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心與物遊》郁達夫張資平及其影響(中)

這里就有問題了。為的是怎麼郁達夫的一套能引起人同情,張資平卻因永遠是那一套失敗呢?那因為是兩種方向。一個表白自己,抓得著自己的心情上因時間空間而生的變化,那麼讀者也將因時間空間的距離,讀郁達夫小說發生興味以及感興。張資平,寫的是戀愛,三角或四角,永遠維持到一個通常局面下,其中縱不缺少引起挑逗抽象的情欲感應,在那里抓著年輕人的心,但在技術的精神,思想,力,美,各方面,是很少人承認那作品是好作品的。我們是因為在上海的緣故,許多人皆養成一種讀小報的習慣的。不怕是《晶報》(編註:《晶報》上海一種低級趣味的小報,原為《神州日報》副刊),是別的,總而言之把那東西放在身邊時,是明知道除了說閑話的材料以外將毫無所得的。但我們從不排斥這樣小報。張資平小說,其所以使一些人發生歡喜,放到枕下,贈給愛人,也多數是那樣原因。因為它幫助了年輕人在很不熟悉的男女事情方面,得到一個荒唐犯罪的方便。在他全集里,每一篇皆給我們一個證據。郁達夫作品告給我們生理的煩悶,我們卻從張資平作品取到了解決。 

所以張資平也仍然是成功了的:他懂“大眾”,“把握大眾”,且知道“大眾要什麼”,比提倡大眾文藝的郁達夫似乎還高明,就安到那需要,造了一個卑下的低級的趣味標準。 


使他這樣走他自己的道路的,是也在“創造”上起首的幾種作品發表後所得到年輕人的喝彩。那時的同情是空前的。也正因有那種意料以外的同情成就,才確定了創造社一般人向前所選的路徑。作者在收了“友誼的利息”以後,養成了“能生產”的作者了。

怎麼樣會到這樣?是讀者。五四運動在年輕人方面所起的動搖,是全國的一切青年的心,然而那做人的新的態度,文學的新的態度,是僅僅只限於活動中心的北京的。其波動,漸遠漸弱,取了物理公律,所以中國其餘省份,如廣西,如雲南,是不受影響的。另外因民族性那種關係,四川湖南雖距離較遠,卻接受了這運動的微震,另作闊度的擺動。因為地方習慣以及舊勢力反應的關係,距離較近的上海,反而繼續了一種不良趣味不良嗜好。

這里我們又有來談一談“禮拜六”(編註:《禮拜六》,一種通俗文學雜誌,主要刊載以白話寫的言情小說,這類小說迎合小市民趣味。故將在《禮拜六》上發表這類作品的作家稱做“禮拜六派”,亦稱“鴛鴦蝴蝶派”)。這個名稱所附屬的文學趣味的必要了。現在說禮拜六派,大家所得的概念是曖昧的,不會比屬於政治趣味的改組派(編註:即“中國國民黨改組同志會”的簡稱。是以汪精衛、陳公博為首的政治派別,其目的是與蔣介石爭奪黨權、政權),以及其他什麼派為容易明白。或者說這是盤踞在上海各報紙附張上作文的一般作品而言,或者說像現在小報的趣味,或者……

其實,禮拜六派所造成的趣味,是並不比某一種新文化運動者所造成的趣味為兩樣的。當年的禮拜六派,是大眾的趣味所在的制造者。是有實力的,能用他們的生活,也是忠實,也是大膽……錯誤或失敗的地方,只是紳士階級對紳土階級的文字的爭奪,到了肉搏的情況,到後是文言文失敗,思想方面有了向新的一面發展的機會,人道的,民眾的,這類名詞培養在一般人口上,而且那文學概念也在年輕人心上滋長,因此禮拜六派一種趣味便被影響,攻擊,而似乎失敗了。其實呢,禮拜六派並不足代表紳士的。禮拜六派只可以說是海派,是上海地方的一切趣味的表現,此時這類趣味的擁護者、制造者、領會者,依然存在,新文學運動並不損及他們絲毫。新文學發展,自然是把內地一些年輕人的禮拜六趣味奪去了,但這本不是禮拜六派應有的同志,不過當時只有《禮拜六》可看,這些年輕人就傾向於《禮拜六》那種方便因緣罷了。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