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聖誕晚會與婚禮(上)

——摘自一位不知名者的筆記

前些日子我見過一次婚禮……但是,不!我最好給您講講聖誕晚會吧,婚禮辦得不錯,我很喜歡,但是那次晚會卻更好。不知道為什麽,我望著這場婚禮,就想起那次聖誕晚會。事情是這樣發生的。正好是五年前的除夕,我應邀去參加一次兒童舞會。邀請我的人是一位著名的實業家,他交遊廣、熟人多、手腕高明,所以可以說,這個兒童舞會不過是個借口,目的是讓那些父母親們聚集起來,無拘無束地順便談談他們感興趣的問題。我是一個局外人,沒有什麽具體的問題可談,因此我相當輕鬆地度過了一個晚上。這兒還有一位先生,好像也不是出身名門望族,但卻像我一樣,偶然碰上了這一家庭聚會……他比所有的人更早注意到我。這是一位個子高、身材瘦的男子,他神情十分嚴肅,穿著非常講究。但是看得出來,他對家庭幸福好像根本沒有興趣。除了主人之外,參加舞會的來客中,他沒有一個熟人。看得出來,他非常寂寞,但他卻很勇敢,一直堅持到晚會結束,始終裝做一個非常快活而幸福的人。後來我才知道,這位先生來自外省,他在首都有一件傷腦筋的事情要辦。他給我們的主人帶來一封介紹信,主人對此毫無conamore①,但出於禮貌,還是請他參加了兒童舞會。沒人請他玩牌,沒人給他敬煙,甚至沒有任何人同他交談。也許人們老遠就根據羽毛認出這是一隻什麽鳥了,弄得我的這位先生手足無措,簡直不知道手往哪兒擱好,只好整個晚上擺弄自己的絡腮鬍子。他的絡腮鬍子確實長得非常漂亮。但是,他摸鬍子的用心程度,簡直讓人望著他覺得是先長出這些鬍子,後來才出現摸鬍子的這位先生的。

①意大利語!熱情。

積極舉辦晚會的主人有五個長得很好的男孩。除了主人和上面提到的那位先生之外,我還喜歡一位先生。但這位先生與前面的那一位完全不同。這是一位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叫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位貴客。他對待主人的態度,與主人對待那位老摸自己的絡腮鬍子的先生的態度,一模一樣。男女主人對他說了無數的客氣話,給他倒茶敬煙,照料得無微不至。他們把其他的客人引到他這里,向他作介紹,但卻不引他去見任何別的客人。當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談到這次晚會,說他很少有機會這麽愉快地度過時光的時候,我發現男主人的眼睛里噙著淚水。有這位大人物在場,我不知為什麽有點感到害怕,因此,在對孩子們作了一番欣賞之後,我便走進那個空無一人的小客廳,坐在幾乎占去整整半個房間的女主人的花亭里。

