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臉都是皺紋,嘴巴塌陷。這毫無疑問是他自己的臉,但是他覺得變化好像比他內心的變化更大。它所表現的感情不是他內心感到的感情。他的頭髮已有一半禿光了,他起先以為自已頭髮也發白了,但是發白的是他的頭皮。除了他的雙手和臉上一圈以外,他全身發灰,汙穢不堪。汙垢的下面到處還有紅色的瘡疤,腳踝上的靜脈曲張已潰瘍成一片,皮膚一層一層掉下來。但是最嚇人的還是身體羸弱的程度。胸口肋骨突出,與骷髏一樣,大腿瘦得還不如膝蓋粗。他現在明白了為什麽奧勃良叫他看一看側面。他的脊梁彎曲得怕人。瘦骨嶙嶙的雙肩向前彎著。胸口深陷,皮包骨的脖子似乎吃不消腦袋的重壓。如果叫他猜,他一定估計這是一個患有慢性痼疾的六十老翁的軀體。 

“你有時想,”奧勃良說,“我的臉——核心黨黨員的臉——老而疲憊。你對自己的臉有什麽想法?” 

他抓住溫斯頓,把他轉過身來正對著自己。

 

“你瞧瞧自己成了什麽樣子!”他說。“你瞧瞧自已身上的這些汙垢!你腳趾縫中的汙垢。你腳上的爛瘡。你知道自己臭得像頭豬嗎?也許你已經不再注意到了。瞧你這副消瘦的樣子。你看到嗎?你的胳膊還不如我的大拇指和食指合攏來的圈兒那麽粗。我可以把你的脖子掐斷,同折斷一根胡蘿蔔一樣,不費吹灰之力。你知道嗎,你落到我們手中以後已經掉了二十五公斤?甚至你的頭髮也一把一把地掉。瞧!”他一揪溫斯頓的頭髮,就掉下一把來。“張開嘴。還剩九顆、十顆、十一顆牙齒。你來的時候有幾顆?剩下的幾顆隨時可掉。瞧!” 

他用大拇指和食指有力地板住溫斯頓剩下的一顆門牙。 

溫斯頓上顎一陣痛。奧勃良已把那顆門牙扳了下來,扔在地上。

 

“你已經在爛掉了,”他說,“你已經在崩潰了。你是什麽?一堆垃圾。現在再轉過去瞧瞧鏡子里面。你見到你面前的東西嗎?那就是最後的一個人。如果你是人,那就是人性。把衣服穿上吧。” 

溫斯頓手足遲鈍地慢慢把衣服穿上。他到現在為止都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這麽瘦弱。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他落在這個虎穴里一定比他所想像的時間還要久。他把這些破爛衣服穿上身後,對於自己被糟蹋的身體不禁感到一陣悲痛。他突然坐在床邊的一把小板凳上放聲哭了起來。他明知自已極不雅觀,破布包紮的一把骨頭出賣了裘莉亞。他有什麽東西在拷打之下沒有說出來呢?他把他所知道的有關她的情況告訴了他們:她的習慣、她的性格、她過去的生活;他極其詳細地交代了他們幽會時所發生的一切、相互之間所說的話、黑市買賣、通奸、反黨的密謀——一切的一切!然而,按照他的本意所用的詞來說,他沒有出賣她。

 

他沒有停止愛她;他對她的感情依然如舊。奧勃良明白他的意思,不需要任何解釋。 

“告訴我,”他問道,“他們什麽時候槍斃我?” 

“可能要過很久,”奧勃良說,“你是個老大難問題。不過不要放棄希望。遲早一切總會治愈的。最後我們就會槍斃你。”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