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紀蕙《洪席耶:“空”與政治性主體之歧義》(22)

[1] 原載1970年4月7日《天津日報》,後收入浙江人民出版社编:《徹底批判劉少奇、楊獻珍的反動哲學》。

[2] 列寧以辯證運動來認知各種對立面,無論是數學中的正與負,微分與積分,力學中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物理學中的正極與負極,化學中原子的化合與分解,或是社會科學中的階級鬥爭,都會認識到這些對立面的統一是「有條件的、暫時的、易逝的、相對的」,對立面的鬥爭、發展與運動則是「絕對的」(列寧 )。

[3] 參閱毛澤東1937年的〈矛盾論〉,例如事物的發展是「事物內部的必然的自己的運動,而每一事物的運動都和它的周圍其他事物互相聯繫著和互相影響著。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內部,在於事物內部的矛盾性。」(276);另外,1957年1月27日〈在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會議上的講話〉中,毛澤東也強調,斯大林認為對立面是相互排斥的,但是毛澤東要強調對立面的統一與相互轉化:事物之間有矛盾關係,事物之內也有矛盾關係,對立的側面會在一定條件之下相互轉化,甚至戰爭與和平、生命與死亡,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鬥爭,也都是持續鬥爭而相互轉化的,無產階級會變為統治者,而資產階級變為被統治者(192-195)。

[4] 根據當時中央黨校機關黨委秘書科工作的金春明所記載,1964年5月29日艾恆武與林青山合寫的〈「一分為二」與「合二而一」〉在《光明日報》發表後,康生為了「引蛇出洞」,讓全國報刊針對這個問題進行學術討論。當時,金春明便被機關黨委主任以及林楓校長要求負責匯集這次運動資料並且整理工作簡報,簡報出了10多期,上送的名單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中央書記處彭真、中央宣傳部部長陸定一、中宣部副部長陳伯達、中央理論小組組長康生、中央組織總部部長安子文,以及校內的林楓校長與五位副校長賈震、李一非、龔逢春、艾思奇、范若愚。學術性討論前後大約50天,便開始轉變為針對楊獻珍以及「合二而一」論點支持者的公開批判。1965年8月下旬,《紅旗》一篇〈哲學戰線上的新論戰〉,提出了「一分為二」與「合二為一」是「無產階級世界觀與資產階級世界觀的鬥爭」,「論戰雙方的陣線分明,針鋒相對」,是「當前國際國內尖銳複雜的階級鬥爭在意識形態上的一種反映」。楊獻珍的「合二而一」是「同黨大唱對台戲」,「有意識地適應現代修正主義的需要」,「給他們提供理論武器,對抗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參考金春明,〈批判楊獻珍「合二而一」親歷記〉。

[5] 「一分為二」在五十、六十年代的冷戰結構下,辯證運動中止,影響海峽兩岸各自內部的意識形態僵化的對立位置。關於冷戰結構與「一分為二」的問題,本人已經另外撰文處理:〈「一分為二」,或是冷戰結構內部化:重探矛盾論以及歷史發生學的問題〉以及〈巴迪烏閱讀張世英閱讀黑格爾:辯證法的迴圈〉。

[6] 本文目的並不擬客觀介紹二人的思想歧義,而在於凸顯洪席耶與巴迪烏二人在六十年代受毛澤東思想的影響,毛澤東提出的「一分為二」成為他們日後持續處理政治性主體之哲學思想底層。觀察這兩位法國當代重要思想家如何透過「一分為二」的辯證思維,展開不同的解構思想,是吸引我的工作。

[7] 巴迪烏在2005年一個為洪席耶舉辦的研討會中,說明了他與洪席耶共同經歷的知識與文化背景,以及他們二人的毛主義背景(Badiou, “Lessons” 40-41)。「兩條戰線鬥爭」的說法是毛澤東在1942年5月23日延安文藝座談會所提出的。毛澤東的這篇講話曾經翻譯為英文,收錄於Mao ,於1966年出版。

[8] 波斯提爾斯(Bruno Bosteels)便曾經指出洪席耶早期受到毛派的深刻影響。見Bosteels, “Rancière’s Leftism” 170-71。

[9] 巴迪烏這本書原為法文版,1978年出版,主要內容是他與Joël Bellassen和Louis Mossot將張世英1972年的《黑格爾的哲學》中的一章〈論黑格爾哲學的「合理內核」〉翻譯成法文,並且加上了13條評註。巴迪烏等人說明,張世英在這本書之前,已經於1956年寫成了《論黑格爾的哲學》,1959年寫成了《論黑格爾的邏輯學》。這些關於黑格爾辯證法的著作回應了1956-1959年以及1972-1974年這兩個階段的哲學鬥爭,前者涉及思想與存有的同一,後者涉及關於天才的問題。這個翻譯以及評註是巴迪烏與Lazarus組織的「延安選集」系列出版之一。見Badiou, RationalKernel 3-19。

[10] 洪席耶與巴迪烏兩人的長期思考表現出對於無產者的同情、對於根本平等的堅持、對於自由主義政治經濟的批判、對於移工問題的關注,也同樣針對共產主義國家、全球資本主義邏輯、國家暴力、民主政體、人權及公民權等形式平等議題,不斷提出尖銳的檢討與批判。但是,他們卻在最為靠近處彼此批評。巴迪烏以「貴族式的無產者」自稱,而以「民主式的大師」來描述洪席耶。此差異凸顯了他們對於政治、平等以及知識的不同詮釋(Badiou, “Lessons)。但是,我認為,從他們對於「計算為一」以及「空」的不同詮釋,以及他們所展現的「一分為二」的不同辯證演繹,更能夠說明他們的差異立場。這便是本文的工作重點。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