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個世界里,所謂進步就是朝向越來越多痛苦的進步。 

以前的各種文明以建築在博愛和正義上相標榜。我們建築在仇恨上。在我們的世界里,除了恐懼、狂怒、得意、自貶以外,沒有別的感情。其他一切都要摧毀。我們現在已經摧毀了革命前遺留下來的思想習慣。我們割斷了子女與父母、人與人、男人與女人之間的聯系;沒有人再敢信任妻子、兒女、朋友。而且在將來,不再有妻子或朋友。子女一生下來就要脫離母親,好像蛋一生下來就從母雞身邊取走一樣、性的本能要消除掉。生殖的事要弄得像發配給證一樣成為一年一度的手續形式。我們要消滅掉性的快感。我們的神經病學家正在研究這個問題。除了對黨忠誠以外,沒有其他忠誠。

 

除了愛老大哥以外,沒有其他的愛。除了因打敗敵人而笑以外,沒有其他的笑。不再有藝術,不再有文學,不再有科學。我們達到萬能以後就不需要科學了。美與醜中不再有區別。不再有好奇心,不再有生命過程的應用。一切其他樂趣都要消滅掉。但是,溫斯頓,請你不要忘了,對於權力的沈醉,卻永遠存在,而且不斷地增長,不斷地越來越細膩。每時每刻,永遠有勝利的歡悅,踐踏束手待斃的敵人的快感。

 

如果你要設想一幅未來的圖景,就想像一隻腳踩在一張人臉上好了——永遠如此。” 

他停了下來等溫斯頓說話。溫斯頓又想鑽到床底下去。 

他說不出話來。他的心臟似乎冰凍住了。奧勃良繼續說: 

“請記住,這是永遠如此。那張臉永遠在那里給你踐踏。

 

異端分子、社會公敵永遠在那里,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敗他們,羞辱他們。你落到我們手中以後所經歷的一切,會永遠繼續下去,而且只有更厲害。間諜活動、叛黨賣國、逮捕拷打、處決滅跡,這種事情永遠不會完。這個世界不僅是個勝利的世界,也同樣是個恐怖的世界。黨越有力量,就越不能容忍;反對力量越弱,專制暴政就越嚴。果爾德施坦因及其異端邪說將永遠存在。他們無時無刻不受到攻擊、取笑、辱罵、唾棄,但是他們總是仍舊存在。我在這七年中同你演出的這齣戲,將一代又一代永遠一而再再而三地演下去,不過形式更加巧妙而已。我們總是要把異端分子提到這里來聽我們的擺佈,叫痛求饒,意氣消沈,可卑可恥,最後痛悔前非,自動地爬到我們腳下來。這就是我們在制造的一個世界,溫斯頓。一個勝利接著一個勝利的世界,沒完沒了地壓迫著權力的神經。我可以看出,你已經開始明白這個世界將是什麽樣子。但是到最後,你會不止明白而已。你還會接受它,歡迎它,成為它的一部分。”

 

溫斯頓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一些,有氣無力地說:“你們不能這樣!” 

“溫斯頓,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你們不可能創造一個像你剛才介紹的那樣的世界,這是夢想,不可能實現。” 

“為什麽?”

 

“因為不可能把文明建築在恐懼、仇恨和殘酷上。這種文明永遠不能持久。” 

“為什麽不能?” 

“它不會有生命力。它會分崩離析。它會自找毀滅。”

 

“胡說八道。你以為仇恨比愛更消耗人的精力。為什麽會是這樣?即使如此,又有什麽關係?假定我們就是要使自已衰亡得更快。假定我們就是要加速人生的速度,使得人滿三十就衰老。那又有什麽關係呢?你難道不明白,個人的死不是死?黨是永生不朽的?”

Views: 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