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詩”中蕴含的詩性智慧

上面已經提及“詩”來自於人類追求崇高的本能,它不但具有教化功能,而且是人類創建社會制度的根本動力,“最初的民族都是詩人」(NS470),而Vico以“孩童”來指稱這時個期的人類基本特質一一即透過想像,將情感賦予物並與之交往(NS186)。所以們他都是創作者,不但將生命賦予自然現象(NS377),並且想像出天神,而將天神意旨賦予各種自然現象,故"天帝揮動閃電擊倒巨人,於是每個異教民族有了他自己天的帝"(NS193),各民族不但藉此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天神,同時也經由所創的天神進一步地創建出自己的社會制度,所以人類的制度立基於詩(NS214)。

然而,從這個歷程中仍然無法真正看出人類創建社會制度關鍵的要素,因為其中缺少了“智慧”這個內涵; 也就是說,必須從“詩性智慧”的內涵才能看出人類自己創建社會的歷程。

Vico所指稱的智慧,包括了上帝的“神聖智慧”與人類理解神聖智慧而形成“人類的智慧”(Vico,1993:67); 而在《新科學》中說明“人類智慧”時指出,智慧的功能“透過被最高事物知識之所照耀的心靈,而精神將可以被導引去做最佳的選擇”(NS364); 也就是說,當人類的心靈掌握了最高的知識,也就是理解了上帝的知識,才能夠讓精神獲得最佳的抉擇和表現,進而產生人類最高的智慧(吳靖國‧2008)。藉此可以看出,所謂“詩性智慧”乃是人透過本能(詩性)而對天神意旨的想像和領會,進而將所得啟示實踐於生活之中。而由於“智慧蕴涵著真理”,是一種對於“善意”(天神意旨)的領會和實踐,故讓詩性智慧本身具有“教化”的意義,並且進一步凸顯從出本能出發的“想像”,與從智慧出發的“創造”兩者之間的差異:

“詩性”是人原始的本質,其最核心的表現,是“想像”[12](imagination)透過“智慧”所呈現出來的“善”,讓詩性有了方向,而走向正途。所以詩性智慧的任務乃是將人的想像引導到“善”的發展上去,於是使用“創造”一詞來區分“想像”,這也正是從“詩性”(想像)到“詩性智慧”(創造)的差異所在。(吳靖國,2004a:41)

另外,對人類而言天神意旨不可知也不可違,人類必須透過各種跡象來領略天意。但總是不要斷面對其中隱晦、模糊的可能性,所以對人類而言它是“奧秘的”。這個奧秘會隨著時間而滋長,所以它充滿著可能性。人類往往會在時間的序流中,不斷地為這個天神意旨來進行解說,而每一次的解說都似乎會朝著“善的方向”來前進。“也就是說,人類在詩性智慧中讓一切的想像,轉向於善(人類所想像的天神意旨);而所有的創造活動都是一種向善發展過的程。

 

三、詩中蘊含的英雄心靈

 

在前面引文中對“詩人”的描述:

以不可思議的崇高氣魄去創造事物,這種崇高的氣魄如此之偉大,連使用想像來進行創造的這些人,也感到非常惶恐。(NS376)

其中指出了“詩人”所擁有的崇高氣魄,而Vico在《論英雄心靈》中[13]進一步指出“崇高”的兩層意涵:

 

首先在自然之上,是上帝自生;其次在自然之中,這個神奇的整體結構便擺在我們的面前,也就是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超越人的宏偉,以及沒有任何事物比起人的福祉還重要。(Vico,1980:230)在引文中最核心的意涵,是"崇高"來自於人類領略出上帝的存在,以及上帝賦予人類的使命;在領略上帝存在的過程中,逐漸讓自己擁有如上帝般含納萬物、滋長萬物的胸襟,並以此來為人類謀求社會福祉(Vico,1980,1993)。由此便清楚更地理解到Vico在《新科學》中所揭示出來的詩人、領導者、上帝、英雄與心靈之間的邏輯關係:最初民族的都是詩人(NS470),而詩人具有一種英雄性格(NS873)。他們領受上帝的智慧,而將之轉為人類的智慧和行動,進而創建了人類社會。而這些創建社會的領導者被稱為“神學詩人”。他們是各民族最早的智者(NS916),他們所具有的英雄性格,其本性方是崇高的(NS187)。



(本文作者:吳靖國;原題“詩”對教學藝術的啟示:G. Vico的觀點;原刊《當代教育研究》季刊,第十七卷四第期:2009年12月,頁27-60;本文作者吳靖國單位:臺灣海洋大學教育研究所副教授)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