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求韵意识、韵态度。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36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August 29, 2021 at 5:33pm

安培淂·婆羅叢林中的人與地
這是在世界第三大島婆羅洲島的叢林中
所孕育出來的世界最巨大花朵──大花草
婆羅洲乃由馬來西亞、印尼、汶萊三個不同國家統治
有著紛呈多樣的歷史、文化和生態系統
然而經過長期的林木濫伐和資源開採
叢林未來是否還能保有獨具一格的迷人風采?

                                                                        撰文‧攝影/安培淂(經典雜誌資深撰述) 


我發覺在我的本地朋友當中,有許多人並不知道婆羅洲在哪裏。但婆羅洲其實是全球第三大的島嶼,目前仍是地球上重要的氧氣庫,因為婆羅洲擁有世界其中一處最大的雨林。在偏袒的政策支持下,伐木公司不斷輕率地砍伐森林,地球的一片肺葉不幸正在逐日萎縮中。

婆羅洲分屬於三個國家,這三個國家擁有基本上共通的文化和習俗。在穿越不同區域時,有時我發現每區之間的差異似乎非常微小,這是因為各地方的人都說著相同的語言,擁有共通的文化根源。

印尼控有婆羅洲的最大部分,也就是南部的加里曼丹;婆羅洲北部兩個半自治州沙勞越和沙巴則屬於馬來西亞領土。汶萊夾在沙勞越與沙巴之間,只占據北部海岸的一小部分。儘管如此,由於蘊藏石油與天然氣,汶萊名列亞洲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婆羅洲這三個區域雖有共通的根源以及類似的地理條件,然而彼此間的歧異仍相當大。

走遍婆羅洲是一大挑戰,因為各地之間相隔遙遠。如果小小的汶萊所擁有的是一流的道路,那麼加里曼丹上游地區根本沒有道路可言;而在沙勞越,泥面的伐木道路有時是唯一的選擇。在偏遠地區,河流往往是主要交通動脈,然而在乾季時,河水變得太淺,搭飛機或步行因此成為唯一可行的替代方式。

在這片壯麗的土地上,我想觀察婆羅洲一千二百萬居民如何生活,還有,他們的生活如何與這個獨特的環境應和。我的旅程以沙巴作為起點,在沙巴我攀登了東南亞最高峰京那巴魯山。接著前往沙勞越,少數族群在這裏掙扎求生存,快速變化的世界已容不下他們原有的生活方式。這些內陸與高地的居民自古以來便屬於森林,如今森林逐漸消失,資源開發不斷奪走他們賴以為生的土地。

我由沙勞越轉往汶萊,漫步在金碧輝煌的圓頂清真寺之間。汶萊儘管現代化,但仍保有古老的傳統,其中一項是好客。在加里曼丹,我發現煤礦開採事實上正在刨盡地面上的一切動、植物群。那裏的森林幾乎被砍伐殆盡;除了伐木活動,火災也是破壞大面積原始叢林的兇手。

我與當地人討論這一切,他們是土地的真正主人,但卻也是無力影響決定的人。我看見悲哀的一面,然而同時也感覺到事情有轉機。幸好,批評資源開發政策不當的聲音,近年來開始影響婆羅洲居民以及某些統治階層的想法。

因此島上部分特殊生態區已經實施保育計畫。國家公園以及伐木者鏈鋸尚未進入的某些地區,現在多少受到更好的保護。光是如此仍嫌不足,如果無法完全杜絕砍伐,以目前這種速度,森林轉眼之間就會消失。(收藏自 《經典雜誌》)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August 28, 2021 at 12:01am


濱雪海域:每個人都有一份體驗

關於濱雪海域鄉鎮的體驗叙事,一位文友透露,1970年代中,她在適耕莊教書兩年,小雨後的傍晚時分,常在遼闊的稻田上空看到180度半圓的雙彩虹。原來我們不覺得出奇的景觀在他人眼中卻是難得的景緻,真個身在美景不知惜眼福。(近年來該地迅速發展,應該不易見到了。)

真的很希望下一回在濱雪能看見她所說的雙彩虹。雙彩虹對我有特別的意義,我從柔佛老家捧著母親骨灰甕到士毛月靜安林安放時,那個傍晚雨後遠遠的天際就有雙彩虹......

