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他娘有男人,卻過的是沒有男人的日子。

男人當年推著獨輪車去禹縣送草藥,說是七日方回。走時還捎了土坯,俗稱“娘娘土”,路上喝茶時撚一塊土沫放在碗裏,消災。可他一去沒回來,後來有人說他被動路的劫了,也有的說他被當兵的抓了,再後就有人說他去了臺灣。兵慌馬亂的,誰也說不清,都說人沒死。

人沒死就不算寡婦。


新媳婦守空房是很愁人的,好在有了見兒。開初,娃兒小,上有老人,下有娃兒伴著,也不覺得太苦。就日日盼著。夜裏醒來,聽見門響,就以為是男人回來了。匆匆開了門,大月明地兒,風涼涼的,樹影婆姿心裏一寒,有淚。開了幾次門,不見人,親親娃兒,就又睡了。

娃兒一點一點長,慢慢能叫娘了,離身了。白日好說,有活兒忙著,夜裏空落落的,難熬。那日子像磨一樣,推著推著,就推不動了。就想,小孩嘴裏吐實話,問問娃兒吧。就把娃兒叫過來,問:


“娃,你爹啥時能回來?”

娃兒沒見過爹,娃兒楞楞的。

娘就說:“你說個數?”

娃兒看看娘,就說個數,娃兒說:“三。”

娘先是一喜,覺得日子並不多。爾後就不語了,覺得這不是個好數,是個不吉利數,不是成雙成對的數,娘的臉沈了,過一會兒,娘又問:“娃,你再說個數?”

娃兒再看看娘,看了很久,說:“三。”

娘嘆口氣,眼裏淚花花的,轉過臉去了。娘還是不甘心,忽又轉過臉來,擦擦眼裏的淚,直視著娃兒,說:

“娃,你再說個數!”

“三!”


娘就琢磨這個“三”。想想,又覺得是個好數。爹、娘、兒,加起來不就是三嗎?再說,兒說了三回三,三三見九,九九歸一,那是一定回來了。娘又喜了,喜得心裏撲咚撲咚亂跳。往下,她又想,是三天?還是三年?三天太短了,不會那麽短。興許是三年?

 

娘心裏有盼頭了。夜裏睡不著,就起來給男人做鞋。做那千層底布鞋。底兒、面兒都是用的好布料。知道不急穿,就慢慢做。先糊袼褙子,把布一層一層貼好,晾幹,爾後照著男人的破鞋剪下樣兒來,撚下好麻線兒一針一針納……那鞋底厚,瓷實,針針見情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子像山一樣堆著,一針一針紮過去,日子就過得快些。此後每年做一雙,做好的就放櫃裏。

做滿三雙了,男人仍沒信兒。娘就想,興許是九年?就又做下去,一年一雙……


後來,老人下世了。兒也長大了。娃爭氣,先上小學,後上中學,上著上著就上出去了。村裏人說,見他娘有福啊,養了個好娃,將來情跟著他享福了。娘笑笑,心裏卻很苦,家裏就剩她一個人了,日子過得木木的。兒子偶爾回來一次,叫聲娘,娘心裏很熱。看看娃,爹一樣大了,娘心裏酸,暗暗落淚。過幾日,娃走了,娘還是一個人獨過。中秋節了,桌上多放雙筷子……這時候,就有人來說合。說人怕是不在了,就是在,也不會回來了。老德人不錯,就過一家吧,有個照應。見他娘心裏濕濕的,就說:“叫我想想。”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