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白三爺彷彿看到,人們熙熙攘攘地都向著驢財神的大院湧去了。那破牆上、舊屋頂兒上、大門外、窗戶口,黑黑壓壓都擠滿了人兒。只有歪脖兒樹權子下那塊地兒是空的:拴著一頭打顫兒的驢,挖著四個深深的小坑兒,旁邊還有燒得正旺的火以及那口翻騰著開水的大鍋。

 

白三爺猛地閉上了眼睛……

 

但那破院裡的情景卻似乎顯得更清楚了。人,人!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的人!空地裡還站著那姓劉的老頭子、那欺人的娘兒們、那手提攝影機的洋聽差、更重要的是還有那結巴羅鍋的驢財神!瞧,拉驢韁了!小瘸驢兒掙扎著、蹦跳著、哀叫著、後扯著,但那驢緩卻越縮越短,一步又是一步,驢蹄子下就是那四個深深的小坑兒。

 

白三爺又恐懼地猛然睜大雙眼…… 

湧動的人影兒雖然霎時消失了,但在冷冷清清的茶桌間卻驟然冒出了許多聲音: 

「想想!沒有人家劉老先生,咱們能見識這秘不外傳的絕活兒嗎?」 

「對對!托祖宗的福,跟著沾光啦!」

 

「還有!也多虧了那娘兒們說動了陳爺!要不,蓋著被子夢去吧!」 

「嘖嘖!沒說的,大能人兒啊!」

 

白三爺又趕緊摀住了耳朵,可這回更邪門兒了,嘈雜的人聲兒聽不見了,卻似乎猛地聽到一聲小瘸驢兒乍起的慘叫。白三爺又是一個愣怔,剎那間茶樓的一切又消失了,眼前又驟然閃現出大鍋裡不斷傾倒出的滾燙的開水,慘叫中驢身上蒸騰起的熱氣兒。

 

白三爺收攏不住地渾身打顫了……

 

在外人眼裡看來,茶樓裡還是那麼冷清那麼靜,但他卻像架在火堆上煙熏火燎似的。臉皮兒無端地抽巴著,兩手莫名其妙地痙攣著。只有他那眼神兒是直的,死羊眼一般,直勾勾地慘人。小順子回頭一瞅,當即嚇得把大銅茶壺失手扔在地下。白三爺像猛地驚醒了一樣,但當他低頭一看樓板上流動著的開水、茶桌下蒸騰起的熱氣兒,便又繃著身子死死地一動不動了。

 

但他的眼神兒卻在急驟地變……

 

等到老少爺兒們看完熱鬧歸來,白三爺那眼神兒已令人琢磨不透地變得和沒事兒一般,而且就連臉上也跟著變回了原來的老模樣兒。甚至顯得比以往更瀟灑、更超脫、更得人緣兒。為此,老掌櫃帶著大夥兒一上茶樓,竟沒能看出一點兒破綻來。

 

「三爺!」老掌櫃像見了親人似的,「您消閒啊!」 

「嘿嘿!托主子的福!」白三爺笑容可掬。 

「您哪!」老掌櫃又接過話茬兒,「活了六十多了,今兒個我算一飽眼福了!」

 

「是嗎?您真好精神!」白三爺又含笑回話。 

「來勁兒!」修腳李也馬上插話說,「果然名不虛傳!那燙、澆、開、剝、宰,可真叫絕了,瞧著真過痛哪!」

 

「那是!」白三爺灑脫地肯定。 

「聽說,」肉串楊又補充幾句,「露完這手絕活兒,今兒晚上陳爺就要去相親了。只要有那女能人兒保駕,這樁事兒準成。三爺!回去就把那驢鞭驢腎給主子留著吧,到時候您就聽好兒了!」 

「錯不了!」白三爺笑著滿口答應。

 

「嘿嘿!」肉串楊樂了。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