1990年代杪到適耕莊,夜裏看見稻田遠處濒海處一輪大圓月幾乎接觸到海水。一般銀幕的月亮佈景都沒它大和亮。

說濱海體驗,带上一筆。沙巴邦國最北鄉古達,也是馬來西亞最北鄉,有位海南籍貫的酒店業者 孫家謙甲必丹,今年收到海南島鄉親來訊:紀念春節家中團圓飯,要添菜,添一道 南洋美食,需要孫家謙給他找佐料,同時用視頻微信他們怎樣炸這道美食,再問清楚,原來是炸香蕉。這群鄉親之前到過古達省親,吃了沙巴的炸香蕉後念念不忘。可是,一直也很困擾:海南島也有香蕉啊,用面粉油炸後,怎麼就是軟趴趴,一點也不像沙巴的香脆好吃。後來搞懂了,是佐料不一樣、用油不一樣的關系。炸香蕉在馬來西亞其實擁有”美食文化遺產“的地位,只是我們都覺得太尋常了。有時候走下一條街,有三間店就有三檔炸小吃。太普通了。可是,對遊客來說,真難忘啊。

這些地方創生纪事,一路都讓人想像,絲路文青怎樣走在一起,来到有一定人氣的創業根據地,有一定流量的互聯網平臺,接軌微信、臉書等有效社群媒體,後面是“一帶一路”的熱血會賢達與企業,還有富有經驗的各年齡層社會企業推手,都到場了,準備好了文青所需要的資源,在眼下最受寵愛的一帶一路夥伴的,文萊與菲律賓鄰居供貨區:沙巴—砂拉越國邦就等待大家的參與。

趁冠毒讓很多計劃都煞车而需要重新思考,這些年的概念路徑碎片,可以收拾組織一下,以便再出發:

絲綢之路文化基金專頁

愛墾納達故事城臉書

文化旅遊臉書

懷舊情懐臉書

跨界·絲路:文創青年關懷濱雪一帶一路

濱雪鄉鎮畫家陳幹逸

雪州瓜雪而欖鬍鬚港海鮮

臺灣木業文創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August 27, 2021 at 8:37pm


馬来西亚華人虚擬文化街

2017
415日,我在臉書發了一個有關“馬來西亞華人虛擬文化街”帖子:

大家說,馬來西亞四分之一的人口是華族,可是,我們沒有一間華人博物館。千辛萬苦,總算找到了這條百年老街,不僅可以有族群的綜合歷史博物館,各行各業,各商各號,各鄉各鎮,各館各會......,光輝歲月,偉大傳統,可誦事蹟都有了一方天地。

這話是說得早了些,因爲在第二年三月,華總便把籌備多年的實體華人博物館辦成了。我們團隊當時還特地拜會了發起人丹斯里吳徳芳,聆聽他寳貴的展望與經驗。

帖子發出後,
登嘉樓(2017年)全國華人文化節顧問荘發明回應說:“我記得砂拉越詩巫有間文化館,至於博物館好期待哦。我最近向登嘉樓大會堂建議,向政府申請唐人街申請一片地建文化館,其實登州擁有很多天然的景色但少了一些文化的靈魂。”

另一位網友補充,根據一位在登嘉樓巳80歲的長者說,華族落腳登州至少巳有215年了,這位老者收藏了許多珍貴的前人在登州的文物與資料。


文化街計劃包括美術館,以展出藝術家的心血。


2008年為商團策劃過在光華獨中辦的“肉骨茶嘉年華”,並啟發了一些肉骨茶店成功走上連鎖店生意,臺灣多家大學曾邀我到寶島講學,分享相關經驗,並上電臺清談節目。從最北的宜蘭到南部的恆春,發現肉骨茶是挺受關注的大馬美食。在各大學教授陪同下,我也實地考察過他們輔導過的一些文創鄉鎮,獲益不淺。

