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7)

「生命體驗詮釋」透過「身體存在感受覺知」到「此有」歷史在「生活世界」
當中,在「場域」中所呈現的「事件」,「事件」是關連著時空的,它是有著「情節」的,「於是人有活在「情節中」的迷於局裡和驀然回首地明白,使得故事將不斷地 被重說。」生命感受常借「隱喻」來說明,「記得」的往事,是一個理解的過程,它類似「隱喻」、「神話」既「是又不是」狀態中去理解生命故事本身。

在「意識流」現象中,人在「情節」中,且入乎其中,而事後「回憶」是出乎其外,在語言的出與入中說出「情節」,所以「此有」在「生活世界」中,不斷在「過去」、「現來」與「未來」中穿梭,不斷在時空中離開而返回,借著反思「回憶」,人可以不斷「再脈絡化其生命體驗」而得到意義創發,生命便在如此「生命詮釋循環」當中得以顯明「存有」,由「此有」走向「存有開顯」。如此「過去」不再只是「過去」,而是在「意識流」當下的「生命體驗詮釋」。如此一來,「生活世界」也不再只局限在一「空間」中,而是無限散布的「空間」,這無限展延「空間」是「生活世界」, 是呈現著生存活著變化創生的世界,展開幻化流逝的「生活世界」,而參與「生活世界」大化之流的「此有」,也以千變化萬化之姿迎向整個世界。



(五)「意識流」當中的「直觀」


談到了三者「意識流」看法,最重要是「截斷中流」的「直觀」,如何在「念念相續」、「綿延」與「意識相續」中的「意識流」去「直觀」。「意識流」中的「直觀」, 是禪宗最重要「識心見性」、「頓悟成佛」的要件,也是柏格林裏所講「直觀」,更是胡塞爾所提「本質直觀」,整體而言,「直觀」「讓意識流還是意識流」,「當下即是」,

「剎那便是永恒」。

在「意識流遊戲」本身,重要是去「體驗」「意識流的遊戲」,重要的保持「緘默」,讓「意識流」本身發生,身體知覺體驗只是去看「剎那即永恆」、「當下即是」的意義整體。在「剎那」片斷,去體驗「剎那即永恆」與「當下即是」的「時空融為一體存在參與感受」。


無執著的「直觀」整個「意識流當中現象」,在「念」與「念」之間尋找空白 處,在雜糅的時空中,以「生命體驗」「詮釋」現象事件種種。「直觀」「意識流」當中的「現象」,這些「現象」串連時空的定位,而心靈以「回憶」在「生命時間之流」

「事件」,裡面標示著生命遭逢「場域」,這「場域」說明著「空間」,生活世界眾事件在時空中呈現,其本身亦是在流轉變化,而當與心靈本真直覺相應「觀照」到時, 彼此如相應,彼此相應才形成心靈「時空一體」、「主客一體」與「此有與生活世界一體」感受。心靈覺察到「萬有」在這「場域」中自如地呈現,這是未有反省、未有語言構作世界的「純粹生命體驗」,也是多樣呈現,這是「無名」的「非語言」的狀態,天地在此開展。

Views: 5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