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紋織的風景──談梁巨廷的山水新作》(下)

蠕蠕而動的短線織成了畫面,彷彿在躍動,彷彿在滲透,彷彿在伸延,但它們也組成了面,成了構圖的一部份,受限制於垂直線和水平線。這動和靜、熱和冷,是梁巨廷畫作的兩面。梁巨廷過去不少畫作,是很冷、很靜、十分講究秩序的。事實上,垂直和水平,始終是梁巨廷畫面上主要的線條。他畫面上有兩個平面迫近的兩條直線,也有直線之間那些朦朧曖昧的甚麼。他繪畫起伏變幻的自然,也嘗試在畫面上給予這自然人為的秩序。他的直線和橫線,在這組畫裏仍然無所不在。所以他的〈曉霧〉和〈重山雙照〉,寫的是山水(也許是受旅行所見的桂林山水啟發吧!)但卻是圖案化的幾何圖形的山,橫線成了地平線,分隔那實在的與虛幻的倒影,而山仿如一塊塊硬板。這些機械與自然,圖案秩序與山水抒情,正是現代人的兩面。梁巨廷的〈紅意〉和〈月眼〉,似乎處理的都是落日的感覺,但卻有了不同。前者用的是橫線和斜線,顯得較冷靜,較注重秩序,把日落抽離成一種抽象的紅意的感受;後者則雖然也有當中的橫線和方形,卻用了弧線和日月的形狀,多一份抒情味道。這也是畫家的兩面。我很喜歡〈巖姿〉,那些豐盈的巖色,騰躍起伏,跌宕生姿;但也有道道橫線把它劃限,而在〈眉山〉裏,顏色留下空白,仿如自然在山巖中沖擊而生的巖洞;而整幅畫來說,既存畫面下半圖案式的分隔,也有上半湧動的不規則的變化。自然一方面是變幻的,在繪畫時它一方面又有了秩序,正如〈彩舞〉中的彩虹,是被阻隔了的彩虹,是現代生活中的彩虹,透過窗框與窗格看見的都市的虹意。更冷靜更有秩序的處理,則如〈朝暉〉,仿如門神或對聯,自然的顏色用於對稱的圖案;而〈雙眸〉亦是對稱,虛實、圖形的對比,是秩序統御了自然。


梁巨廷這組新畫作了好幾十張,較大的作品包括十月間當代藝術展應邀展出的〈冰之心象〉,在藝術中心開幕畫展中展出的〈冰象〉等。〈冰之心象〉是三幅畫面的連作,〈冰象〉則是四個畫面的並列,不同畫面的並置,產生電影感,有連續或襯托的效果,有時也可以從幾個不同角度描繪事物,參差比照。這些大型作品構思意念的成份較強,感性抒情的成份較少,往往是較冷、較知性的作品,在畫題上也可見到。


他最近往尼泊爾、印度旅行回來後,又繪了幾張新作。仍然是同樣的技法,但畫面上開始有新的變調,例如減少橫線和直線的出現,多嘗試空白效果等。他到底是一個不斷在嘗試的藝術家。他也是個勤奮的畫家。他幾乎每日都作畫,這種熱情與投入,我覺得是最難得的地方。有一次問他為甚麼最初從事繪畫以來,一直沒有猶豫或放棄,始終堅持下去。他回答說是因為開始的時候除了畫就甚麼也沒有,畫就是一切,是表現也是溝通,是工作也是娛樂,是生活也是志向。他這種堅持與投入,一直維持下來。說熱愛藝術是容易的,但口說無憑,只有實在的工作表現愛的深淺,當梁巨廷手執鉛筆、像一個平凡的織工編織彩氈那樣耐心繪畫的時候,我們可以從他身上找到證明。


我欣賞他對畫的態度,近來有機會看到他這組新畫,又很喜歡,所以決定找他談談,說不定可以寫點介紹,讓更多人看看。我去看了好幾次畫,那些幽微的顏色,隱約的光線,可真不易描繪。正如畫家不容易捉摸大自然的山光霞氣、石影湖色,我們也不容易捕捉畫中表露的畫家意念和感情的變化呢。

離開他家的時候,他送我出來。我們沿著阿公岩道緩緩前行,走過幾幢大廈,前面是一些正在建築的廉租屋,還搭著竹棚,一轉首,我忽然看見兩幢灰色大廈的垂直線條中,夾著一團落日的濃紅──而這,不正是梁巨廷畫中典型的風景嗎?街道斜下去,通往海邊,那兒是筲箕灣漁艇集中的地點。在街尾,正有兩個漁民蹲在路的兩旁,一個在拆一綹綹暗紅色的舊繩,把它拆成幼線;另一個把幼線搓好,絞成新的繩索。我問其中一個老人:「是用來做甚麼的?」他說:「搓成船纜嘛!」他正把這些彎曲纖幼的細線,編成一條堅實強軔的繩纜。而我就想:我身旁的這位畫家,不是也正在做同樣的事情嗎?(一九七七年,原刊於《象牙塔外》)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