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十九世紀末期,許多觀察家都看出了這種反復現像。於是就出現了各派思想家,認為歷史是一種循環過程,他們自以為能夠證明不平等,乃是人類生活的不可改變的法則。當然,這種學說一直不乏信徒,只是如今提法有了重要變化而已。在過去,社會需要分成等級是上等人的學說。國王、貴族和教士、律師等這類寄生蟲都宣傳這種學說,並且用在死後冥界里得到補償的諾言,使這個學說容易為人所接受。而中等人只要還在爭取權力的時候,總是利用自由、正義、博愛這種好聽的字眼。但是現在,這些還沒有居於統率地位、但預計不久就可以居於統率地位的人,卻開始攻擊這種人類大同的思想了。在過去,中等人在平等的旗幟下鬧革命,一旦推翻了原來的暴政,自己又建立了新的暴政。現在這種新的一派中等人,等於是事先就宣佈要建立他們的暴政。社會主義這種理論是在十九世紀初期出現的,是一條可以回溯到古代奴隸造反的思想鎖鏈中的最後一個環節,它仍受到歷代烏托邦主義的深深影響。但從1900年開始出現了各色各樣的社會主義,每一種都越來越公開放棄了要實現自由平等的目標。在本世紀中葉出現的新的社會主義運動,在大洋國稱為英社,在歐亞國稱為新布爾什維主義,在東亞國一般稱為崇死,其明確目標都是要實現不自由和不平等。當然,這種新運動產生於老運動,往往保持了老運動原來的招牌,而對於它們的意識形態只是嘴上說得好聽而已。但是它們的目標都是在一定時候阻撓進步,凍結歷史。常見的鐘擺來回現像,會再次發生,然後就停止不動了。像過去一樣,上等人會被中等人趕跑,中等人就變成了上等人;不過這次,出於有意的戰略考慮,新的上等人將永遠保持自己的地位。

 

所以產生這種新的學說,一部分原因是歷史知識的積累和歷史意識的形成,而這在十九世紀以前是根本不存在的。歷史的循環運動現在已明顯可以識別,或者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如果可以識別,那就可以改變。但是主要的、根本的原因是,早在二十世紀初期,人類平等在技術上已可以做到了。按天賦來說各人不等,而且各有所長,有些人就比別人強些,此話固然仍舊不錯,但是階級區分已無實際必要,財富巨額差別也是如此。在以前的各個時代里,階級區分不僅不可避免,而且是適宜的。不平等的是文明代價。但是由於機器生產的發展,情況就改變了。即使仍有必要讓各人做不同的工作,卻沒有必要讓他們生活於不同的社會或經濟水平上。因此,從即將奪得權力的那批人的觀點來看,人類平等不再是要爭取實現的理想,而是要避免的危險。在比較原始的時代里,要建立一個公正和平的社會實際上是不可能的,但這種社會卻是比較容易使人相信。好幾千年以來人類夢寐以求的,就是實現一個人人友愛相處的人間天堂,既沒有法律,也沒有畜生一般的勞動。有些人縱使在每一次歷史變化中都能得到實際好處,這種幻想對他們有一定的吸引力。法國革命、英國革命、美國革命的後代對於他們自己嘴上說的關於人權、言論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類的話,有點信以為真,甚至讓自己的行為在某種程度上也受到這些話的影響。但是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所有主要的政治思潮都成了極權主義的了。就在人世天堂快可實現的關頭,它卻遭到了詆毀。每種新的政治理論,不論自稱什麽名字,都回到了等級制度和嚴格管制。在1930年左右,觀點開始普遍硬化的時候,一些長期以來已經放棄不用的做法,有些甚至已有好幾百年放棄不用的做法,例如未經審訊即加監禁、把戰俘當作奴隸使用、公開處決、嚴刑拷打逼供、利用人質、強制大批人口遷徙等等,不僅又普遍實行起來,而且也為那些自認為開明進步的人所容忍,甚至辯護。

 

只有在全世界各地經過十年的國際戰爭、國內戰爭、革命和反革命以後,英社和它的兩個對手,才作為充分完善的政治理論而出現。但是在它們之前,本世紀早一些時候就曾出現過,一般稱為集權主義的各種制度,經過當時動亂之後要出現的未來世界主要輪廓,早已很明顯了。由什麽樣一種人來控制這個世界,也同樣很明顯。新貴族大部分是由官僚分子、科學家、技術人員、工會組織者、宣傳專家、社會學家、教師、記者、職業政客組成的。這些人出身中產薪水階級和上層工人階級,是由壟斷工業和中央集權政府,這個貧瘠不毛的世界所塑造和糾集在一起的。同過去時代的對手相比,他們在貪婪和奢侈方面稍遜,但權力欲更強,尤其是對於他們自己的所作所為更有自覺,更是一心一意要打垮反對派。 

這最後一個差別極其重要。與今天的暴政相比,以前的所有暴政都不夠徹底,軟弱無能。過去的統治集團總受到自由思想的一定感染,到處都留有空子漏洞,只注意公開的動靜,不注意老百姓在想些什麽。從現代標準來看,甚至中世紀的天主教會也是寬宏大量的。部分原因在於過去任何政府,都沒有力量把它的公民置於不斷監視之下。但是由於印刷術的發明,操縱輿論就比較容易了,電影和無線電的發明又使這更進一步。接著發明了電視以及可以用同一臺電視機同時收發,私生活就宣告結束。對於每一個公民,或者至少每一個值得注意的公民,都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時把他置於警察的監視之下,讓他聽到官方的宣傳,其他一切交往渠道則統統加以掐斷。 

現在終於第一次有了可能,不僅可以強使全體老百姓完全順從國家的意志,而且可以強使全體老百姓輿論完全劃一。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