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温和的女人(17)

正因為她笑得那麽奇怪,使得盧凱里婭十分鐘後,突然回來看看她:“她站在墻邊,窗口前,一手扶著墻,腦袋靠在手上,就這麽站著思考。她想得那麽出神,沒有察覺出我正站在那里,從隔壁房里看她。我發現她在微笑,一邊站著想,一邊笑。我看了看她,輕輕地轉過身來,走了出去。我正在納悶地時候,突然聽到開窗戶的響聲。我馬上走過去說:‘太太,天氣冷,您別著涼了。’我突然看到,她爬上窗台,整個身子已經站在敞開的窗戶上,背對著我,手里拿著一尊聖像。我的心馬上掉了下來,我大聲喊叫:‘太太,太太!’她聽見了,本可以轉過身來對著我的,但她沒有回頭,而是往前大跨一步,把聖像壓在胸前,從窗口跳了下去!”

我只記得,我進門的時候,她的身體還有熱氣。主要的是他們都望著我,先是大聲喊叫,隨即馬上就靜了下來,他們全都站在我面前,給我讓路……於是我看到她帶著聖像躺在那里。我記得,我好像在黑暗中摸著默默地走過去,看了好久,隨後大家把我包圍起來,對我說著什麽。盧凱里婭也在這里,可我沒有見到她。她說她同我談過話。我只記得那個小市民:他老是對我大喊大叫:“從口里流出一灘血,一小灘,一小灘!”然後指著我看石頭上的血跡。我好像用手指蘸了點血,把手指玷汙了,我望著手指(這一點我清楚記得),可他老是對我說:“一小灘,一小灘!”

“什麽是一小灘呢?”他們說我使盡全身力氣大聲尖叫起來,舉著兩手,朝他撲過去……

啊,野蠻,野蠻!這是一場誤會!這不是真的!這不可能!


總共我只晚到五分鐘可難道不是嗎?


難道這是真的嗎?難道說這可能嗎?為什麽,這個女人為什麽,因為什麽死去呢?

啊,請您相信,我明白,但是她為什麽而死,這仍然是個問題。她害怕我的愛,她曾經認真地問過自己:接受還是不接受我的愛,她經不住這一問,所以寧願死去。我知道,我知道,不必再去傷腦筋了:她答應給的太多,顯然是怕還不了。這里有幾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因為她為什麽而死,仍然是個問題。這個問題一直在敲擊著,敲擊著我的腦袋。如果她願意·這·樣·下·去,我是會讓她·這·樣·下·去的。問題是她不相信這個!不,不,我在撒謊,根本不是這樣的。只不過應該對我誠實;要愛就全愛,不能像對待那個商人那樣。因為太貞潔,太潔白,不同意商人所需要的那種愛,所以她不想欺騙我。她不想在愛的幌子下半心半意地愛我,或者給我四分之一的愛。她太老實了,就是這麽回事!您記得嗎,我當時想開闊她的心胸?這是一個奇怪的想法。

非常好奇的是:她尊重我嗎?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看不起我?我不認為她看不起我。非常奇怪的是:為什麽在整整一個冬季里,我腦子里一次也沒有想過她看不起我呢?我絕對相信,直到她帶著·嚴·厲·的·驚·訝·神·情望我為止,情況恰恰相反。

她當時正是帶著驚訝的神情。這時我馬上明白了:她是蔑視我的。我無可挽回地,一輩子明白了!哎呀,讓她看不起吧,即便一輩子看不起也沒關係,但是應該讓她活著、活著呀!前不久她還能走路、說話。我完全不明白她怎麽會跳窗!即便在五分鐘以前,我怎麽能料想得到呢?我把盧凱里婭叫來。我現在無論如何也不放她走了,無論如何也不放!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