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世紀以前,有兩個詩人在到雅典去的大路上相遇,彼此見面,很是高興。 

一個詩人間另一個詩人道:"你最近在寫什麽?你的七弦豎琴如何配樂?"另一個詩人自豪地回答道:"我剛寫完我的最偉大的詩篇,也許是迄今用希臘文寫的最偉大的詩篇。這是一首向至高無上的宙斯神祈禱的詩篇。"

 

於是他從斗篷下取出一卷羊皮紙,說道:"哎,你瞧,我把詩稿帶來了,我很高興讀給你聽。來吧,讓我們坐到那棵白扁柏的樹蔭下去。" 

詩人便朗讀他的詩。那是一首長詩。

 

另一個詩人友好地說道:"這是一首偉大的詩篇。這詩將世代相傳,你將因此揚名千古。" 

第一個詩人平靜地問道:"那末你在最近的日子里寫了些什麽呢?"另一個詩人答道:"我寫得很少。只寫了八行詩,紀念一個在花園里玩耍的孩子的。"接著他就背誦了那八行詩。

 

第一個詩人說:"不賴,不賴。" 

於是他們就分手了。 

如今二千多年過去了,那八行詩仍在每個人的嘴里吟詠,大家喜愛它珍惜它。 

那首長詩雖然也確實世世代代在圖書館里、在學者的藏書樓里傳下來了;雖然記得這首詩,卻既沒有人愛它,又沒有人讀它。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