經營地方磁吸力(1)老地區 新經濟 


2000
年前後幾年,我擔任雪州政府投資委員會諮詢委員,也擔任過商團的黃金海岸委員會主任,曾積極為巴生發展大藍圖的旅遊項目,做過不少實地調查與建議,到過巴生五條港與吉膽島等處與居民談民宿等建議。可能是走得太早,大家接受不了也就不了了之。現在受到韓國、臺灣的影響,欣喜的是大家比較有概念了,自動投入地方創生。


2009年,創立愛墾網之初,我設想一個在巴生城南左岸經營文創活動的生態,眼看現在越來越多人關心原是文化城的巴生的文化遺產,覺得很多事情真的需要時間醞釀。

延續閱讀 《文創技能係列 71》 YOUTUBE 華商》


大家發現這幾年越來越多人像一些在地團隊那樣,開始關心自己居住的地方,並很努力在做地方經營與行銷。這樣的熱忱發揮了它的正能量。接下來的挑戰是,怎樣把這種努力的體驗整理、結構成大家可以參考、可以學習的知識系統。“虛擬文化街”就是設法打造一個平臺,讓大家更方便、更完整地親近地方經營的專業學習。


幾經多時構思與籌備,這項構思實體版在201910月以“海絲館”之名,在沙巴亞庇市郊的打里卜鄉鎮落實,於馬中與南海東盟東部成長區數鄰國百餘位貴賓見證下正式落實,並獲得中國駐亞庇總領事館代總領事章禾閣下蒞臨主持開幕。

延續閱讀 》沙巴海絲故事館

海絲故事館裏,除了展示著各種珍貴歷史照片,也有沙巴州原住民的傳統手工藝品,見證著本地華人與原住民之間的緊密聯繫和歷久不衰的友情。

我在會上介紹時表示,館內收藏各種書法、文物、紀念品、舊時海絲路發展史等,使參觀者了解在1913年中國客家紫金人從沙巴州古達上岸後,開始在舊時婆羅洲生活的足跡,與原住民建立起非常好的 友情。海絲路不僅教育中華民族,也教育當地土著,顯示出中華民族的偉大胸襟。

沙巴如今擁有更高推廣中華文化的地位,而海絲會也將持續推動東盟經濟成長區經貿發展,並計劃以海絲故事館為出發點,推動本區域經貿等各領域來往。以故事館成為基地,將來希望促進不同媒介與材料合作,成為經濟生產文化產物的合作中心,讓本區域有心人一起合作,未來將海絲路發展推向另一個境界。

我也特別感謝楊秋立,他認為要推動一帶一路,就必須帶到沙巴最偏遠的地區,讓人們知道一帶一路。至今,沙巴海絲路學會把一帶一路推廣遍佈沙巴各個角落,甚至已到了印尼邊界地區。

奈何一個多月後的2020初一場冠毒爆發至今,多少願景的跟進工作都耽擱了。暫時在網路上保溫與探索。期待災難早日結束。

延續閱讀 》沙巴海絲故事館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August 24, 2021 at 11:31pm


Negotiating the cultural politics and poetics of identity within the Creative Industries of South West Britain.


This project aims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place and identity as they are negotiated by the creative makers, arts institutions and governance organizations in the South West Britain. We place value on understanding the cultural practices and experiences of creative making within a regional context. To this end we are talking to a series of governance organizations, arts institutions and practitioners from across the region. This is a three year project (2007 – 2010) funded by the Arts and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

                                                                  (Stonehedge from https://www.history.com/

Background:

The project is focused on the South West. We are interested to explore the region from the points of view of both creative makers and arts governance organisation. We understand creative making broadly as defined by the DCMS thirteen areas of creativity and we foresee that as the project progresses we will narrow down the number of industries that we focus on. Through our discussions with creative makers, arts governance organisations and institutions across the region we aim to consider the following points:


The interaction of these three groups across the region.

The conceptualization and imagination of the region and its identities.

To trace biographies of creative making and makers in South West.


We are especially interested in investigating:


The effect of the changing territorial boundaries of the South West and the region’s diversity.

The different strategies that the Governance organisations use to think through the region (e.g. language, terminology etc.) and their effects on creative maker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reative practice and a sense of the ‘South- West’.

The art historical heritage of the region.

