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迷信》

對於神,與其陷入一種錯誤的信仰,倒還不如不抱有任何信仰。因為後者只是對神的無知,而前者卻是對神的褻瀆。對於神的迷信實質上是在褻瀆神。普魯塔克說得好:“我寧願人們說世上根本沒有普魯塔克這麼一個人,卻不願人們說曾經有過一個普魯塔克,其兒女一生下來就被他吃掉。”就像詩人描述的大地之神薩圖爾努斯的做法那樣。

無神論把人類付諸理性,付諸哲學,付諸世俗的骨肉之情,付諸法律,付諸名利之心,等等。而所有這一切,如果世上沒有宗教,也足以教導人類趨向於完善。但是迷信卻相反,它否定這一切,卻在人類心靈中建立起一種非理性的專制暴政。

從歷史看,擾亂國家的並不是無神論。因為無神論使人類重視現實的生活,使人類除了關心自身的福祉便沒有其他的顧慮。試看歷史上那些傾向於無神論的時代(如奧古斯都大帝的時代),往往是太平的時代。但是迷信卻曾經破壞了許多國家。


迷信把人類托付於來自九霄云外神秘者的統治,而這種莫名其妙的統治卻足以否定掉人間正常的法制。迷信總是群眾性的。而在這迷信盛行的時代,即使有少數智者也不得不屈從於愚妄的群氓。在這種時代,理論的假設不是服從於世界,而是世界必須服從於理論的假設。在一次聖教會議上,有教士曾經意味深長地比喻說,經院哲學家好比那些天文學家。天文學家為了解釋天體的運行,假設了離心圓、本輪以及諸如此類的軌道存在,雖然他們明明知道宇宙中其實是不存在這一切的。同樣,經院哲學家也編造了許多奧妙複雜的原理和定律以解釋宗教,雖然他們也明知這一套故弄玄虛的事物是不存在的。

使人類陷入迷信的方法有多種:利用炫人耳目的宗教禮儀制造法利賽式的虔誠,利用人們對傳統的盲目崇拜和信從,以及利用其他各種由僧侶發明和設計的宗教圈套。僧侶們常常會談到所謂的“虔誠的善意”,卻不惜讓這種“善意”把人類引向地獄。最後,迷信還利用歷史上出現過的那些野蠻時代,尤其是災禍橫生的不幸時代。

愚妄的迷信是極為殘酷而且醜惡的,迷信並非宗教。如果有一隻猿猴,其外表長得像人,那將是十分令人厭惡的。因為這是對人類的一種嘲笑。而一種迷信,如果以一種虔誠宗教的形式出現,也將更加令人厭惡。物腐生蛆,某種起初很神聖的宗教儀式,經久也會腐化成繁瑣的形式,並且使信徒們付出巨大的代價。但是另一方面,當人們憎恨一種舊迷信時,往往會矯枉過正,其結果卻是陷入了一種相反的新迷信。所以在反對一種迷信時,應當慎重不要搞得過頭。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