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銳傑譯〈朗西埃·德勒茲、巴特比與文學句式〉(13)

這一奇怪的基督,沒有成為詞句的肉身(incarnation),他來自盲信(dead letters)辦公室。在那里,他只能看到無人過問的沒有地址的信件,或寄到不存在的收件人處的信件。

一個父親-上帝沒有手打開信件,沒有眼讀信,沒有嘴談論;一位聾啞盲的父親——他以一堵墻將球回彈回去的方式,將自己的兒子巴特比送到了這個世界上,讓他發出和“肉身化”(incarner)唯一的詞組——這意味著,他是一個什麽也不喜歡的“好”父親,精神分裂的父親。

因為他沒有任何器官選擇事物,因為他的器官,他的嘴、眼睛、手脫落得到處都是,脫落得這個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都是,因為他事實上除了脫落什麽也不是。


正如我們看到的,問題在於當精神分裂的父親取代律法的父親時,其他種類的友愛並未正常地形成,只有原子、原子群,偶然及其不間斷的修正。除了差異性的無限權能和無限的無差異的同一之外,沒有什麽在形成。

問題依然在於:人們如何才能在政治共同體中,用這一無差異性制造差異?【200】差異必須經過調和制造出來,通過基督般的形象制造出來——這人由另一邊折返(“眼睛變紅”),由正義之地折返,由沙漠中折返,除了無差異性,無話可說。

之後,調和者必須執行兩項操作。他必須用存在的巨大混沌,用沙漠的正義,對抗古老的父系律法。不過,他同時必須將這一正義,轉化為另一種正義,將這種混沌,變成以柏拉圖模式構造的正義世界的原則:在這個世界,人類多樣性根據其功過排序。


德勒茲的巴特比,這一基督兄弟,精神分裂的父親的使者,可以被視作另一位文學人物的兄弟。還有一位哲學家問了自己同樣的問題,在前引同一位基督徒的幫助下,他創造了這一文學人物。

我說的當然就是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德勒茲指控巴特比的,正是尼采指控查拉圖斯特拉的,這一狄奧尼索斯的使者,基督或敵基督者,被控告宣布了一個唯一的真理。

他知道的,不是上帝已死這一消息——這一消息只會讓末人感興趣——而是他已精神錯亂。在上帝極端的“無偏愛”(non-préférence)這一真理中——我們也可以稱這一上帝為生成、存在或本質——形成新的正義原則是有問題的。

這種原則被稱為“等級制度”,尼采在書寫和評註中,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空白處大量提到這一名稱,而查拉圖斯特拉自己從未發出這一聲音。因為要發出這一聲音,他首先必須能夠言說差異和無差異的平等——或永恒回歸——形成能夠聽到這點,能夠和查拉圖斯特拉一道發笑,而不必將其轉化為滑稽表演,轉化為“愚人節”的聽眾。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