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6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February 1, 2021 at 11:09pm


陳明發《群眾互動美學》

尼古拉·布里歐(Nicolas Boumaud)在討論“關係美學”時提及,社會參與式藝術創作是在“現代性”(modernity) 的背景下發展出來的;1960年代藝術的時代背景是生產型社會,創作因此針對消費主義的恐懼而作出回應;而1990年代開始則是溝通型的社會,創作因而回應對人倫關係的疑惑。凱斯特的“對話創作”(dialogical art),指的是群眾互動交流的美學發展。

這種“對話美學”,偏離“現代性”(藝術自律),而較接近社會和公共性(藝術他律),其角色處於兩個領域之間。藝術理念一面對社區即有所分歧,自律領域訴求的是普遍性,即主體達致一種美學共識與交流標準。而對話美學不求普遍或客觀的理解,而是在集體互動中建立一種局部認同。既互動交流,也建立關係。

陳明發評述:鄉鎮敘事可考慮社會參與式藝術創作,以實現關係美學與認同。創作過程則可參考這“故事收購計劃”。

(參考:嚴瑞芳《說故事的解放:社會參與式藝術壹種美學實踐》香港中文大學 2011年8月 碩士論文)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30, 2021 at 7:35pm

陳明發·一個收買故事的故事

天橋上擺放的廣告牌,是這麼寫的:收買你的故事。研究人員嚴瑞芳通過聆聽陌生人敘事的行動,設計了一項“社會參與式藝術”活動;然後,憑藉故事演譯模式,探討“言說”這懸浮的公共空間的感知情境。偶遇、口述歷史、反思,說故事的人、正直面對自己、聆聽等,是探索過程中的一些重要關鍵詞。(30.1.2021)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29, 2021 at 10:36pm


《在天橋上買賣故事》筆記

天橋上常有人收買舊物。香港研究人員嚴瑞芳得到壹個靈感:向陌生人收買故事。經過廣告與電話聯系篩選,約見了其中八位到天橋講述他們的人生故事。她向參與者先提供一個情境,再由他們提供內容,整個過程最後以三本劄記,通過參與者、我及記者的角度,以影像和文字紀錄及再現故事。(参考:嚴瑞芳《說故事的解放:社會參與式藝術一種美學實踐》香港中文大學 2011年8月 碩士論文)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29, 2021 at 10:26pm

《個人行為的藝術實踐》筆記

傳統藝術實踐,無論是內容或技藝,都是個別藝術家本人發揮的結果。以繪畫為例子,上世紀二戰後,畫家個人創作模式的純粹價値,在藝術作家克萊門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 )的評論中推向極致。畫家所完成的最終畫作,以其所表達的視覺愉悅,或視覺受挑戰而引起的感受,成為畫作整個藝術表現之所在。

進入21世紀,“社會實踐”(Social Practice)進入了藝術家的視野,創作圈出現“社會參與式藝術”觀念與取向(socially-engaged art) (或云:“介入、參與社會的公共藝術”、“社會介入式藝術”或“藝術介入社會空間”)。


根據證格蘭·凱斯特(Grant Kester)在《對話性創作:現代藝術中的社群與溝通》的說法其特點是—

(一)藝術家放棄傳統的物件製造,透過踐履性(performative),對話交流以呈現的藝術計劃;(二)藝術家是情境(context) 的提供者,而不是「內容的供應者」;(三)最後作品涉及創造性的整合、合作性的相遇和對話,超越畫廊或美術館體制的局限。(參考:嚴瑞芳《說故事的解放:社會參與式藝術壹種美學實踐》香港中文大學 2011年8月 碩士論文)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24, 2021 at 11:37am


《社會參與式藝術的創作》筆記

當代藝術作爲一種文化生產,其創作已由自律領域(autonomy)轉移他律領域(heteronomy) 進行發展。格蘭·凱斯特 (Grant Kester) 提出的對話性創作,就是在這轉型中的時代語境下,一種爲了促進不同社群對話的藝術實踐。

要了解社會參與式藝術美學的理念,個人的創作理念有必要正視藝術與社會之間的互動結構,從而把握創作過程中的“創造共同體”、“促成對話性溝通”特點。

賈克·洪席耶(Jacques Rancihe)《被解放的觀眾》中,提供一個理解「共同體」的具體解說。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說故事的人》中,則提供了有關故事的槪念。

借助他們的工具,可以了解到“說故事”可以是一種理想中介,以作爲社會參與式藝術的溝通方式,解放共同體力量。(参考:嚴瑞芳《說故事的解放:社會參與式藝術一種美學實踐》香港中文大學 2011年8月 碩士論文)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23, 2021 at 10:50pm


《說故事的解放》

說故事及聆聽的模式,能促成感知的共同體,個體當中又能夠陳述和翻譯自己的經驗,於社會介入式藝術中,是一種解放雙方的有效溝通方式。
(嚴瑞芳《說故事的解放:社會參與式藝術一種美學實踐》香港中文大學 2011年8月 碩士論文)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