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斯頓一點也不了解鐵洛遜,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麽工作。紀錄司里的人不大願意談論他們自己的工作。在這個沒有窗戶的長長的大廳里,兩旁都是一間間小辦公室,紙張的悉索聲和對著聽寫器說話的嗡嗡聲連綿不斷。有十多個人,溫斯頓連姓名也不知道,盡管他每天看到他們忙碌地在走廊里來來往往,或者在兩分鐘仇恨的時間里揮手跺腳。他知道,在他隔壁的那個小辦公室中,那個淡茶色頭髮的小女人一天到晚忙個不停,做的只是在報紙上查找已經化為烏有、因而認為從來沒有存在過的人的姓名,然後把這些人的姓名刪去。這事讓她來做可說相當合適,因為她自己的文夫就在兩年以前化為烏有了。再過去幾間小辦公室,有一個名叫安普爾福思的態度溫和、窩窩囊囊、神情恍惚的人,耳朵上長著很多的毛,玩弄詩詞韻律卻令人意想不到地頗具天才,他所從事的工作就是刪改一些在思想上有害,但為了某種原因仍需保留在詩集上的詩歌——他們稱之為定稿本。這個大廳有五十來個工作人員,還只不過是一個科,可說是整個紀錄司這個龐大複雜的有機體中的一個細胞。上下左右還有許許多多的工作人員在從事各種各樣為數之多無法想像的工作。還有很大的印刷車間,里面有編校排印人員和設備講究的偽造照片的暗房。還有電視節目處,里面有工程師、制片人、各式各樣的演員,他們的特長就是模擬別人的聲音。還有大批大批的資料員,他們的工作是開列應予收回的書籍和期刊的清單。還有龐大的存檔室存放改正後的文件,隱蔽的鍋爐銷毀原件。還有不知為什麽匿名的指導的智囊人員,領導全部工作,決定方針政策——過去的這件事應予保留,那件事應予篡改,另外一件又應抹去痕跡。

不過說到底,紀錄司本身不過是真理部的一個部門,而真理部的主要任務不是改寫過去的歷史,而是為大洋國的公民提供報紙、電影、教科書、電視節目、戲劇、小說——凡是可以想像得到的一切情報、教育或娛樂,從一個塑像到一句口號,從一首抒情詩到一篇生物學論文,從一本學童拼字書到一本新話辭典。真理部不僅要滿足黨的五花八門的需要,而且也要全部另搞一套低級的東西供無產階級享用,因此另設一系列不同的部門,負責無產階級文學、戲劇、音樂或一般的娛樂,出版除了體育運動、兇殺犯罪、天文星像以外沒有任何其他內容的無聊報紙,廉價的刺激小說,色情電影,靡靡之音,後者這種歌曲完全是用一種叫做譜曲器的特殊機器,用機械的方法譜寫出來的。甚至有一科——新話叫色科——專門負責生產最低級的色情文學,密封發出,除了有關工作人員外,任何黨員都不得偷看。

溫斯頓工作的時候又有三條指示,從氣力輸送管的口子里送了出來;不過它們都是一些簡單的事,他在兩分鐘仇恨打斷他的工作之前就把它們處理掉了。仇恨結束後,他又回到他的小辦公室里,從書架子上取下新話辭典,把聽寫器推開一邊,擦了擦眼鏡,著手做他這天上午主要的工作。

工作是溫斯頓生活中最大的樂趣。他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單調枯燥的例行公事,但是其中也有一些十分困難複雜的工作,你一鑽進去就會忘掉自己,就好像鑽進一個複雜的數學問題一樣——這是一些細膩微妙的偽造工作,除了你自己對英社原則的理解和你自己對黨要你說些什麽話的估計以外,沒有什麽東西可作你的指導。溫斯頓擅長於這樣一類的工作,有一次甚至要他改正《泰晤士報》完全用新話寫的社論。

他現在打開他原先放在一邊的那份指示。上面是:

泰晤士3.12.83報道老大命令雙加不好提到非人全部重寫存檔前上交。

用老話(或者標準英語)這可以譯為:

1983年12月3日《泰晤士報》報道老大哥命令的消息極為不妥,因為它提到不存在的人。全部重寫,在存檔前將你草稿送上級審查。

溫斯頓讀了一遍這篇有問題的報道。原來老大哥的命令主要是表揚一個叫做FFCC的組織的工作的,該組織的任務是為水上堡壘的水兵供應香煙和其他物品。有個名叫維瑟斯同志的核心黨高級黨員受到了特別表揚,並授與他一枚二級特殊勛章。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