The problems of territorially-bounding the creative industries within the South West. (Source: http://geography.exeter.ac.uk)

延續閱讀 》Networks of Design http://geography.exeter.ac.uk/creativeindustries/documents/networki...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15, 2021 at 6:25pm


《東京夢華錄序》

1從先人2宦遊3南北,崇寧4癸未5到京師6,卜居7於州西金梁橋8西夾道之南。漸次長立,正當9輦轂之下10。太平日久,人物繁阜11。垂髫12之童,但13習鼓舞;班白14之老,不識干戈。時節相次15,各有觀賞。燈宵月夕,雪際花時,乞巧16登高17,教池遊苑18。舉目則青樓畫閣,繡戶珠簾。雕車競駐於天街19,寶馬20爭馳於禦路21,金翠耀目,羅綺飄香。新聲22巧笑23於柳陌花衢24,按管調弦25於茶坊酒肆。八荒26爭湊27,萬國咸2829。集四海之珍奇,皆歸市易30;會寰區31之異味32,悉33在庖廚34。花光滿路,何限35春遊;簫鼓36喧空37,幾家夜宴。伎巧38則驚人耳目,侈奢則長人精神。瞻天表39則元夕40教池,拜郊41孟享42。頻觀公主下降43,皇子納妃44。修造則創建明堂45,冶鑄則立成鼎4647。觀妓籍48則府曹49衙罷50,內省宴回51;看變化52則舉子唱名53,武人換授54。僕數十年爛賞55疊遊56,莫知厭足57

一旦兵火,靖康丙午之明年58,出京南來59,避地江左60,情緒牢落61,漸入桑榆62。暗想當年,節物風流,人情和美,但成悵恨。近與親戚會面,談及曩昔63,後生往往妄生不然。僕恐浸久64,論其風俗者,失於事實,誠為可惜。謹省記編次成集,庶幾開卷得睹當時之盛。古人有夢遊華胥之國65,其樂無涯者,僕今追念,回首悵然,豈非華胥之夢覺哉?目66之曰《夢華錄》。


然以京師之浩穰67,及有未嘗經從處,得之於人,不無遺闕。倘遇鄉黨68宿德69,補綴周備,不勝幸甚70。此錄語言鄙俚,不以文飾者,蓋欲上下通曉爾,觀者幸詳焉。


紹興丁卯71歲除日72,幽蘭居士孟元老序。

延續閱讀 》《東京夢華錄序》全書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13, 2021 at 9:44pm


《東京夢華錄序》詞句註釋


1、僕:謙辭,我

2、先人:亡父,作者著文時其父已去世,事後追憶,故云。
3、宦遊:做官。
4、崇寧:宋徽宗趙佶年號(1102—1106)

5、癸未:崇寧二年(1103)

6、京師:首都。此指汴京。
7、卜居:古人用占卜選擇居所,這裏泛指擇地定居。
8、金梁橋:汴河流經城內,有橋十三座。由西水門向東數第三座為金梁橋。
9、正當:正值。當,遇到。

10、輦轂(niǎn gǔ)之下:在皇帝所乘車輪下面,指京師地區。轂,車輪中心的圓木,周圍與車輻的一端相接,可以插軸。

11、繁阜(fù):繁多。
12、垂髫(tiáo):古時兒童不束髮,頭髮下垂,借指兒童或童年時期。髫:兒童垂下的頭髮。
13、但:只。
14、班白:通“斑白”。鬢髮花白。

15、相次:相繼,一個接一個。

16、乞巧:舊時風俗,相傳農曆七月七日夜天上牛郎織女相會,婦女於當晚穿針,稱為乞巧。
17、登高:指重九(農九月九日)登高的風俗。
18、教池遊苑(yuàn):指金明池、瓊林苑的春季遊賞活動。
19、天街:京城中皇帝巡行的街道,也稱“禦街”。

