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1)

這之後我餓了,於是決定改天再研究眼睛草,先去碼頭大街尋找皮埃爾對我說過的那家餐館。我願想獨自用餐,不料卻遇見萊翁;他向我談起埃德加。下午,我去拜訪幾位文學家。將近五點鐘,下起一陣小雨。我回到家中,寫下學校二十來個用詞的定義,還為胚盤一同找到新修飾語,竟有八個之多。

到了傍晚,我有點兒疲倦,吃罷晚飯便去安琪兒家睡覺。我是說在她家里,而不是與她同眠:我同她一向只有無傷大雅的小小的調笑。

她一人在家。我進屋時,她正坐在一架新調的鋼琴前,準確地彈奏莫扎特的一支奏鳴曲。時間已晚,聽不見別的響動。她穿著一條小方格衣裙,多枝燭臺的蠟燭全點著了。

“安琪兒,”我一進屋便說道,“我們應當設法改變一下生活!您又要問我今天幹了什麼吧?”

 

她無疑沒怎麼聽明白我這話的尖酸,立刻就問道:

“怎麼樣,今天您做什麼啦?”

於是,我也不由自主地回答:

“我見了我的摯友于貝爾。”

“他剛從這兒走的。”安琪兒接口說道。


“親愛的安琪兒,難道您就不能一同接待我們嗎?”我高聲說道。


“恐怕他不怎麼願意吧,”她又說道。“您呢,如果一定要這樣,那就星期五來我這兒吃晚飯,他也到場:您給我們朗誦詩……對了,明天晚上,我邀請您了嗎?我要接待幾位文學家,您也得來。我們九點鐘聚會。”

“今天我就見了幾位,”我答道,指的當然是文學家。“我喜歡他們平靜的生活方式。他們總在工作,然而又怎麼也打擾不了他們;您去看他們的時候,就覺得他們只是在為您而工作,也愛對您談論。他們殷勤好客,顯得和藹可親,並從音容笑貌上一樣樣從容地構建出來。我喜愛這些人,他們終日忙碌,而且能和我們一起忙碌。由於他們不做任何有價值的事情,別人占用他們的時間也不會感到內疚。哦!對了:我見到狄提爾了。”

 

“那個獨身男子?”

 

“對。不過,實際上他結了婚……是四個孩子的父親。他叫理查德……不要對我說他剛離開這兒,您不認識他。”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