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白三爺那眼神兒再轉不動了,只顧癡呆呆地瞪著那頭小瘸驢兒。但他心裡卻明白,自己玩驢的事情她一定知道了。天哪!這娘兒們幹得可真毒!借老頭子看做湯褪驢,是想讓主子徹底甩掉自己呀!天理良心?天理良心?隨著心底兒發出的吶喊,白三爺的眼神兒便唰一下反射到驢財神的臉上。

 

「這、這這個個……」陳爺也彷彿給嚇懵了。

 

「陳爺!」白三爺又是悲慼地一叫。

 

「別、別別這這……」陳爺頓時更慌神兒了。

 

「這是怎麼了?」她也有點兒悲哀,「我跑斷腿兒給您說人,您卻捨不得一頭驢?」

 

「不、不不不不是!」陳爺又忙著調頭分辯。

 

「陳爺!」白三爺又是淒慘的一叫。

 

「這、這這這個……」陳爺更加進退兩難了。

 

「這您是信不著我?」她似乎有點來氣了。

 

「我、別別我我……」陳爺又忙調頭解釋。

 

「陳爺!」白三爺又哭哭啼啼一叫。

 

「唉、唉唉唉唉……」陳爺徹底陷入困境了。

 

「別唉聲歎氣!」她當機立斷地來了一句,「今晚上我就領您去見人!」

 

「您?您是不是?!」陳爺猛地抬起了頭。

 

「我要說不成,」她補了最關鍵的一句,「我就自個兒嫁給您!」

 

「我的驢!」白三爺猛地撲了過去。

 

「連你也是主子的!」她冷冷一聲。

 

「天哪!……」

 

得!一錘定音了……

 

 


10

 

 


白三爺只覺得眼前驟然一黑……

 

一時間,他癡了、他傻了,他呆頭巴腦兒地轉身就向門外走去了。心裡頭塞滿了淒涼,眼睛裡只剩下了絕望。他想再喊些什麼,喊不出來。他想再掙扎一下,渾身又沒一點勁兒,耳旁只飄忽著一絲悲悲慼戚的聲兒:

 

沒用了!沒用了!再說什麼也沒用了……

 

那小瘸驢兒也像知道自己就要完了,驚恐地號陶得更厲害了。白三爺只覺得這聲兒揪著心、拽著肺、牽動著肝腸,一時間,他又慢慢地站住了。手在抖,心在抖,嘴皮子也在打顫兒。猛地,他真想把這老羅鍋幾提起來大喊大叫一通。但沒有,人家是主子。半晌,他才背對著那位自己輔佐過的驢財神,帶著哭音兒崩出這麼一句:

 

「陳、陳爺!真有您的……」 

他走了,終於沒著沒落地走了。好您哪!這才是真正名副其實的卸磨殺驢哪! 

但他似乎還殘存著一絲幻想……

 

下午,白三爺又出現在古泉居茶樓上了。茶桌間只有他一個人孤零零地坐著。除了小順子提著把大銅茶壺心不在焉地陪著以外,就再沒有其他主兒了。向窗外瞧去,大褲襠胡同像戒了嚴似的,冷冷清清地見不到幾個人影兒。白三爺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只不過因為心冷得像掉在了冰窖裡一樣,屁股早凍在茶座上挪不了窩兒。 

好您哪!願錯過那百年難逢的熱鬧啊!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