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11)

盧卡斯在家裡是位有權威的父親。我和卡洛不久也稱他為父親。剛到那時,我喉嚨嚴重潰瘍,他來看了看說:」你一定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怎麼回事?丈夫出了什麼事?」我向他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寬慰並鼓勵我說:「你需要他,他就會回來,要留給他充分的時間。他回來后,不要責怪他。

無論怎樣,要面對現實,繼續生活。你已經獲得了力量和勇氣。你將會創造一個美好的生活。」

可敬的父親。我該深深地感謝他。他對所有人的傷痛、挫折都抱以同情。過了五六年,他去世了,我感到失去了一位知心朋友。

~~~~~~~~~~~~~~~~~~~~~~~~~~~~~~~~~~~~~~~~~~~~~~~~~~~~~~~~~~~~~

從那以後,我多少有了生活的打算,但我得做出最後的抉擇。

按約定,我和阿爾奇見了面。他萎靡不振,一臉病容。我們東拉西扯,談著熟人的情況。接著我問他目前心情如何;是否打定主意不再回到我和羅莎琳德的身邊。我又談到他清楚羅莎琳德是多麼愛他,他不在身邊時她是多麼惶惶不安。

一次,她用那孩子般的令人傷心的真誠對我說:「我知道爸爸喜歡我,愛和我在一起。他就是不喜歡你。」

「這表明,」我說,「她需要你。你難道無動於衷嗎?」他說:「恐怕辦不到。我只渴望一件事。我發瘋地希望幸福,而只有和南希結婚,才能幸福。她剛用了十個月做了一次環球旅行,她家裡人希望這樣能使她回心轉意,但是沒成功。和她結婚是我惟一希望或能辦到的事。」

這事終於有了結局。我寫信通知了我的律師並去見他。

一切準備就緒。再沒什麼可以憂慮的了,剩下就是自己打算了。羅莎琳德在上學,而且有卡洛和寵基常去看她。我打算去熱帶地區走走,去西印度群島和牙買加。我到庫克斯客運公司預訂了票,一切都安排妥當。

命運又一次作出了安排。出發的前兩天,我隨朋友在倫敦外出吃飯。我同他們並不熟悉,有一對年輕夫婦,一位被稱做豪中校的海軍軍官和他的妻子。吃飯時我挨著中校坐著,他對我談起了巴格達。他一直在波斯灣駐防,前不久才從那兒回國。飯後,他妻子走過來坐在我身邊一起閑聊。她說,人們總是說巴格達是個可怕的城市,但她和她丈夫卻迷上這座城市。他倆講述了它的概況,使我對它愈發感興趣。

我說去那得坐船吧。

「可以坐火車——乘東方快車。」

「東方快車?」

我一輩子都想坐坐東方快車。去法國、西班牙、義大利旅行時,東方快車經常停在加來車站。我多想登上它。東方快車——米蘭,貝爾格萊德,伊斯坦布爾……我動心了。豪中校給我寫下了在巴格達該去的遊覽點。

「在阿爾韋亞和梅姆一薩希伯斯等不要耽擱太久。去摩蘇爾、巴土拉轉轉,還一定要去烏爾參觀。」

「烏爾?」我說。我才在《倫敦新聞畫報》上看到倫納德·伍利在烏爾作出了奇迹般的發現。我雖然對考古一無所知,但一直對此多少有些興趣。

第二天一早,我趕到庫克斯客運公司,退掉了去西印度群島的票,預訂了東方快車的坐位,路線是到伊斯坦布爾,再到大馬土革。自大馬士革穿過沙漠到巴格達。我激動異常。辦理簽證和打點行裝需四五天時間,隨後就可以出發了。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