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曉鳴·休閑的本真是“詩性勞作”(上)

休閑”在我國正恢復其人類生存的本源意義,休閑非但不是“工作”的對立面,也不是其簡單的補充和代償,而已成為以“勞動”為標誌的“人類存在”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休閑是勞動的特殊形態,認識這一點有著極為重要的現實意義和理論意義。

人類的文化創造活動,本質上就是一種“經濟詩學”或“詩化的生產”。只有到了現當代,經過勞動者的解放運動,以及生產形態和經濟內涵互為因果的發展,“有閑者”的人數極大擴展,而這時正是群眾性三創活動——創意、創新和創業,成為社會經濟發展自身的要求,成為一國一地硬實力和軟實力的根本基礎。

休閑民主和權利是社會進步和文明的一個非常突出的指標,如何在勞動保護和消費者保護的基礎上,確立休閑者保護和維權的製度,采取措施使每一公民享受休閑、參與休閑。這一過程既是社會民主和文明建設的題中應有之義,又能極大地擴大休閑經濟的規模和豐富性,同時極大地提高勞動者健康水平、素質和創造力,使社會經濟真正進入創新型經濟,從靠“體力”吃飯進入靠“聰明”吃飯。

記得去年媒體就“黃金周”話題采訪我,我不贊成“七年之癢”的說法和各種消極的見解,認為人們正通過多年實踐,開始學會“休閑”,“七年”正是一個重要的轉機。今年“五一”黃金周,盡管一些地方仍有不盡如人意的事故和一些負面的意見,但我欣喜地看到,一種健康的休閑生活方式正在慢慢形成,“黃金”效益更為顯著。

這些快速變化的新現象和新格局,都迫切要求與休閑和旅遊相關的理論工作者進行包括經濟學、政治學甚至人類學在內的跨學科的研究,及早提出既反映我國和世界休閑實踐,又具有普遍學術意義的理論方法論,這對於休閑及其產業的進一步發展至為關鍵。

因為,從反方向說,我們也註意到,由於“休閑”的“效益”顯著,因此,不少地方正開始又一輪的大規模“休閑工程”,大興土木、大辦節慶,“軟事硬辦”,把本是生活方式和人生內涵的休閑,變成為一種大起大哄、人海戰術的表面熱鬧,也有可能如今日建設部已發現的人為“豪華綠化”的弊端一樣,成為爭相克隆簡單擴張的“豪華休閑”圈地土木和旅遊商業房地產。這種脫離了人生本真需求的“休閑景點”,有可能如保齡球、主題公園等等曾狂熱一陣然後冷棄的“項目”一樣,不但帶給當地沈重的財政負擔,使本身陷入“雞肋”的境地,而且會根本上敗壞“休閑”(和相應假期)的形象和味道。

擠來擠去鬧哄哄的價高品位不高的“休閑”,正好是個性化、清新、閑適、優雅的“休閑”的反面和相克之物。而片面的“集中消費、全民旅遊、商家主導”的模式,已不適應我國“休閑”及長假生活方式正出現的格局提升。近些年來,群眾性參與和互動的社區及各公園節日活動的大量增加,電視和網絡及手機的公眾參與互動的方式層出不窮,同期音樂節、美展和戲劇演出的匹配以及自駕遊自助遊的漸成氣候等等,都大大增加了市民休閑的場所選擇和“產品供應”。更出現了具有精神追求和創新性的休閑度假方式,像兩家公益網站組織的某地近30個家庭43位大人25個小孩組成的為貧困單親家庭送愛心的活動,正在不斷創造出來。這一切都說明“休閑”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