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聖誕晚會與婚禮(下)

“可愛的孩子,您這是什麽,是洋娃娃嗎?”他問道。

“是洋娃娃,”小姑娘皺著眉頭回答。她有點害怕。

“洋娃娃……可愛的孩子,您知不知道,您的洋娃娃是用什麽東西做的?”

“不知道……”小姑娘悄悄地回答,完全把腦袋垂下去了。

“寶貝,是用破布做成的。小男孩,你該到大廳里去,找你自己的夥伴去,”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說完,嚴厲地瞪了小男孩一眼。小姑娘和小男孩皺起眉頭,互相抱在一起。他們不想分開。

“您知道不知道,為什麽把這個洋娃娃送給您呢?!”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把聲音降得越來越低,問道。

“我不知道。”

“因為您在這一星期內表現很好,令人可愛。”

這時,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已經激動得不能再激動,他四下張望,把聲音降得越來越低,最後用幾乎讓激動和焦急的心情弄得叫人聽不見的聲音問道:

“如果我將來去您父母家做客,您會喜歡我嗎,可愛的小姑娘?”

說完這句話以後,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想再一次吻吻可愛的小姑娘,但是紅頭髮小男孩看到小姑娘馬上就要哭起來的時候,馬上拉著她的兩手,由於對小姑娘充滿同情,他自己也嗚嗚地哭泣起來了。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為此大發雷霆。

“去,離開這里,走開!”他對小男孩說道,“到大廳里去,到你的夥伴們那里去!”

“不,不要走,不要走!您快走開吧,”小姑娘說道,“留下他,讓他留下!”她說著,幾乎放聲哭了起來。

不知是誰在門里發出響聲,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趕緊擡起他魁梧的身子,嚇了一跳。但紅頭髮的小男孩比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嚇得更厲害。他拋下小姑娘,悄悄地靠著墻根,從客廳溜進飯廳。為了不致引起懷疑,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也走進了飯廳。他滿臉通紅,像隻醉蝦,朝鏡子里一瞧,似乎有點感到尷尬。他也許是在為自己的急躁、缺乏耐心而感到不快。也許,扳著手指計算的結果使他先是感到吃驚,後來又使他受到誘惑與鼓舞,以致於他不顧自己的體面和莊重,決心像小孩子一樣,直接向自己的對象,發起進攻,雖然這個對象至少要五年以後才能成為真正的對象。我跟在這位可敬的先生後面,走進飯廳,看到了奇怪的一幕。尤利安·馬爾科維奇又惱又恨,滿臉脹得通紅,拚命嚇唬紅頭髮小男孩。那孩子離開他越來越遠,嚇得不知道往哪里跑好。

“去,你在這里幹甚麽?快去,不中用的傢伙,快去!你在這兒偷水果吃,是嗎?你在這兒偷水果吃?去,不中用的傢伙,鼻涕蟲,快走,到你的夥伴那里去!”

嚇壞了的小男孩,采取最後的一著,試著爬到了桌子底下。當時要趕他走的人,已經氣到了極點,掏出他的一塊長長的麻紗手絹,開始抽打趴在桌子底下一聲不吭的孩子。應當指出: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身子有點胖。這是一個保養得不錯的人,面色紅潤,相當結實,挺著個大肚子,還有兩條粗壯的大腿,一句話,是個壯實的小子,圓得像顆核桃。他滿頭大汗、氣喘籲籲、臉紅得可怕。最後他的憤怒,也許還有忌妒(誰知道呢?)達到了極點,他簡直是怒火中燒了。我放聲哈哈大笑。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回轉身來,雖然他名聲顯赫,這時卻已萬分尷尬了。這時候,男主人從對面門里走了出來。小男孩也從桌底下爬出來,擦擦自己的膝蓋和手肘。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急忙將手中握著一角的手帕送到鼻子邊上。

主人望望我們三個,感到有點莫名其妙,但他作為一個精通世故而又辦事嚴肅認真的人,馬上抓住了這個與客人單獨見面的機會。

“這孩子就是,”他指著紅頭髮男孩說道,“就是我榮幸地向您懇求……”。

“啊?”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回答著,他還沒有完全恢復常態。

“是教我孩子的家庭女老師的兒子,”男主人繼續用懇求的語氣繼續說道,“一個可憐的女人,一個寡婦,丈夫原是一名忠實的公務員,因此……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如果可能的話……”