20、寶馬:珠寶裝飾之馬。

21、禦路:皇帝巡行的道路。
22、新聲:新作的樂曲。
23、巧笑:美好的笑容。
24、柳陌花衢(qú):指妓院聚集之所,同“花街柳巷”。

25、按管調(diào)弦:指演奏各種音樂。按管,吹奏管樂。調弦,彈奏弦樂。

26、八荒:八方荒遠的地方。
27、湊:會合。
28、咸:全部,都。
29、通:到達。

30、市易:買賣交易。

31、寰(huán)區:猶天下,指國家全境。
32、異味:異常的美味。
33、悉:全,都。
34、庖(páo)廚:廚房,這裏指當時的飲食行業。

35、豈止,不僅僅。表示不確定。

36、簫鼓:這裏代指音樂聲。
37、喧空:聲音響徹云霄。
38、伎(jì)巧:即技巧。
39、天表:皇帝的容貌。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13, 2021 at 9:27pm


40、元夕:農曆正月十五夜晚,即元宵。

41、拜郊:到郊外祭壇祭拜天地。
42、孟享:指初次祭祀。
43、公主下降:即公主“屈尊”下嫁。下降,結婚。
44、皇子納妃:指皇子娶妻妾。

45、明堂:古代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朝會、祭祀、慶賞等大典均在此舉行。這裏指當時的大慶殿。

46、鼎(dǐng):三足的金屬容器。
47、鼐(nài):大鼎。
48、妓籍:指在籍的歌舞女藝伎。
49、府曹:指各不同官府衙門。

50、衙(yá)罷:辦公完畢。

51、內省宴回:宮中或尚書省宴散而回。
52、變化:指地位、身份的改變。
53、舉子唱名:舉子中進士殿試後,皇帝呼名召見登第進士。
54、換授:改授官職。

55、爛賞:欣賞得爛熟。

56、疊(dié)遊:多次遊玩。
57、厭足:滿足。
58、靖(jìng)康丙午之明年:即靖康丁未年(1127)。靖康,宋欽宗趙桓的年號(1126—1127)
59、出京南來:離開汴京向南方逃來。

60、江左:古人敘地理以東為左,江左即長江下遊以東地區,在今江蘇省一帶。

61、牢落:孤寂,無所寄托。
62、漸入桑榆(sāng yú):指漸至晚年。桑榆,《太平禦覽》三引《淮南子》:“日西垂景在樹端,謂之桑榆。”以桑榆喻日暮,又以喻晚年。
63、曩(nǎng)昔:過去,從前
64、浸久:漸久。
65、夢遊華胥(xū)之國:《列子·黃帝》篇載,黃帝“晝寢而夢,遊於華胥之國。其國無帥長,自然而已;其民無嗜欲,自然而已。黃帝既寤,怡然自得”。後稱追念往事為“夢華”。

66、目:稱。

67、浩穰(ráng):寬廣繁華。《漢書·張敞傳》:“京兆典京師,長安中浩穰,於三輔尤為劇。”
68、鄉黨:鄉、黨均為古代基層行政單位。此猶言鄉里。
69、宿德:年高有德者。
70、不勝幸甚:榮幸之極。幸,希望。

71、紹(shào)興丁卯:即紹興十七年(1147)。紹興,宋高宗趙構年號(1131—1162年)

72、除日:農曆十二月最後一日。 [9-10]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12, 2021 at 4:53pm

《東京夢華錄序》白話譯文

我跟隨做官的先父往來南北,徽宗崇寧二年來到東京開封府,居住在金梁橋西夾道的南面,我逐漸長大成人,因為正好居住在京城裏天子腳下,太平日子很長久,人口眾多,繁華富庶。年幼的兒童,只知道學習歌舞;頭髮斑白的老人,不知道戰爭的滋味。一年四季時令節日依次而至,各自有不同的觀賞遊玩之處:正月十五日的上元節和八月十五日的中秋節,下雪之際和開花之時,七月初七日的乞巧和九月初九日的登高飲酒,在金明池觀看水軍操練,以及在禦花園遊玩賞花。舉目望去是用青漆塗飾的雕梁畫棟及豪華精致的亭臺樓閣,雕飾華美的門戶懸掛著珠簾。裝飾精致的馬車競相停放在京城的街道中,飾以珠寶的駿馬爭先恐後地奔馳在寬敞平直的道路上。黃金珠翠耀眼,輕羅薄綺飄香。新奇美妙的音樂伴隨著歡笑在柳巷花街上飄揚,吹拉彈唱之聲在茶坊酒館中迥蕩。八方荒遠之地爭相前來進貢,天下萬國都能通達。匯集四海的珍奇之物,都歸於市易務交易;會聚天下的奇異食物,全部在京城的廚房中。奇花異景遍布道路,不必僅限於春遊才能看到;簫鼓之成在空氣中喧鬧,多少家徹夜歡顏。伎藝的精美奇巧使人驚訝萬分,繁華奢侈的景象讓人精神振奮。瞻仰天子的儀容,可在上元節之夜皇帝登樓觀燈之時、皇帝親臨金明池檢閱水軍操練之際;或郊外祭祀天地、每年四孟的宗廟祭禮,這都是見到天子的好時機。經常能看到公主下嫁、皇子納妃的熱鬧場面。修造宮室之精妙可以看朝廷創建的明堂,冶金鑄鐵之快捷如鼎鼐這樣的器具可以立刻鑄就。觀賞登入樂籍的女妓可在辦完衙門公事之後,或在參加皇宮宴會回來之時。注意朝廷變化可以觀察皇帝召見登第進士之時,或在武將的替換和任命之際。我住在京城幾十年,經常觀賞遊玩,從來沒有厭煩滿足的時候。

