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楨的詩《女巫》
這就是你留給我的路徑,

我沿着你的視線走回來,
直到進入你的眸子,
跌跪在祭壇前。

看見世間萬物在訴說
自己的故事,
完成我的身世。

你是女巫,
不斷提醒我:
少了他們,
我便不存在。

(Top Photo Appreciation: Pretty Green Eyes by BREAD AND SHUTTER)

Rating:
  • Currently 3.5/5 stars.

Views: 15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Wednesday

陳明發的詩《字流》

想開家字流公司

走神經線路給詩想送快遞

打詩經經過馬六甲去卡夫卡

沈香香薰雨的口哨到神農架

只要繳足韻律和心跳

確保一秒鐘內提交

(3.3.2019)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2, 2021 at 2:14pm


陳明發的詩《抓秘藏》


我最喜歡的遊戲是抓迷藏


小時候是一片葉子,一根竹


或任何分岔又分岔的紋路


老來是一句話,一組密碼


或任何開枝又開枝的想法


而我,始終在這裏


只有我找得到自己


(9.12.2019 臉書)


1 以後,如果在文學上要討論德勒茲藝術觀,特別是有關“莖根”、“無器官肉身” 概念,我應該引述這一首詩。


2 偶爾翻翻以前那些航海家的記錄,看看他們談有時出現、有時消失的“神秘島”、“魔鬼島”,覺得島嶼們其實早已懂得“自由行”,或“無器官身體”。


3 在纯私人的詩想裏,文字、句子都隨感知、感受而“粉身碎骨”了。
“粉身碎骨” 是我說的,受哪咤原型影響而變身的,就像那些3D動漫創作家所領悟的那樣。
德勒茲用的詞是“精神錯亂”,不過,這詞所根據的,不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式的定義。德勒茲把“精神錯亂”這詞的主權,從弗洛伊德父權領域把它“解域”了出來,成了一種生命審美、自由創生的狀態。

4 在創造力管理學領域裏,可以視之為“Divergent Thinking” (擴散思維)。
一種打散再重新組合/再造/創生的過程。所以,“無器官”讓很多人望文生義,以為是“丟失了器官”,德勒茲在很多本書裏,再三說明、闡釋以後,我最後所領悟到的(沒有定案,暫無法也恐怕無需重構),"無器官"的意思,是器官原有的機能已不再發揮原有的功用。從這個角度切進,就比較好理解,我們原有的一切理解與創作,原來可以“脫離肉身的/現實的”的桎梏,而讓個人的創造力起飛。當我們想像,有一種花開在土下的根部,那會是怎麼一回子事呢?“莖塊”、“莖根” 是德勒茲的重要概念。如果我們想象,這植物的花(因爲莖根關係)而開在三公里外,又會什麽景觀?要是眼睛抗議說:我從來沒“看過”這種花,或“我從沒在那部經典/文献里讀過”,我們就受“眼睛/器官”所限了。我們活在自由世界裏,也變得其實像是沒有自由一樣。福柯和洪席耶二子,其實都反抗詞的既有定義的霸權。那畢竟是人為了和“別人”(沙特說的地獄)交流而創造的方便。不是真相,更不是真理。詩,是純私人活動,首先就別拿自己的既有經驗自我限制。

4 今天的抓秘藏遊戲,闖進了一隻羊來。主要是因爲想到“學養”這詞。中文字多美妙?“學”習還得學得有“營”養,精神面貌不一樣;就像吃飯吃得有營“養”,就不至於臉青唇白,健康出狀況。“美”字和“養”字,都有一隻“羊”,古云“羊大為美”;而"學"有個“子”字,小時是“小子”,在成長中有所學習而懂得禮儀廉恥,就叫“君子”;是懂得“美”是怎麽回子事的大人。這中間是一個是關係到吃得有營養的問題;哎呀,不是,是“學”得有營“養”。同學們,来和羊抓秘藏吧。


5 這遊戲適合任何年齡,屬於自由聯想方法。也要兼顧解詞說字的基本功。


6 “被窩”是令人著迷的詞。“被單”者,從“單”成了“窩”,真讓人充滿想像。就像魔術師的袋子,明明是空的,卻能掏出讓人驚訝的物體。連兔子都走出來,制造不少迷人的謎。而幾許創作人,只要一躺下,閉上眼,像魔術師抖袋子那樣把被單扯上身,迷迷糊糊的,有些長久的謎居然在瞬間有了答案。最不甘心的是,只那麽一刻就睡着了。醒來,還記得仿佛有那麽一件事,但就是怎麽想也想不清晰。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