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貝爾特朗作品《夜之卡斯帕爾》(4)

——“你給一根乾草遮住眼睛了!”我高聲叫道。

——“並非乾草擋住眼睛,也不是棉花塞了耳朵。——是石頭人發出了笑聲——笑得滿臉怪相,可怕,陰森,不過——卻含有諷刺意味,辛辣,生動。”

我暗自感到羞恥,竟然那麼長時間和一個偏狂患者打交道。不過,我還是用微笑來鼓勵這位藝術上的薔薇十字會會員繼續講他的有趣故事。

——“這次奇遇,”他接著說下去,“引起我的思考。——我想:既然上帝和愛情是藝術的首要條件,在藝術中也就是感情,——那麼撒旦可能就是第二個條件,在藝術中便是思想。——是魔鬼創造了科隆大教堂,可不是嗎?

“於是我便尋找魔鬼。我讀科內利烏斯·阿格里帕(註12)的巫術書,面容失色;我捏死鄰居小學教師的黑母雞。——信女的唸珠端上沒有魔鬼,這兒同樣沒有!——然而魔鬼是存在的。聖奧古斯丁筆下確認了它的體貌特征:魔鬼屬動物類,理性通達,心靈平平,軀體輕飄,長生不死。這是毋庸置疑的。魔鬼確乎存在。它在議會上高談闊論,在法院裏與人爭訟,在交易所裏搞證券投機。人們將它刻在版畫上,寫在小說裏,讓它在舞臺上扮演角色。就像我見你那樣隨處見到它。隨身小鏡子的發明,也正是為了更好地拔去它的鬍鬚。無主見的駝背小丑錯過了他的敵人(也是我們的敵人)。啊!為什麼他不用棍子在魔鬼的頸項上狠狠一擊呢!

“晚上,我臨睡之前喝了帕拉塞爾斯(註13)的藥劑。我肚子痛得厲害。任何地方也見不到有長雙角、拖尾巴的魔鬼。

“還有一件叫人喪氣的事:——那天夜裏,暴風雨往這沈睡的古老城市潑水,使之連骨頭也濕透。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我怎麼在聖母院教堂內凹凸不平的地面摸索行走呢?這正是要向你說明的那一次瀆聖行為。凡鎖必有罪惡的鑰匙。——可憐可憐我吧!我當時需要一塊聖體餅和一件聖物。——一陣光亮劃破黑暗。後來幾道亮光接連出現,我隨即清清楚楚地看到一個人,他手持長長的點火棒,將火點到主祭壇的燭臺上。他是雅克馬爾,頭戴修補過的鐵皮帽,像平時那樣鎮定自若。他做完自己的活兒,並不顯出擔心的樣子,甚至未發覺有外人在場。雅克林娜跪在壇級上,寂然不動,雨水從身上各處往下流淌:從勃拉邦松式的沈重的裙子,從布魯日(註14)花邊般的管狀領飾,從紐倫堡玩偶似的木然的光滑臉孔。我結結巴巴地向她提出了個關於魔鬼和藝術的小問題,這個骯髒的醜女人,即時揚起手臂,動作有如彈簧似的迅速、突然,她緊握在手中的沈重錘子擊起了聲聲回响,成群停放在教堂哥特式地下墓室的乾屍應聲而至,他們當中有教士、騎士、施主,全都隊列擁到兩翼的聖嬰馬槽的光彩耀目的祭壇。黑聖母(註15),那野蠻時代的聖母,高約半米,頭戴顫動的金絲冠,身穿漿得筆挺的珍珠長袍,面前的銀燈吱吱作響。她蹦跳的步伐優美而富於變化,正朝殿堂的深處前進。蠟與絨做的小聖約翰與她為伴,身上燃起星星之火,在又藍又紅的火光中熔化了。雅克琳娜配備了剪刀,修剪自己尚在繈褓中的嬰兒的枕部,一支大蠟燭遠遠照亮著聖洗堂,此時……”

——“此時怎麼樣了?”

註12:德國醫生、煉金術士、哲學家,1486-1535
註13:瑞士醫生、煉丹術士,1493-1541
註14:比利時城市
註15:法國12世紀盛行崇拜的偶像,用堅硬的黑木雕成。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