一日金兵進犯我國,戰爭爆發,我在靖康丙午的第二年,離開京城南下,逃避戰火來到江南。心情孤寂無聊,漸入垂老之年。我默默回憶當年情景,京城裏各個季節的風物景色風流倜儻,民間風俗和悅美好,一切都已成為惆悵遺恨。近來我和親戚朋友會面,談及過去的往事,那些年輕人往往隨意輕忽、不以為然。我擔心時間久遠後,談論東京風俗的人,會遺失當時的真實情況,那就太可惜了。我謹根據回憶記錄下這些內容並編輯成書,大概可以使人打開這本書就能了解當時東京的繁華盛景。古人有夢遊華胥之國而樂趣無限的傳說,如今我追憶當年的情景,回首時悵然若失,豈不是從華胥之夢中醒來了嗎。因此我把這本書命名為《東京夢華錄》。

然而以京城的浩大興盛,以及有我未經歷過的事或沒有到過的地方是從別人那裏聽來的,所以這本書難免有所遺漏和闕失。如果鄉裏有見識者能夠加以補充修訂,使這本書更加完備周到,則我將感到不勝幸運之至。這本書的語言文字粗淺通俗,我之所以不加以文字修飾,是想讓上上下下的人都能讀懂這本書,通曉其中的內容,希望讀者能理解我的這番用意。

紹興丁卯歲除夕日,幽蘭居士孟元老序。


創作背景


宋欽宗靖康二年(1127),北方遊牧民族的鐵騎長驅中原,直搗汴京(今河南開封),擄掠徽、欽二帝及太妃、太子、宗室三千人,輦轂繁華、壯麗輝煌的宋都頃刻問煙消云滅,宗廟毀廢,北宋宣告滅亡。大批臣民逃命南方,顛沛流離的生活使他們的心幕上時時閃動著汴梁的富華景象,依依不盡地頻頻回首那饜足人心的生活。孟元老懷著對往昔的無限眷念和對現實的無限傷感,撰寫了《東京夢華錄》,此文是冠於書首的序文。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9, 2021 at 8:52pm


文學賞析

序文一開始對書名“夢華”的解釋,采用先揚後抑的手法。“古人有夢遊華胥之國,其樂無涯者”,是用揚筆,隨後猛然一抑:“仆今追念,回首悵然,豈非華胥之夢覺哉”,形成文勢和情緒之波瀾。


他的心靈浸染著悲淒的色調,幾乎是一步三回首、感慨系之地追思那往昔霓虹式的夢影。這種夢影隨著時光的流逝、歲月的沖洗,已開始淡化成粉紅色了。序文中寫到這種令人痛心的情形:“近與親戚會面,談及囊昔,後生往往妄生不然。” 後代已經逐漸失去了這種回憶。作者擔必,隨著歲月更疊,往事如煙飄散,“論其風俗者,失於事實,誠為可惜”,於是,“謹省記編次成集,庶幾開卷得睹當時之盛”。