“啊呀,不,不,”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急急忙忙叫了起來,“不,請您原諒,菲里普·阿列克塞葉維奇,怎麽也不行。我問過了,沒有空缺,即使有一個,那也會早有十個人去補缺了,而且他們比他更有權……非常遺憾,非常遺憾。……”

“確實遺憾,”男主人重復說道,“不過,這孩子很謙虛,文文靜靜……”

“我發現他是個頑皮鬼,”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歇斯底里地歪著嘴巴。回答道:“去,小鬼,你站著幹嘛?快去找你的夥伴!”他轉身對著孩子說道。

好像他這時再也忍不住了,用一隻眼睛瞟了我一眼。我也忍不住了,直對著他哈哈大笑起來。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馬上轉過身去,向主人問這個奇怪的青年人是什麽人?顯然是指我說的。他們開始悄悄耳語,從房里走了出去。我隨後看到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一邊聽男主人說話,一邊露出不相信的神情,連連搖頭。

我笑夠以後,回到了大廳里。那位大人物在那里受到孩子們的父母和男女主人的包圍,正在同剛剛向他引見的一位婦女,熱烈地交談。那位婦女牽著一個小姑娘的手。十分鐘以前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同她在客廳里有過一次不愉快的談話。現在他滿口稱讚這位可愛的小姑娘長相漂亮,才華橫溢、姿態優美、富有教養。他顯然是在小姑娘的媽媽面前獻殷勤。母親聽著他的奉承話,高興得差點掉下淚來。小姑娘父親的嘴邊也露出了笑容。男主人對這皆大歡喜的場面,也感到高興。所有的客人都深表同情,連孩子們的遊戲也停了下來,免得妨礙大家談話。整個空氣都充滿仰慕之情。長相漂亮的小姑娘的母親,內心深處都受到感動,我後來聽到她用精心挑選的詞匯,邀請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大駕光臨他們家,成為他們高貴的客人。她認為這將是給予他們家的特殊榮耀。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懷著真誠的喜悅心情接受了這一邀請。後來,客人們按照禮節的要求,紛紛散開,我聽到他們彼此用十分動人的語言,讚揚承包商夫婦和他們的小姑娘,特別是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

“這位先生結婚了嗎?”我幾乎是大聲地問我的一位熟人,他站的地方離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比誰都近。

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惡狠狠地向我投過來審視的一瞥。

“沒有!”我的熟人作了回答。他對我故意這樣不知趣地提問,打心底里感到不快……

前不久,我從某某教堂走過。那里人山人海、車水馬龍,使我大吃一驚。周圍的人們都在談論這盛大的婚禮。那是一個陰天,而且開始下起濛濛細雨來了。我跟著人流,走進教堂,於是我看見了新郎。那是一個個子矮小、衣著極其講究的圓臉小子,大腹便便,身體保養得很好。他跑來跑去,忙忙碌碌,不停地發號施令。最後,有人說新娘坐車來了。我拚命擠進人群,看到了一位絕妙佳人,她大概才進入妙齡的第一個春天。但是這位美人的面色卻是蒼白的,心情是憂郁的。她心不在焉地望著。我甚至覺得,她的眼睛因為前不久流過淚,而顯得紅腫。她臉部每一根線條的古典式的嚴謹,都使她的美具有某種莊嚴肅穆的神態。透過這種莊嚴肅穆的神態,透過這種憂郁的心情,仍然可以看出她最初的、稚氣未退的天真無邪的容顏。某種天真到不能再天真的、尚未定型的、年青的東西,不斷表現出來,似乎在默默無言地為自己哀求憐惜。

有人說,她剛滿十六歲。我注意看看新郎,突然發現他正是我整整三年不見的尤利安·馬斯塔科維奇。我又望了望新娘……我的天哪!我趕快擠出教堂。人群中有人說新娘很有錢,有陪嫁五十萬,還有許多衣衫……

“他這算盤真打得精明!”我這麽一想,就擠到外面去了……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