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犁散文集》識字班(上)

鮮姜臺的識字班開學了。 

鮮姜臺是個小村子,三姓,十幾家人家,差不多都是佃戶,原本是個“莊子”。 

房子在北山坡下蓋起來,高低不平的。村前是條小河,水長年地流著。河那邊是一帶東西高山,正午前後,太陽總是像在那山頭上,自東向西地滾動著。

 

冬天到來了。

 

一個機關住在這村裏,住得很好,分不出你我來啦。過陽曆年,機關殺了個豬,請村裏的男人坐席,吃了一頓,又叫小鬼們端著菜,托著餅,挨門挨戶送給女人和小孩子去吃。 

而村裏呢,買了一隻山羊,送到機關的廚房。到舊曆臘八日,村裏又送了一大筐紅棗,給他們熬臘八粥。 

鮮姜臺的小孩子們,從過了新年,就都學會了唱《賣梨膏糖》,是跟著機關裏那個紅紅的圓圓臉的女同志學會的。

 

他們放著山羊,在雪地裏,或是在山坡上,喊叫著: 

鮮姜臺老鄉吃了我的梨膏糖呵, 

五谷豐登打滿場, 

黑棗長的肥又大呵, 

紅棗打的曬滿房呵。

 

自衛隊員吃了我的梨膏糖呵, 

幫助軍隊去打仗, 

自己打仗保家鄉呵, 

日本人不敢再來燒房呵。

 

婦救會員吃了我的梨膏糖呵, 

大鞋做得硬梆梆, 

當兵的穿了去打仗呵, 

趕走日本回東洋呵。

 

而唱到下面一節的時候,就更得意洋洋了。如果是在放著羊,總是把鞭子高高舉起: 

兒童團員吃了我的梨膏糖呵, 

拿起紅纓槍去站崗, 

捉住漢奸往村裏送呵, 

他要逃跑就給他一槍呵。

 

接著是“得得嗆”,又接著是向身邊的一隻山羊一鞭打去,那頭倒霉的羊便咩的一聲跑開了。 

大家住在一起,住在一個院裏,什麽也談,過去的事,現在的事,以至未來的事。吃飯的時候,小孩子們總是拿著塊紅薯,走進同志們的房子:“你們吃吧!” 

同志們也就接過來,再給他些乾飯;站在院裏觀望的媽媽也就笑了。

 

“這孩子幾歲了?” 

“七歲了呢。” 

“認識字吧?” 

“哪裏去識字呢!”

 

接著,邊區又在提倡著冬學運動,鮮姜臺也就為這件事忙起來。自衛隊的班長,婦救會的班長,兒童團的班長,都忙起來了。 

怎麽都是班長呢?有的讀者要問啦!那因為這是個小村莊,是一個“編村”,所以都叫班。 

打掃了一間房子,找了一塊黑板,——那是臨時把一塊箱蓋塗上煙子的。又找了幾支粉筆。訂了個功課表:識字,講報,唱歌。

 

全村的人都參加了學習。 

分成了兩個班:自衛隊——青抗先一班,這算第一班;婦女——兒童團一班,這算第二班。 

每天吃過午飯,要是輪到第二班上課了,那位長腳板的班長,便挨戶去告訴了:

 

“大青他媽,吃了飯上學去呵!” 

“等我刷了碗吧!” 

“不要去晚了。”

 

當機關的“先生”同志走到屋裏,人們就都坐在那裏了。 

小孩子鬧得很厲害,總是咧著嘴笑。有一回一個小孩子小聲說: 

“三槐,你奶奶那麽老了,還來幹什麽呢?”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