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3.3

我的曾外祖父費迪南德·馮·科爾夫的曾外祖父卡爾·海因里希·格勞恩於一七〇一年出生在薩克森的瓦倫布呂克。他的父親奧古斯特·格勞恩(一六七〇年生)是個稅務官所論及的選帝侯,即波蘭國王奧古斯特二世是他的同名人),來自牧師世家。他的高祖父沃爾夫岡·格勞恩一五七五年時是普勞恩(離瓦倫布呂克不遠)的風琴手,如今,他的後代、那位作曲家的雕像裝點著那兒的一座公園。卡爾·海因里希·格勞恩於一七五九年五十八歲時在柏林去世,十七年後,那里的新歌劇院以他的《愷撒和克婁巴特拉》作為開張的首場演出。他是那個時代最著名的作曲家之一,根據被他的皇室保護人的悲傷所感動的當地的訃告撰寫人所寫,甚至是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在門采爾所作的腓特烈大帝用長笛吹奏格勞恩的作品的畫幅上(格勞恩已經去世),格勞恩雙臂交叉抱在胸前,多少有點超然地站在那里;在我流亡的年代里,這幅畫的復制品始終跟隨著我走遍我待過的每一個德國公寓。據說在波茨坦的無憂宮里有一幅當代的繪畫,表現的是格勞恩和他的妻子多蘿西婭·雷克普坐在同一架撥弦古鋼琴前。音樂百科全書常常翻印柏林歌劇院里他的那幅畫像,在畫像中他看上去很像我的堂兄弟、作曲家尼古拉·德米特里耶維奇·納博科夫。從往昔的流金歲月傳回了一個有趣的小小的回聲:在彩繪的穹頂下所有的那些音樂會的收入之中,二百五十美元之多的一筆錢於一九三六年在“嗨,希特勒”的柏林平淡地到達了我的手里。那時格勞恩家庭的限嗣繼承的財產,主要是一批漂亮的鼻煙盒和其他珍貴的小擺設,在經歷了普魯士國家銀行的許多變化之後,已經縮減到四萬三千德國馬克(約一萬美元),錢被分給了這位有遠謀的作曲家的後代:馮·科爾夫、馮·維斯曼和納博科夫家族的人(第四個家族,即阿西納里·迪·聖馬爾扎諾伯爵家族,已經滅絕了)。 

兩位馮·科爾夫男爵夫人在巴黎警察部門的刑事檔案中留下了她們的痕跡。一個是一位瑞典銀行家的女兒,做姑娘時名字叫安娜-克里斯蒂娜·施特格爾曼,是俄軍上校弗羅姆霍爾德·克里斯蒂安·馮·科爾夫男爵的遺孀,他是我祖母的曾叔祖父。安娜-克里斯蒂娜也是另一個軍人、著名的阿克塞爾·馮·費爾森伯爵的表妹或心上人或兩者都是;正是她,一七九一年在巴黎把自己的護照,和定做的簇新的旅行用四輪馬車(一個有著高大的紅色車輪的豪華東西,座位的靠墊都是烏得勒支絲絨做的,有深綠色的窗簾和各種當時很時髦的精巧裝置,如vase de voyage)借給皇室供他們出逃到瓦雷訥,皇后假冒是她,國王假冒兩個小孩的家庭教師。另外一個與警察有關的故事牽涉到的偽裝不具有這麽大的戲劇性。(本書由王家湘翻譯)(小題由本網站小编加上)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