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May 2016 Archive (7)

梁宗岱·新詩底十字路口

雖然新詩運動距離最後成功還很遠,在這短短的十幾年間已經有了驚人的發展 卻是不容掩沒的事實。如果我們平心靜氣地回顧與反省,如果我們不為"新詩"兩字 底表面意義所迷惑,我們將發見現在詩壇一般作品--以及這些作品所代表的理論(意 識的或非意識的)所隱含的趨勢--不獨和初期作品底主張分道揚鑣,簡直剛剛相背而 馳:我們底新詩,在這短短的期間,已經和傳說中的流螢般認不出它腐草底前身了。

這並非對於提倡新詩者的話病或調侃;因為這只是一切過渡時期底自然的現象 和必經的歷程。和一切歷史上的文藝運動一樣,我們新詩底提倡者把這運動看作一 種革命,就是說,一種玉石俱焚的破壞,一種解體。所以新詩底發動和當時底理論 或口號,--所謂"建設明瞭的通俗的社會文學,"所謂"有什麼話說什麼話",--不僅 是反舊詩的,簡直是反詩的;不僅是對於舊詩和舊詩體底流弊之洗刷和革除,簡直 把一切純粹永久的詩底真元全盤誤解與抹煞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30, 2016 at 9:39am — No Comments

梁宗岱·論詩

志摩:

今晨匆匆草了一封信,已付郵了。午餐時把《詩刊》細讀,覺得前信所說"《詩 刊》作者心靈生活太不豐富"一語還太籠統。現在再申說幾句。

我以為詩底欣賞可以分作幾個階段。一首好的待最低限度要令我們感到作者底 匠心,令我們驚佩他底藝術手腕。再上去便要令我們感到這首詩有存在底必要,是 有需要而作的,無論是外界底壓迫或激發,或是內心生活底成熟與充溢,換句話說, 就是令我們感到它底生命。再上去便是令我們感到它底生命而忘記了--我們可以說 埋沒了--作者底匠心。如果拿花作比,第一種可以說是紙花;第二種是瓶花,是從 作者心靈底樹上折下來的;第三種卻是一株元氣渾全的生花,所謂"出水芙蓉",我 們只看見它底枝葉在風中招展,它底顏色在太陽中輝耀,而看不出栽者底心機與手…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25, 2016 at 12:19pm — No Comments

駱以軍《西夏旅館》別冊《經驗匱乏者筆記》

搜尋駱以軍的七個關鍵詞

【學徒】

說到關於手工藝學徒這事,小說家最為人傳稱的是大學時代,避居陋室抄寫經典小說,一字一句一行地抄寫,一本一本地抄寫。那是不同於閱讀所認知的小說,需靠強大的耐心與毅力才能完成。是把小說當成宗教般的信仰嗎?駱以軍說自己不是天才型的小說家,所有他身上的技藝,全是辛苦一步一步自我磨煉而來,心中完全不存在一絲僥幸的想法。

小說家說了一個“學徒”的故事。…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22, 2016 at 9:35pm — No Comments

梁宗岱·學術爭辯與文化精品

楊建民·文



著名翻譯家、詩人梁宗岱教授是個十分愛爭辯的人,不過他爭辯的多是學術問 題。

梁宗岱可謂少年得意。在上中學期間,他的詩文已登在著名的《東方雜誌》、 《學生雜誌》和《小說月報》上了;16歲時便博得「南國詩人」稱譽。17歲時被鄭振鐸、茅盾邀請加入「文學研究會」;在遊學歐洲期間,以法文在著名的《歐羅巴》、 《歐洲評論》等雜誌上發表詩作,又將王維、陶淵明等的詩歌譯出發表,得到羅曼 ·羅蘭的非常欣賞;他同時與法國現代派大詩人保羅·瓦雷里有密切交往,他譯成的法文本《陶潛詩選》還由這位大師親自序言,並給予高度評價。28歲回國,即擔任北京大學法文系教授兼系主任。以後陸續在南開、復旦、中山大學等著名高校任 教,教學著譯,終生不渝。…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20, 2016 at 9:30pm — No Comments

梁宗岱·想起了梁宗岱先生

甘少蘇·文



一顆沙裡看出一個世界

一朵野花裡一座天堂

把無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永恆在一剎那裡收藏



梁宗岱譯勃萊克:天真的預示



詩人彭燕郊教授送我一冊他作序的小書:《宗岱和我》。這是梁宗岱先生的夫…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19, 2016 at 9:41am — No Comments

駱以軍《西夏旅館》Room40.圖尼克造字

(西夏旅館)圖尼克造字:不存在的字07

這次,他在紙上亂糟糟地畫了堆細線條如發絲的草圖,第一瞬間我心裏想:這不是個「蒸」字嗎?仔細瞧才發現不是。構圖的上方是一排雜草,他說那是秋天河灘邊的芒草,可惜原子筆不能著色,那是一整片發亮的枯黃,像透視某些老人雪白美麗的華發下,嬰兒般淡粉紅色的頭皮,下面畫了兩個臥姿的小人兒,他說那是兩具男孩的屍體。最下方他畫了一條河流。水紋、流動的線條(就是此處讓我確定他在畫圖而非寫字,「蒸」字下面的四點不是個「火」字嗎?但他畫的是橫向的水波弧線)。…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17, 2016 at 10:34am — No Comments

駱以軍《西夏旅館》Room26.騙術之城

關於好水川之戰,我們在《宋西事案》裏讀到的戰爭場面簡直像黑澤明的《亂》或是梅爾吉勃遜的《英雄本色》。大戰揭序之前,烽煙四起,廷奏在京城和邊關間快馬來回。陜西經略安撫使韓琦主戰,副安撫史範仲淹曰不可。兩人有一番該出戰或該緩征的精采辯論,但這不是此處重點。總之,宋皇帝決定一戰,「自畿甸近都,配市驢乘軍需入關,道路壅塞,曉夜不絕」。配備了現代化武裝的宋騎兵調集數萬(據說宋軍研發一種由江南造紙司制造的「紙甲」,比鐵鎧堅韌難用槍尖戳入。且在韓範新式軍事訓練整頓之下,弓箭手、騎兵槍手、鐵鞭、鐵簡、棍、雙劍、大斧、連枷……俱經過現代軍隊之分工與陣式操練),與「種落散居,衣食自給,忽爾點集,並攻一路」,所以實在弄不清楚確實數目的黨項羌兵,為即將上演的沙漠曠野大戰各自聚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8, 2016 at 7:0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