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4)

36 這個時代,疲憊的天空鑽入大地,人在兩個鄙視間奄奄一息。

37 革命和反革命戴上面具,準備下一次正面衝突。短暫的坦誠!老鷹間的搏擊變成了章魚間的扭鬥。人的天賦,自以為發現了正式的真理,實際上把直接害人的真理調節成容許害人。在全副武裝並氣喘籲籲世界邊緣,受到啟發的人浩浩蕩蕩地走上歧路!這時,聚在一起的神經質在傳奇和象征的眼中互相譴責;有肉身的人讓他的身體忍受酷刑,沒有一絲悔意。筆下的花,可憎的花,把它的黑色花瓣轉向太陽瘋狂的肉體。源頭,您在哪里?良藥,您在哪里?結構,你最終會改變嗎? 

38 他們任由成堆的偏見墜落,沈醉於錯誤準則的炙熱。和他們合作,給他們驅魔,讓他們輕裝前進,讓他們變的強壯並堅韌;然後使他們相信從某個出發點來說固有的觀點有著極大的局限性,而最終,“事情”是生死之間的抉擇而非一個文明所強調的細膩,一場災難過後,命運的海洋上留不下任何痕跡;我極力想對周圍的人證實這點。

 

39 我們在認識的饑渴和被認識的絕望中進退兩難。刺不會放棄刺痛,我們不會放棄希望。 

40 紀律,你在流血! 

41 若不偶爾被煩惱隔離,心會停止跳動。

 

42 在決定他命運的兩槍之間,他抽出空閑對著一個蒼蠅說了一聲:“夫人”。

43 嘴決定這是讃歌還是喪曲,是毒藥還是飲料,是美麗還是病態;苦澀和它的黎明——溫柔,又變成了什麽?可憎的頭在憤怒在變質。 

44 朋友們,雪在等待著雪,為了一個簡單純潔的工作,在天與地的盡頭。

 

45 我夢想著一個鑲這花邊的國度,熱情,會突然為聖者的工程而憤怒,同時為婦女旁的神明的熱忱而感動。 

46 行動被重復,每次都完好如初。

47 韓波·德·赫亞尼(1)叫我們:偷偷摸摸的人。

 

48 我並不害怕。我僅僅是頭暈。必須把我和敵人間的距離縮短。和他們進行水平的交鋒。 

49 在永恒的虛無中,每天都無所謂也都很美——這是種誘惑。(砍下這個樹枝。沒有昆蟲會需要它。)

(1)韓波·德·赫亞尼,Martin de Reillannen(1030-1069),阿爾的大主教,是“上帝的和平(英文的命名略有不同,為:Peace and Truch of God)”宗教改革運動主要推行者之一。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