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ESCO's Blog – February 2017 Archive (3)

(捷克)恰佩克:荒島上的野人少女

這是一個悲傷卻很溫暖的故事,至少我這麽認為。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鐸姆,魯日·德·範瑞亞,生活在裏斯本,有一份體面的工作,但在他的內心卻渴望著伊比利亞半島以外的世界。就像所有的冒險家一樣,不顧一切似乎是一種本能。於是,他變賣家產,乘坐一艘輪船出海:巴勒莫、君士坦丁堡、埃及……那些眾多非凡而又簡直不可思議的地方和事物,讓鐸姆感到似乎已全然忘記了過去的生活。



既然是故事,就會有轉折,於是一場海難登場——風暴加觸礁。如同諸多類似的二流小說和三流電視劇,我們的主角是唯一生還的人,被幾塊浮木帶到一個遙遠而不知名的小島。…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9, 2017 at 5:00pm — No Comments

(美)愛倫·坡:橢圓形畫像

我身受重傷,貼身男仆為了不讓我在露天過夜,冒險闖進了那座城堡。那是亞平寧半島眾多城堡中的一座。那些城堡都已年代久遠,混合著陰郁和莊嚴的氣息。與拉德克利夫夫人想像中的城堡相比,真的一點都不遜色。從一切跡象看來,城堡的主人是不久前臨時離開的。我們在一套最小也最不奢華的房間安頓了下來。這套房間位於城堡的偏僻塔樓裏。屋內裝飾繁多,但破爛而陳舊。墻上掛著壁毯、許許多多式樣各異的徽章戰利品,還有裝在圖案精美的金色畫框裏的現代畫,畫作多得數不勝數,而且都充滿靈性。不僅主要的幾面墻上掛得到處都是,連城堡這一奇異建築所特有的凹陷的隱蔽墻面,也沒放過。也許因為本來就有精神狂亂癥,我對這些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我讓佩德魯拉上了陰沈的百葉窗——因為天色已晚,點亮我床頭高架燭台上的蠟燭,並把床邊帶流蘇的黑絲絨帷幔徹底拉開。我希望做好這一切之後,即便我不能入睡,至少可以不時擡眼看看墻上的畫作,讀一讀在枕邊找到的一本評述這些作品的小冊子。…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8, 2017 at 8:19am — No Comments

卡夫卡:愛的險境

我愛一個姑娘,她也愛我,但我不得不離開她。

為什麽呢?

我不知道。情況是這樣的,好像她被一群全副武裝的人圍著,他們的矛尖是向外的。無論何時,只要我想要靠近,我就會撞在矛尖上,受了傷,不得不退回。我受了很多罪。

這姑娘對此沒有罪責嗎?

我相信是沒有的,或不如說,我知道她是沒有的。前面這個比喻並不完全,我也是被全副武裝的人包圍著的,而他們的矛尖是向內的,也就是說是對著我的。當我想要沖到那姑娘那裏時,我首先會撞在我的武士們的矛尖上。在這就已是寸步難行。也許我永遠到不了姑娘身邊的武士那兒,即使我能夠到達,將已是渾身是血,失去了知覺。…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5, 2017 at 2:5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