所有的孩子都可愛得出奇,達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盡管做媽媽的和家庭女老師一再訓誡,他們卻堅決不願意學那些大人的樣。一眨眼功夫,他們就搶光了聖誕樹上的糖果,一顆也不剩下。他們在沒有弄清哪件玩具歸誰之前,就把一半的玩具弄壞了。一個黑眼睛的男孩,生著一頭卷髮,老想用自己的木制手槍對著我射擊。他的長相特別漂亮。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姐姐,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她非常美麗,活像一尊小愛神;她非常文靜,善於沈思,臉色蒼白,鼓著一對沈思的大眼睛。好像她受到了孩子們的欺侮,因此她來到了我坐的那個客廳,躲在角落里,玩她的洋娃娃。客人們懷著敬意紛紛指著她的父親,一個很有錢的承包商,不知是誰在悄聲指出,他已經給小姑娘存了三十萬盧布當陪嫁。我轉過身來,朝那些對這事很感興趣的人們,看了一眼。我的目光落到了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的身上。他把一雙手抄在背後,頭向一側稍稍偏著,好像在極其注意地傾聽這些先生們的節日祝福。後來,我對男女主人在分贈孩子們的禮物時所表現出來的心計,不能不感到驚訝。那個已經有了三十萬盧布陪嫁的小姑娘得到的是一個打扮得最漂亮,穿著最華貴的洋娃娃。所有幸福的兒童都得到了禮物,但隨著孩子們父母親地位的降低,禮物的份量也相應下降。最後得到禮物的,是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他個子又小又瘦,臉上有幾粒雀斑,長著一頭紅髮。他得到的只是一本講自然界的偉大,講感動的眼淚的故事書,沒有插圖,連卷首、章篇首尾的小花飾也沒有。他是主人家為孩子們請來的家庭女老師、一個可憐的寡婦的兒子。這孩子受盡折磨,變得非常膽小。他穿一件舊土布做成的小加克衫。領到那本小書以後,他在其他的玩具周圍徘徊了好久。他很想同其他的孩子們玩,但他又不敢。看得出來:他已經感覺出並且明白自己的處境。我非常喜歡觀察孩子。對他們在生活中最初的獨立表現,覺得非常有趣。我發現別的孩子得到的價值昂貴的玩具,對這個紅頭髮孩子,具有很大的誘惑力,特別是演戲,他很希望演上一角,所以他決計低聲下氣地去接近別的孩子。他臉上堆起微笑,和其他的孩子玩了起來。他把自己的一個蘋果,給了一個臉龐浮腫的男孩。那男孩的手帕里包得滿滿的,盡是好吃的糖果點心。紅頭髮男孩甚至決心把一個男孩背起來,為的是不被從演戲的人員中趕出來。但是一分鐘以後,一個頑皮的孩子狠狠地揍了他一頓。這紅頭髮孩子不敢哭。這時候,他的媽媽、家庭女教師來了,她囑咐孩子不要妨礙別的孩子們玩耍。於是這孩子走進了小姑娘所在的那個客廳。小姑娘讓他走到自己身邊。於是兩人一起非常熱情地著手為那隻貴重的洋娃娃進行打扮。

我在那座爬滿常春藤的涼亭里,已經坐了半個來小時,一邊仔細傾聽紅頭髮孩子和有著三十萬陪嫁的小美人的細聲交談,一邊打起瞌睡來了。他們正在為洋娃娃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突然走進了屋里。他是利用孩子們吵架的時機,悄悄地從大廳里走出來的。我發現,一分來鐘以前,他還在與未來的有錢媳婦的爸爸、熱烈地談話。他們雖然剛剛認識,卻在爭論哪一種差事比哪一種差事優越。現在他正站著沈思,好像在扳著指頭計算著什麽。

“三十萬……三十萬,”他悄悄說道,“十一歲……十二歲……十三歲……再過五年,就是一十六歲啦!我們假定年利率百分之四,一年就是一萬二千,五年就是六萬,再拿這六萬……好吧,我們就假定五年以後總共是四十萬,對了!這……總不能只給年利百分之四吧,騙子!也許要利息百分之八或者百分之十呢。好,五十萬,就算是五十萬吧,這至少是滿有把握可以得到的。嗯,此外還會有許多衣服之類的嫁裝的……”

他盤算完畢,擤了擤鼻子,本想從屋里退出去,卻突然朝小姑娘望了一眼,然後就停住不動了。我站在幾盆花的後面,他沒看見。我覺得他極其激動。不是這一番盤算,就是別的什麽,對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搓搓兩手,在原地站不住了。當他停下腳步,向未來的未婚妻又堅決投過去一瞥時,這種激動已經達到了極限。他本該往前走去,但他先環顧四周,然後踮著腳尖,朝小女孩的身旁走去,好像覺得自己有點抱愧似的。他帶著微笑走近來,彎下身子,吻了一下小姑娘的腦袋。小姑娘沒料到他這一著,嚇得驚叫一聲。

“您在這兒幹甚麽呢,可愛的小女孩?”他悄聲問道,同時一邊東張西望,一邊擰小姑娘的面頰。

“我們在玩……”

“啊?和他玩嗎?”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斜著眼睛望了一下小男孩。

“寶貝,你該到客廳里去!”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對那小男孩說道。

小男孩沒有吭氣,一雙眼睛盯著他望。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又望了望四周,於是又對著小姑娘俯下身子。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