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3)

或整句的採用,作自己對於所欲說明的幫助,是李金髮的作品引人註意的一點。 但到于賡虞詩選,卻在詩中充滿了過去的詩人所習用表示靈魂苦悶的種種名詞,絲毫不 遺,與第一期受舊詩形式拘束做努力擺脫的勇敢行為的完全相反,與李金髮情調也 仍然不能相提並論。不過在第一期新詩,努力擺脫舊詩仍然失敗了的,第二期的李、 於,大量的容納了一些舊的文字,卻很從容的寫成了完全不是舊詩的作品,這一點, 是當從劉大白等詩找出對照的比較,始可了然明白的。

 

第三期詩,第一段為胡也頻、戴望舒、姚蓬子。第二段為石民、邵洵美、劉宇。 六個人都寫愛情,在官能的愛上有所讚美,如胡也頻的《也頻詩遜,戴望舒的《我 的記憶》,姚蓬子的《銀鈴》,邵洵美的《花一般的罪惡》,都和徐誌摩風格相異, 與郭沫若也完全兩樣。胡也頻詩方法從李金髮方面找到同感,較之李金髮形式純粹 易懂點。胡也頻的詩,並不是朱湘那種在韻上找完美的詩,散文的組織,使散文中 容納詩人的想像,卻缺少詩必須的韻。戴望舒在用字用韻上努力,而有所成就,同 樣帶了一種憂鬱情懷,這憂鬱,與馮至、韋叢蕪諸人作品,因形式不同,也有所差 別了。蓬子的沈悶,在厭世的觀念上有同于賡虞詩選相近處,文字風格是不相同的。邵 洵美以官能的頌歌那樣感情寫成他的詩作,讚美生,讚美愛,然而顯出唯美派人生 的享樂,對於現世的誇張的貪戀,對於現世又仍然看到空虛;另一面看到的破滅, 這詩人的理智,卻又非聞一多處置自己觀念到詩中的方法。

石民的《良夜》與《惡夢》,在李金髮的比擬想像上,也有相近處,然而調子,卻在馮至,韋叢蕪兩人之 間可以求得那悒鬱處。劉宇是最近詩人,他的詩在聞一多、徐志摩兩人詩的形式上 有所會心,把自己因體質與生活而成的弱點,加入在作品上,因此使詩的內容有病 的衰弱與情緒的紛亂,有種現代人的焦躁,不可遏制。若把同一取法於此兩人詩的 外形,而有所寫作的青年詩人陳夢家作品拿來比較,便可明白陳詩的精純,然而這 精純,在另一方面,也稍稍有了凝固的情形,難於超越,不易變化了。
 

把創作小說,容納於同一個要求中,如五四運動左右,是人道主義極盛的時期。 詩到那時也是這樣。同情,憐憫,缺少這個是不行的。一切的觀念是紳士的,慈善 的。到稍後,年青人自己有痛苦,卻來寫自己的慾望了,所以郁達夫小說的自訴, 有空前的成就。民十二到民十五,創作小說的方向,是在戀愛故事作整個的努力的, 情詩也在這時有極好成就。到民十五年後,有些人革命了,創作多了一個方向,把 詩要求抹布階級「爬起來,打你的敵人一巴掌」那種情形上面,新的做人的努力是 可尊敬的。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