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35)

色彩在原始的裝潢藝術中,比式樣為次要。澳洲人打仗用的武器普通都是沒有塗彩過的;但是盾牌上的花樣卻全塗上多種的顏色。圖形中凹刻下去的線縫,大多用不同的顏料填進去——例如白色和紅色間隔著用。要不然就光用顏色塗畫上去。澳洲人在用具上用的顏料,和他們用以塗在身上的一樣。紅色和白色都很流行,黑色和黃色則比較地少見。那很少見的藍色,大概是由歐洲人那里運輸進去的。在五種顏色混用的時候,紅、白兩色往往用得最多。而且,也沒有人能夠發現澳洲人用裝飾顏料的一定原則。

不過我們可以假定澳洲裝潢品中用的顏色,往往是受自然界的物像所啟發的。例如那在昆斯蘭德地方發現的盾牌(第四圖b,)上面著色的圖形,就非常像一塊蛇皮。但他們對於色顏彩的選擇,有很多是任意的。安達曼人在裝潢藝術上所用的顏色,和他們的圖畫一樣,和澳洲人的很相像。明科彼人也不怕厭煩重復地用紅色和白色。此外,和塗在身上的一樣,也用褐色的顏料;可是黑色和黃色卻好像是完全沒有的。北極民族的裝潢藝術色彩最為簡單,他們在淺黃的骨頭上塗上黑色,有時也用紅色,可是總只有一種顏色。



關於原始裝潢的起源,我們所能夠確定地證述的,已盡於此了。這固然是太略太少,可是我們也不能再有所期待。因為未經撒種的園地,是不易有收獲的。關於藝術的起源的問題,只有到當地去作貫徹而廣博的研究,才能得到解決。而這種研究,卻從來沒有人做過。我們自己既然能力不及,我們只得把我們知識上的赤貧和不足置信的情形暴露出來,以便別人看了會有所激發。

在上面,我們把一切從原始民族用具上發見的圖形都叫做裝潢。但在本題開始時,我們已經承認這些當中只有一部分是裝潢,其他還有銘刻字形、產業標記、落部徽章等,並沒有純粹審美的意義。我們要進一步追問這兩類是否可以劃分開來的。我們今日的文字跟我們的裝潢不大相同,它們是不會混錯的,而在澳洲人中銘刻字和裝潢卻雷同得幾乎不可分辨。我們看到一根傳信木上的雕刻(見十四圖,據土人解釋,系召集圍獵的意思,)就會把它們當作是平常的裝潢花樣。除了這種傳信木以外,歐洲人恐怕就不會承認澳洲人是有銘刻文字的。澳洲人的原始字形不是專門銘刻在傳信木上的,據說在南方的民族“還時常把重要的事件刻在飛去來器上。”


北方人也是一樣的,斯邁斯氏從一件昆斯蘭德的擲槍上錄了幾個圖形下來,他說:“這些圖形在黑人看來都是有可了解的意思的。” 9

但是我們如果根據上述的幾點簡單的說明,就想把銘刻字形和裝飾花樣的武器劃分作兩類,那是白費心血的。根本就沒有嚴格的標準。澳洲人到底有沒有固定的象形文字,我們到現在還不能確定地說明。10

對於北極民族的裝潢和文字的關系,我們也同樣證據不充分。有人以為他們用具上的動物圖形,往往是帶有文字的意思的——例如箭擦子上的六頭鹿,就是表明物主所殺的鹿的數目。這種解釋有時是對的,可是有時卻不對。但是北極人的字形及其他繪畫文字——即便化而又統一化的減縮圖形——卻沒有絕對是自然和隨意的。

不過北極人的裝潢中,也有是象形文字的——如那些我們認為是代表日或月的圓圈是。這些圓圈往往連接成規則的一串。在印第安人的繪畫文字中,也有同樣的花樣是代時日的,所以我們疑心那些圓圈也有同樣的意義。但是如果有人問那些圓圈是不是像一串珍珠,我們只得承認那也是同樣可能的。我們雖然可以思考出一種假定來反對旁的假定,可是終究,不過是一個假定而已。 

9.Brough Smyth Vol.Ⅱ,p.259.and Vol.Ⅰ,p.285.
10.Brough Smyth一卷五四頁:“無疑地,在有些部落中是有象形文字的,所以研究它們使用的範圍多廣和為那些部落所了解,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當我的研究有公布的必要時,關於這一類或其他興趣的研究還正在進行中。”我們甚望那些重要的研究也許會公之於世。關於這個題目的知識,我們還是等於一無所知。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