這是對《東京夢華錄》寫作緣起的說明,表面上屬於弁言序文的一般通例,是備忘錄,發揮一種認識效應,但實質上有著作者的深衷曲意。可以說,《東京夢華錄》是“為了忘卻的紀念”,為“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的亡國滅都之痛,唱出了一曲淒婉的挽歌。


“序”的文體特點,規定了對全書內容的概括性特征;序文作若的寫作目的和心態 ,規定了序文的感傷主義情緒性特征。它不是巨室大戶的炫富,而是破落戶對往日錦衣玉食酸淚汪然的回憶。


上述兩種特征也具體規定了全文對襯型的結構框架,以靖康之難劃出前後兩種截然不同的境域,在文中以“一旦兵火”為語言標記,前面文詞艷麗,後面筆緒沈抑,對襯型的結構框架逼發出作者黯然神頹的感傷主義情懷。對比越強烈、越尖銳,黍離麥秀之思就越鮮明、越深刻。


一開始交代“僕從先人宦遊南北,崇寧癸未到京師,卜居於州西梁橋西夾道之南”,“宦遊”後“卜居”是一種選擇,選擇京師是因其地繁華所致。時間和卜居地點交代得如此清楚明白,是為了說明《東京夢華錄》及其序文是以作者的親見親聞為基礎的,增添了描述的可靠性和真實感。

“漸次長立”,雖說的是逐漸大了的年齡,但應與“太平日久”的時代相聯系起來看,說明北宋經歷了一段相當長時間的穩定繁榮期。從“正當輦轂之下”開始,文章就進入詞富競彩的描述字。“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譬之童,但習鼓舞;斑白之老,不識干戈”。“垂髻”和“斑白”對舉,“鼓舞”與“干戈”互文,分別從兩類層次的人物上說明,以“斑白之老,不識干戈”,說明承平日久;“垂髻之童,但習鼓舞”又暗含著“不識干戈”,這些都是穩定繁榮的具體表征。


前述序文具有概括性特征,作者把全書的具體內容濃縮在序文之中。因此,序文的所有描述文字都經過了高度提煉,而提煉方式表現在語言形式上,不用散化,而用駢體,基本上一個語言單位就表示出一種景象,並不具有一定的外在邏輯聯系,如同七寶流蘇,駁雜紛呈,統一於對汴梁勝景的描述,是全方位的光束投射,集合在一個光點上。“時節相次,各有觀賞”,總述一筆。“燈宵月夕,雪際花時”是泛指;“乞巧登高,教池遊苑”是特指。

然後,以凝煉而蘸滿色彩的文詞,描述了喧聞而紛紛的景象。用“舉目”統領下文,“樓”、“閣”、“戶”、“簾”都是實在性物象,但作者以“青”、“畫”、“繡”、“珠”加以修飾,增添了感官印象性和色彩感。作者用“天街”、“禦路”、“柳陌”、“花衙” 、“茶坊”、“酒肆”,涵括了當時汴梁城的所有領域,繁聲競響,光影滿目,既有圖景描述,如“競駐於天街”、“爭馳於禦路”,又有色彩點綴,如“金翠耀目”,且有聲響渲染:“新聲巧笑”、“按管調弦”。


然後,作者把筆墨推宕開去:“八荒爭湊,萬國咸通”,轉入美食享用的描述:“集四海之珍奇,皆歸市易;會環區之異味,悉在庖廚。”不僅有美食果腹,而且身居京師,眼福匪淺。上而至於親睹龍顏,下而至於“觀妓籍則府曹衙署,內省宴回”,並能“看變化則舉子唱名,武人換授”。


所有這些描述,頗有點漢代大賦遺風,從九重之尊至勾欄瓦肆,盡行羅織;社會各領域,一齊展現,似為北宋汴京的百科全書,又似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只是一者是語言事實,一者以線條為媒介而已。作者鋪張揚厲,河傾海溢,種種物象進跳在筆觸之間,奔赴紙面,鋪排在一軸碩大的平面畫卷上。意象紛紜,又帶有焰花發射的特征。衣食住行皆有,聲色視聽兼備,濃艷斑斕,堂而皇哉,視覺上令人飽饜,聽覺上使人浮靡,猶不足以盡感官之滿足。這是一種社會占有欲的統治心理反映。所以,作者一筆加以總括:“僕數十年爛賞疊遊,莫知厭足。”

