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蘭·巴特《零度寫作》(下)

一個人的感情,無不出於愛憎。憎必傷人,也自傷;愛太切太過,對人也莫不有害,且易折。零度寫作,就是以第三者的立場冷眼旁觀愛憎兩種,冷眼旁觀萬千世界種種,而後能不偏不倚,不躁不急,心平氣和,以臻寫作化境。 在零度寫作者的眼裏筆下,無論愛憎美醜,都成一審美客觀對象,寫作者與他寄托或生發感情的對象之間的關係,猶如高超的匠人之於金銀胚胎。零度寫作將熾熱的感情凝澱下來,看似冷靜淡漠,實是將愛升華到了大愛,感情通過文字表達得更深沈、細膩、熱烈、作品被賦予生命得以流傳。


中性客觀

這種中性的和“客觀的”零度寫作,與古典寫作所力圖表現的“文字的現實的客觀再現”截然不同。羅蘭·巴特推舉零度寫作,恰恰意在揭開古典寫作中處處標榜的“真實”和“自然”的神話,暴露古典寫作中“客觀”的虛偽性。古典語言在意義和字詞之間虛構了一種透明的確定的關係,通過字詞之間的連續性和直線性關聯,來隱喻現行法則的合理性,以及一種理性的生活態度的必要性。羅蘭·巴特發現,古典寫作中過去式的歷史寫作所表明的秩序,以及第三人稱協作所創設的旁觀者的安全地位,都力圖表明世界的確定性和客觀性,並因此表明,古典寫作正是現實世界的一個翻版,它創造了一個似真的審美世界。而字詞是這個世界表現自己的一種方式而已。


語言獨立

零度寫作強調由字詞獨立品質所帶來的多種可能性和無趨向性。然而這種無趨向性越來越被狹隘地理解和使用了。在今天的文學現實中,不無隨意地用零度寫作來定義那些采用了外部聚焦,行為主義式的敘事規範,新寫實小說就時常不乏貶義地冠以零度寫作的頭銜。人們還時常把九十年代被稱作先鋒寫作,或那些不再承載某種主流意識形態,標榜無意義或消解中心的寫作,或一些表現所謂後現代主義虛無態度的寫作,也稱為零度寫作了。零度寫作竟然變成類似於遊戲的寫作方式了。零度寫作還成為區分文學是否“介入”。今天這種種的文學現實對“零度寫作”的標舉,顯然已遠遠疏離了羅蘭·巴特論證語言、字詞、形式獨立品質的初衷。如果說,零度寫作質疑和消解了語言中的“詞”與“物”的透明性,很難說今天是走得更遠,還是僅僅在羅蘭·巴特的這一質疑裏張望和躊躇。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