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沒有水,沒有月亮》(2)

那斯魯汀說:"真倒霉!我不再面向它!"

突然,妻子說:"那斯魯汀,快看!鎮上最富的人死了,許多人正在為他送終。"

為意外做好準備!並且記住:你所做的一切不是作為開悟的原因,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你內在創造一個情景,你所做的一切不是一個原因,只是一個邀請,這區別是很大的,因為如果你以為這是一個原因,那你會開始要求,如果你以為它是一個原因,於是你會說:"為什麼它不發生?為什麼到現在它還不在我身上發生?"它創造了一種內在的緊張,而緊張在那兒……於是它便不可能發生,你必須被無意地撞見,你應該是等待著,但不要焦慮——放松,你應該邀請它,但不要肯定這個客人將會到來。


"真倒霉!我不再面向它。"他不去看-只要轉過頭……但這正是你的情況,真倒霉!你不去看那意外正在經過的地方,那個未知正在經過的地方。


但是不要停止努力!不要以為如果它要發生,它就會發生,那麼它將不再發生,你必須為它作準備,為意外事件作準備,為未知作準備——準備、等待、迎接。此外,意外事件或許會來臨或許會錯過。你或許睡著了;未知或許會敲門,而你或許沒有聽見,或者你正在與某人談話,或者你會解釋成它是一陣風在敲門;或許你會想那麼多的事情——每個人都是一個偉大的思想家。

開悟就是去到那個源泉,而那個源泉就在你里面,生命在那兒流動著,震顫著,不停地撞擊著內在的你,為什麼要去請教別人?學習意味著請教別人,請教別人,請教關於你自己?這是最卓越的愚蠢,這是絕頂的荒唐——請教別人,請教關於你自己,那正是學習的意思:尋求答案,而你正是答案!

所以千代野怎麼辦呢?找不到辦法,她灼傷了她的臉,弄傷了她整個的臉,然後找到師傅,師傅甚至不能認出她是男人還是女人,於是她便被留下做了尼姑。

肯定是頭腦的,等待是意識的,頭腦是膚淺的,所有頭腦的肯定都是膚淺的,它可能在任何時候出現,無論何時當你準備去看、去瞧時,你將會知道它一直在邊上正在發生,你不是在看著它,你沒有看到那個角落。

一天晚上,她提著裝滿水的舊木桶,當她正走著,她看到映照在水桶里的滿月,突然,竹編的水桶箍斷了,水桶散了架,水全跑了出來,映照的月亮消失了——千代野開悟了。

一天晚上她正提著一隻盛滿水的舊木桶。

無論何時,當你通過頭腦聽,你便不是在聽,因為頭腦在翻譯,頭腦在上色,頭腦本身在轉變,在混淆。任何你接觸到的事情現在早已陳舊,頭腦已經給它裝飾過了,頭腦已經給了它頭腦的意思,給它註釋了,頭腦已經解釋了。

宗教是不一樣的,根本不一樣。宗教永遠不能變成一種科學的觀念。因為它是尋求無原因的(the uncaused),它是尋找那種不連續,它是尋找一個絕對的轉化。一種相對的轉化是有起因的,部分的轉變是有起因的,但是,"絕對"呢?舊的沒有了,一切都是新的!——於是必須有一個空隙,不能有連續,必須有一個跳躍!所以,突然舊事物從存在中消失,而新的事物進入了存在,而它們沒有被連接——之間是空隙。喬答摩·悉達多就消失了,佛陀出現了——有一個空隙。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