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 of City: Omokgyo from above Fisheye magic hour by Romain John

亦舒:好景

粵人稱環境大佳為好景,大概源自良辰美景,故此大夥置業之際,總努力尋找一間看得見風景的屋子。

山景、湖景、市景,無敵海景。

最好就在海灘之上,象加州美拉浦海灘那種別墅,打開門,就是沙灘,但海風中含鹽,家中金屬都會發黴點,也在所不計了。

建築文摘雜誌中所有示範屋均有風景,最美那種對牢一望無際的海洋,藍天白雲一如康斯脫堡的油畫,望之心曠神怡,內心平靜。

附近全不見電線、屋頊,對家的窗戶、後園,亦聽不見人聲、車聲。

不過最好二十分鐘車程可抵市中心,這就是人的矛盾吧,等到真正打好人際關系,又希望孤獨。

屋子的地要極大,屋子本身小小,夠住即可,不喜歡田園也不要緊,花園的用途,要來與鄰居保持距離,雞犬相間,老死不相往來。

有些房子後門有路通往私人碼頭,隨時方便揚帆出海,斜坡又有電梯可載住客通往山上,靜得除卻天籟之聲,什麽都聽不到。

再進一步,就是搬到一座私人島嶼去住。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23, 2021 at 3:48pm

石黑一雄·輸家型單調的醜

像我這種人忽然躋身明星、富翁之流,還讓城里頂尖的醫師整容,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想,一切都得從我的經紀人布藍得利說起──他自己並不那麼出名,長相也不比喬治.克隆尼。他第一次提起,大概是幾年前半開玩笑的語氣;後來再提起時,卻變得一次比一次認真。簡單來說,他的意思就是,我長得醜;就是因為這樣,我出不了名。


“看看馬可斯.萊特弗得,”他說:“看看克理司.布葛斯基。或是特藍提尼。他們有誰像你聲音這麼有特色嗎?沒有。有你的柔情嗎?你的視野?甚至技巧有你一半好嗎?沒有。但是他們看起來棒極了,所以大門為他們而開。”


“那比利.傅葛呢?”我說:“他醜得可以,但也吃得開。”


“比利醜是醜,但是他性感,醜男的那種性感。你,史帝夫,你……唔,你是那種輸家型的單調的醜。醜也醜錯路線了。聽著,有沒有想過動點手腳?我的意思是,找外科的門路?”


回家後我把這些話全講給海倫聽,因為我以為她會和我一樣覺得爆笑。一開始,布藍得利的犧牲演出確實讓我們大笑一番。接著海倫走過來,攬住我並告訴我,至少對她來說,我是全宇宙最英俊的男人。然後她稍稍後退一步,安靜下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沒什麼。接著又說,或許,只是或許,布藍得利說的有理。或許我該考慮動些地方。
(石黑一雄《夜曲》)

延續閱讀 》

FISHEYE MAGIC HOUR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