它雖有漢賦風味,但無漢賦的臃腫和堆垛,物象的概括尚較簡潔,語言的結構更見靈巧,以四字結構為主,又間以對襯性長句的調劑。不全用駢儷,首尾均出之一般散句。同時,它不是物象的橫堆豎碼,現象的濫擷亂取,而是字縫之間潛伏著濃重的情緒失落感。因此,筆鋒一轉,意象陡變,情緒暴落,“出京南來避地江左,情緒牢落,漸入桑榆”。“桑榆”與前文“漸次長立”對應。


處於淒寒環境、垂暮老境、牢落心境中,更易萌發思舊之念,便油然“暗想當年”。今昔的巨大反差,越回憶,則越會出現心理的不平衡和壓迫感,因此,對襯型的環境、心境結構便匯攏到這裏綰合起來:“節物風流,人情和美,但成悵恨”,遂成為全書最有感傷意味的筆墨。


序文對全書內容作了提綱絮領的概括,所有描述各自在書中有具體體現;它不是純然羅列現象,而是滿含著沈痛情感的回顧,佈滿了愁雲慘霧,奏出半是依戀半是挽歌的淒清曲,形成了全文概括性和情感性的結合特征。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7, 2021 at 4:22pm


《東京夢華錄》名家評論

明·胡震亨:

多記崇寧以後所見,時方以逸豫臨下,故若彩山燈火,水殿爭標,寶津男女諸戲,走馬角射,及天寧節女隊歸騎,年少爭迎,雖事隔前載,猶令人想見其盛。至如都人探春,遊娛池苑,京瓦奏技,茶酒坊肆,曉販夜市,交易瑣細,率皆依準方俗,無強藻潤,自能詳不盡雜,質不墜俚,可謂善記風土者。但大內所載殿閣樓觀,僅僅十一,無論諸宮,只如政和新宮,自延福、穆清已下,尚有四十餘殿,而艮岳於時最稱雄麗,何可略也?


明·毛晉:

宗少文好山水,愛遠遊,既因老疾,發“臥遊”之論。後來凡深居一室,馳神八遐者,輒祖其語,作《夢遊》《臥遊》以寫誌,坊間乃與《夢華》合刻,不知《臥遊》諸錄,特作汗漫遊耳,若幽蘭居士華胥一夢,直以當《麥秀》《黍離》之歌,正未可同玩。況昔人所雲木衣綈繡,土被朱紫,一時艷麗驚人風景,悉從瓦礫中描畫幻相。即令虎頭提筆,亦在阿堵間矣。庶幾與《洛陽伽藍記》並傳,元老無遺憾雲。 



作者簡介

孟元老(生卒年不詳),名鉞,號幽蘭居士,原籍不詳。他跟隨父親宦遊四方,崇寧二年(1103年)到汴京,在京城居住二十多年。靖康之亂後到江左避難,回憶汴京繁盛情景,著為《東京夢華錄》。此書生動地記錄了北宋都城汴京的都市生活、風土民情、城市建築、商業服務、勾欄瓦肆及說書、雜劇、歌舞伎藝等情景,是北宋時期乃至中國文學史上重要的筆記著作。 

《東京夢華錄》所記述的,從都城的範圍到皇宮建築,從官署的處所到城內的街坊,從飲食起居到歲時節令,從歌舞曲藝到婚喪習俗,幾乎無所不包,不僅可以了解當時的民風時尚,同時也能感受到宋代發達的經濟和繁榮的城市生活。 


創作背景

宋欽宗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北方遊牧民族的鐵騎長驅中原、直搗汴京,擄掠徽、欽二帝及太妃、太子、宗室三千人,輦轂繁華、壯麗輝煌的宋都頃刻間煙消灰滅,宗廟毀廢,北宋滅亡。大批臣民逃命南方,顛沛流離的生活使他們的心幕上時時閃動著汴梁的富華景象,依依不盡地頻頻回首那饜足人心的生活。孟元老懷著對往昔的無限眷念和對現實的無限傷感,撰《東京夢華錄》,書首冠以序文。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