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12)

嚴格地說,國的政治生涯是從公社大院開始的。公社院里人不多,人事關係卻錯綜複雜。表面上風平浪靜,可內里卻像沸水一樣翻騰不息。從公社直接與縣上有聯系的有六條線,而且起碼掛到副縣長這一級。公社大院本身卻又較為明朗地存在著三股勢力。公社副書記老胡和武裝部長老張是一股勢力;社主任老苗一黨委委員老黃是一股勢力;以大老王為首的又是一股勢力。三股勢力雖各有所長,卻存在著明顯的優劣。老胡和老張是軍隊轉業幹部,為人嚴謹卻不善言詞,在關鍵時候說不出道理;老苗和老黃是本地幹部,土生土長慘淡經營,卻又缺乏領導魄力,因此很難統攬全局;大老王為人粗率,不拘小節,卻粗中有細,能說能計,人往臺上一站聲若洪鐘,發怒時,那目光從臉上掃過去,是很有威嚴的。大老王有時甚至很霸道,罵起人來狗血淋頭!第二天見了卻又笑瞇瞇地喊住人家:“過來,過來。我這人脾氣,你別計較……”說了就了,該罵還罵。公社每次開黨委會,三股勢力都有一番水水的較量。公社書記大老王每每像鐵塔一樣坐在那里,聽委員們一個一個發言。那發言有時很激烈,他卻從不插話,只一支接一支吸煙。待人人都講完了,他的目光威嚴地掃過會場。目光的接觸是一種心理素質的反映,當他的目光掃過人臉的時候,沒有人能接住這種目光,所有的公社幹部都無法承受這種目光,躲。於是大老王就說:“同志們講得很好,現在我總結幾句……”這所謂的“總結”完全是按照他的意圖講的,講完就散會。這“總結”自然就成了黨委會的決議。

 

在這段時間里,國沈湎在這種人與人的“藝術”之中。他細心地觀察了公社大院里的每個人,每件事,在人與人、事與事之間做出比較和分析,然後悄悄地做出自己的判斷。他僅僅是臨時工,自然是沒有發言權的。但這種靜靜的旁觀使他在潛移默化中走向成熟,也使他遊刃有餘地在公社大院生存下去。至於日後,那更不必說。國很少回村去,村莊也離他越來越遠了,小夥的目光已轉向未來。

一天,三叔突然來公社了。三叔在公社門口整整等了他半天,天黑時才見到他。三叔把他拉到一邊,很為難地說:“國,你看,你看……那軍衣是借二貴的,二貴明兒要相親了,想用,你看,你看……”國一直以為這件綠軍裝給他帶來了好處。國穿著這件綠軍衣在公社院里顯得格外精神,他常常夜里洗了,白天又穿上,好保持住體面。那時他已有了工資,可以置衣裳的,但國不想還了。國紅著臉說:“三叔……”往下他就不說了。三叔像欠了帳似的,囁囁地望著國:“你看,你看……”國說:“我天天在公社院里轉,人前人後的,你看……”三叔臉上的皺紋像枯樹皮一樣抽搐著,噝噝地說:“二貴相親呢。相親也是大事,你看……”國還是不脫。國說:“這樣吧,也不叫你作難。”國在兜里摸了半天,摸出十來塊錢,遞給三叔:“讓二貴再買一件,買件好的……”三叔再沒話說了,嘆口氣,就佝著腰走了。

 

為這件綠軍衣,三叔回村後跟二貴吵了一架。二貴不要錢,非要軍衣不可,他全指望穿軍衣去贏姑娘的心呢。於是三叔只好再去給他借,求爺告奶奶地跑了好幾家,才借來了一件舊的……此後二貴的親事沒說成,一家人都惱三叔,罵得很難聽。三叔有苦說不出,只好認了。

國當然不知道,仍很神氣地穿著那件綠軍衣,在公社大院里晃來晃去。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