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3.5

一九〇三年冬天在尼斯,我的母親始終在他的身邊,她是老人神經錯亂的時刻,唯一能夠容忍在他左右的人。我和弟弟,一個四歲,一個二歲,和我們的英國女家庭教師一起,也在那兒。我記得窗玻璃在歡快的輕風中格格作響,以及一滴熱火漆滴在我的手指上,引起的令人驚奇的疼痛。我一直在用蠟燭的火焰(我跪在石板地上,入侵的陽光使火焰變淡,成了騙人的蒼白色)把熔化的火漆棒變成大紅的、藍的和古銅色的氣味特別好聞的黏糊糊的小團。不一會兒我躺在地板上慘叫起來,母親趕來搭救,坐在輪椅里的爺爺在附近某處,用拐杖使勁敲打發出回聲的石板地。她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很艱難。他說粗話。他老是把沿英國人漫步街推他散步的護理人員誤認做洛里斯——梅利科夫伯爵,一八八〇年代他在內閣的一個(早已去世)的同事。當比利時或荷蘭王后停下來問候他的健康的時候,他會用顫巍巍的手指指著她們對我母親大聲喊道。我依稀記得跑到他的椅子前給他看一塊漂亮的鵝卵石,他慢慢地仔細看著,然後慢慢放進了嘴里。我真希望在母親後來回憶這些歲月的時候,我有更強烈的好奇心。 

他會越來越長久地陷入神志不清的狀態;其中有一次他被轉移到了在聖彼得堡皇宮碼頭他的住所里。隨著他意識的逐漸恢復,母親把他的臥室偽裝成他在尼斯的臥室的樣子。找到了幾件類似的家具,讓人專門把一些物件從尼斯急送過來,還弄來了所有他模糊的意識習慣了的花,種類和繁盛都恰到好處。從窗子里能夠望得見的屋子的一小片外墻被刷成亮白色,這樣,當他每次回復到比較清醒的狀態時,就會發現自己安全地處在,我母親精巧策劃出的幻覺中的里維埃拉。就在那里,在一九〇四年三月二十八日,他平靜地去世了,一天也不差地整整比我父親早十八年。 

他身後留下了四個兒子和五個女兒。長子是德米特里,他繼承了在當時沙皇的波蘭領土上的納博科夫長子繼承地產;他的第一個妻子是莉迪亞·愛德華多芙娜·法爾茨-費恩,第二個是瑪麗·雷德利希;次子是謝爾蓋,米滔的總督,他娶了達麗雅·尼古拉耶芙娜·圖奇科夫,她是斯摩棱斯克公爵、陸軍元帥庫圖佐夫的玄孫女;下一個是我的父親。最小的兒子是康斯坦丁,一個堅定的單身漢。女兒們是:納塔麗婭,俄國駐海牙領事伊萬·德·彼得森之妻;薇拉,運動員和土地所有者伊萬·皮哈切夫的妻子;尼娜,和華沙軍事總督勞施·馮·特勞本堡男爵離婚後,嫁給了日俄戰爭中的英雄、海軍上將尼古拉·科洛梅茨耶夫;伊麗莎白嫁給了亨利,賽恩-維特根斯泰因-貝爾勒堡大公,他去世後又嫁給了她兒子們過去的家庭教師羅曼·利克曼;娜傑日達,德米特里·馮里亞利亞爾斯基的妻子,後來和他離了婚。(本書由王家湘翻譯)(小題由本網站小编加上)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