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五日

今早沒有讀英歌詩,沒預期的,忽想起了Jules Verne的尼摩船長,他的海底二萬里一書的主人翁。可怪Verne寫尼摩船長,這樣的先得吾心,我想不止我一個,怕盡得天下後世千千萬萬志士之心,真真偉大!尼摩船長船上圖書室中收藏著一萬二千冊古今巨著,但屬於現今大學裏法、商二學院的書,卻全被擯斥。這一點和我全同,我一向不許政治、法律、經濟一類書上我的書架。再是尼摩船長尋得海底寶藏,用來接濟世界各地的革命;又遊弋大洋、港灣,搜索一切戰船戰艦,一一予以撞沉。他簡直就是人世理想的化身。只要想起尼摩船長,就不由要讚一聲:偉大的Verne

 

沒聽見雌雞報產,透過西窗可見到她伏在牛滌的草棚上,公雞就蹲在她旁邊。算一算,已經產下了十三個卵,若今天也有,就有十四個,新雞有這個數目差不多是滿數了。午飯後特地出去看,仍在那兒。我走近時,發出孵聲。找了個破面盆,苴了乾草,將十二個卵團團的放了進去,端著到牛滌去。捧開了雌雞,果然還有兩個卵,都給放進面盆裏,然後將原塢底下的乾草抽掉一些,使塢更深凹,再將面盆套著放進去,面盆口加些乾草,看起來整個是乾草塢。不待我再去捧她,雌雞早就自己伏了上去。我原本打算讓她在雞滌裏孵,想想又怕她出宿不曉得回去,就放棄了這個打算。反正乾草圍得實,只要她伏得密,山獺蛇也沒奈她何!等小雞出殼了,再讓她們母子搬進新居去。

 

雨已到了尾聲,南臺灣這一年裏剩餘的一點兒雲,這半旬來,一到午後總要盡力絞幾滴雨,我總要站出庭面,伸出手去承。「再見啦,最後的雨雲!明夏見!」每天這時總有一片灰色的薄雲停在屋頂上空,一天天的,我見著它愈來愈稀薄愈消瘦,它最後一天下的將不再是雨,而是跟底下的景物訣別的淚水。 

夜讀時,聽見窗外又下了一陣小雨,稀疏的蟲聲伴著稀疏的小雨聲,涼氣自窗口陣陣傳入,襲人肌膚,秋意恁般的濃了。熄了燈,上了牀,雨也歇了。正感著秋涼宜眠,聽見老楊桃樹梢上一陣抖雨聲,千百粒碎細的水珠「沙」一聲一時齊撒在細葉上。美極了,這樣的碎水珠聲。是牠,那小斑鳩。我的心頭上登時流過一道溫馨的愛意,彷彿我還只是個小男孩,而牠,那小斑鳩,是我這小男孩的小寵物似的。「夜安,可愛的鳥兒!」我由衷地祝福牠,就朦朦朧朧的睡著了。

 

【音注】

苴:墊的意思。國音ㄑㄩ,臺音ㄘㄨ。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