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以後,FFCC突然解散,原因未加說明。可以斷定,維瑟斯和他的同事們現在已經失寵了,但是在報上或電幕上對此都沒有報道。這是意料中事,因為對政治犯一般並不經常進行公開審判,或者甚至公開譴責的。對成千上萬的人進行大清洗,公開審判叛國犯和思想犯,讓他們搖尾乞憐地認罪然後加以處決,這樣專門擺布出來給大家看,是過一兩年才有一遭的事。比較經常的是,乾脆讓招黨不滿的人就此失蹤,不知下落。誰也一點不知道,他們究竟遭到什麽下場。有些人可能根本沒有死。溫斯頓相識的人中,先後失蹤的就有大約三十來個人,還不算他們的父母。

溫斯頓用一個紙夾子輕輕地擦著他的鼻子。在對面那個小辦公室中,鐵洛遜同志仍在詭譎地對著聽寫器說話。他擡了一下頭,眼鏡上又閃出一下敵意的反光。溫斯頓心里在尋思,鐵洛遜在幹的工作是不是同他自己的工作一樣。這是完全可能的。這樣困難的工作是從來不會交給一個人負責的;但另一方面,把這工作交給一個委員會來做,又等於是公開承認要進行偽造。很可能現在有多到十幾個人在分別修改老大哥說過的話,將來由核心黨內一個大智囊選用其中一個版本,重新加以編輯,再讓人進行必要的反復核對,經過這一複雜工序後,最後那個當選的謊言就載入永久紀錄,成為真理。

溫斯頓不知道維瑟斯為什麽失寵。也許是由於貪汙,也許是由於失職。也許老大哥只是為了要除掉一個太得民心的下級。也許維瑟斯或者他親近的某個人,有傾向異端之嫌。也許——這是可能性最大的——只是因為清洗和化為烏有,已成了政府運轉的一個必要組成部分,所以就發生了這件事。唯一真正的線索在於“提到非人”幾個宇,這表明維瑟斯已經死了。並不是凡是有人被捕,你就可以作出這樣的假定。有時他們獲釋出來,可以繼續自由一兩年,然後再被處決。也有很偶然的情況,你以為早已死了的人忽然像鬼魂一樣,出現在一次公開審判會上,他的供詞又株連好幾百個人,然後再銷聲匿跡,這次是永遠不再出現了。但是,維瑟斯已是一個非人(unperson)。他並不存在;他從來沒有存在過。因此溫斯頓決定,僅僅改變老大哥發言的傾向是不夠的。最好是把發言內容改為同原來話題完全不相干的事。

他可以把發言內容改為一般常見的對叛國犯和思想犯的譴責,但這有些太明顯了,而捏造前線的一場勝利,或者第九個三年計劃超額生產的勝利,又會帶來太複雜的修改記錄工作。最好是來個純粹虛構幻想。突然他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叫做奧吉爾維同志的人的形像,好像是現成的一樣,這個人最近在作戰中英勇犧牲。有的時候老大哥的命令,是表揚某個低微的普通黨員的,那是因為他認為這個人的生與死是值得別人仿效的榜樣。今天他應該表揚奧吉爾維同志。不錯,根本沒有奧吉爾維同志這樣一個人,但是只要印上幾行字,偽造幾張照片,就可以馬上使他存在。

溫斯頓想了一會兒,然後把聽寫器拉了過來,開始用大家聽慣了的老大哥腔調口授起來,這個腔調既有軍人味道又有學究口氣,而且,由於使用先提問題又馬上加以回答的手法(“同志們,我們從這個事實中得出什麽教訓呢?教訓——這也是英社的一個基本原則——是”等等,等等),很容易模仿。

奧吉爾維同志在三歲的時候,除了一面鼓、一挺輕機槍、一架直升飛機模型以外,其他什麽玩具都不要。六歲的時候他參加了少年偵察隊,這比一般要提早一年,對他特殊照顧,放寬規定;九歲擔任隊長。十一歲時他在偷聽到他的叔叔,講了他覺得有罪的話以後,向思想警察作了揭發。十七歲時他擔任了少年反性同盟的區隊長。十九歲時他設計了一種手榴彈,被和平部采用,首次試驗時扔了一枚,就炸死了三十一個歐亞國戰俘。二十三歲時他作戰犧牲。當時他攜帶重要文件在印度洋上空飛行,遭到敵人噴氣機追擊,他就身上系了機槍,跳出直升飛機,帶著文件沈入海底——這一結局,老大哥說,不能不使人感到羨慕。老大哥還對奧吉爾維同志一生的純潔和忠誠,又說了幾句話。他不沾煙酒,除了每天在健身房作操的一小時以外,沒有任何其他文娛活動,立誓過獨身生活,認為結婚和照顧家庭,與一天二十四小時全部奉公是不相容的。他除了英社原則以外沒有別的談話題目,除了擊敗歐亞國敵人和搜捕間諜、破壞分子、思想犯、叛國犯以外沒有別的生活目的。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