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齊《維柯的哲學》第七章 道德與宗教 1

第七章 道德與宗教

這種內在的恐懼、羞恥心或道德意識是通過宗教從人的內心深處喚醒的。這種恐懼是對天神的恐懼,羞恥是在天神面前的自貶。原始人孤獨地在地球上遊蕩,他野蠻兇猛,沒有清晰的話語,沒有永久的夥伴,他在肆無忌憚而且暴烈的情感的控制之下,他是「野獸」不是人。什麼能夠抑制他?什麼能夠使其免遭自我毀滅?智者們不可能為他指點迷津,因為我們不可能知道他什麼時候,怎樣遇到了智者。天神的介入也不可能拯救他。天神撤回到他選定的民族之中不再和其他的人類即異教徒打交道。但是,這個「野獸」仍然是人,盡管天神拋棄了他,可天神卻在他內心深處留下了一點自己的本質的火花。看,天空中電光閃閃,那些野獸驚懼萬分,在他心中油然升起了一種比自己偉大的東西的模糊觀念,即某種神聖之物。因此,他構思了(更確切地說是想像出了)第一個神,一個天穹之神,一個雷神——朱庇特:他轉向這個神,平息其怒氣或祈求神的援助。但是,為了與他求得和解並贏得他的幫助,他必須依照神的目的塑造自己的生活,他必須在神面前卑躬屈膝,克服自己的驕傲和傲慢,他必須戒除某種行動同時又必須完成其他的行動。這樣一來,神的概念把權力引向了人類意志和企圖所獨自擁有的東西,即自由,以控制著由肉體傳遞給心靈的運動,與此同時它還能廢止或指導這些運動。通過這些自我控制的活動,通過自由,道德變成了實在,對神的恐懼留存於人類生活的根基之中,祭壇遍布全球。在山中的洞穴里男人擁有了女人,他為當著蒼天的面,也就是當著神的面滿足他的欲望而感到羞恥。神主持第一次結婚儀式和庇護第一個家庭,她敞開心扉接受了對死人肉體的神聖信賴。最重要的也是根本的倫理制度——崇拜、婚姻和埋葬已經誕生了。

上帝觀念的這種社會和道德力量在隨後的歷史進程中再次顯現出來:當各個民族通過戰爭陷入野蠻狀態的時候,人類的法律無力控制他們,宗教是使他們平靜下來的唯一方式。天神觀念的社會和道德力量也在人類生活的個體發展中重現:孩童除了通過對某些神的恐懼實際上他不可能學會虔敬;當所有的自然的幫助對他無濟於事之際,人類就求助於一個卓越的存在來拯救自己,這個存在就是神。所有民族都相信天命:那些生活在沒有神的意識的社會部落,例如巴西的某些地區,卡菲爾人和安的列斯群島上的部落,都是遊歷者的傳聞,他們企圖通過奇聞怪事的敘述增大他們的書的銷量。

 

要是果真如此的話——並且的確如此——那麼,沒有任何學說比那個宣稱無需宗教就可孕育道德和文明的學說更愚蠢的了。就如同沒有抽象數學真理的指導,任何物理科學都不可能完滿地建立起來一樣,只有在抽象的形而上學真理的參與之下,道德知識才會產生,也就是說,沒有上帝的觀念,道德知識不會產生。當宗教意識消失或模糊不明時,社會構想和國家也會消失或者與其一起模糊不明。猶太教徒、基督徒、異教徒和穆罕默德教派擁有這種構想,因為所有像他們這樣的人都相信某個神,無論是無限的自由精神,還是由靈魂和肉體組成的若幹天神,還是獨一無二的上帝,即存在於無限軀體中的無限自由的精神。伊壁鳩魯主義者沒有這種從屬於神的構想,他們只擁有肉體以及與肉體相關的偶然性。斯多葛派也沒有這種構想,他們讓天神服從命運。西塞羅給了伊壁鳩魯主義者阿提克斯一個絕妙的評論——他不能和阿提克斯討論法,除非他先承認神的天意的存在。霍布斯復活了伊壁鳩魯主義,斯賓諾莎復活了斯多葛主義,我們看到他們根本沒有理解社會和國家的本質。一個人必須和那些愚笨不堪、蓬頭垢面、服裝不整的原始人為伍,從而駁斥那些「枯燥文學」的有學識的作者,他們和他們的領袖彼得·培爾的觀點相符,彼得·培爾堅持人類社會沒有宗教也能夠存在,並且真的存活下來了。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