擊。這時,對於這位不可抗拒的闖入者,我或是扼殺或是整個地委身於它。冥想沒有條件,這是將冥想看作上蒼的賦予之最根本的理由。

柏拉圖記載了蘇格拉底在波提代亞陣營中連續一晝夜陷入冥想的事。那時,蘇格拉底的確是在冥想而不是在思索。出現於市場,任意抓住誰高談闊論,才是蘇格拉底思索之時。思索的根本形式是對話。波提代亞陣營中的蘇格拉底、雅典市場上的蘇格拉底——再沒有比這更明顯地表現出冥想與思索差異的了。

思索與冥想的差異甚至表現在正當人們思索之時,也會陷入冥想中。

冥想沒有過程。在這一點上,冥想與有過程的思索存在本質的區別。

冥想總是甜美的,因此人們渴望冥想。僅僅為此,人們才保持了對於神秘主義的喜愛。當然,冥想絕不依從我們的慾念。

任何富於魅力的思索,其魅力都基於冥想的神秘主義和形而上學。任何思索只有在這個意義上才是甜美的。思索不是甜美的事,所謂甜美的思索根本不是思索,存在于思索基礎中的冥想才是甜美的。

冥想因其甜美而誘惑著人們。真正的宗教反對神秘主義就是因為這種誘惑。冥想是甜美的,但在人們受到這甜美的誘惑之時,冥想已不再是冥想,而成了夢想或空想。

能夠產生冥想的是嚴謹的思維。對於冥想這位突如其來的拜訪者,所做的準備就是具備訓練有素的思維方法。

「冥想癖」的說法是矛盾的,因為冥想絕對不可能成為習慣性的。成了癖好的冥想根本不是冥想而是夢想或空想。

沒有冥想的思想家是不存在的。因為冥想給予思想家以想像力,絕沒有什麼不具備想像力的真正的思想。真正富於創造的思想家往往是依據想像而嚴謹地進行思維的。

勤奮是思想家最重要的品格,以此可以將思想家和所謂冥想家、夢想家區別開來。當然,僅靠勤奮是不可能成為思想家的,思想家還必須具有上蒼賦予的冥想。但是,真正的思想家又總是不斷地與冥想的誘惑進行著鬥爭。

人可以邊寫作邊思索或者根據寫作而進行思索,但冥想卻不是這樣。冥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精神的休息日。精神也和工作一樣需要有閒暇。過多地寫和完全不寫對於精神都同樣有害。

哲學文章中稱為「休止」的東西就是冥想。思想的方式主要決定於冥想。如果冥想是旋律,那麼,思想就是指揮棒。

在冥想的甜美之中或多或少有愛的成分。思索寓於冥想如同精神寓於肉體一樣。

冥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思想的人的原罪。從冥想中,因而也就是從神秘中尋求解脫的思想是異端思想。解脫對於思想的人也像對於宗教信仰的人一樣,僅僅是口頭上的。

Views: 9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