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楨的散文詩《喚醒

在城塵中薰得太久,眼睛開始模糊;神智也開始幌忽。

直到你出現,煙霧散去;你的眸子喚醒了我。

你那時向我問路。

雨後的入暮時分,天色已經黑暗,燈火卻還沒全亮起。

我問你,你想去那家“我是神的舞姿學校”嗎?

你說:“你怎麼知道?”眼睛長得更大。

我其實正在猶疑,究竟要不要去報名;現在有了很好的理由去上課了。

我們于是結伴而行,途中一時興起,在路邊攤子吃了一餐晚飯,喝了兩杯咖啡,還沒把我們想說的話說完。

你最後說,我們別去了,那學校的報名處恐怕關門了;不過,你答應我,明天一定要去報名。

你揮一揮手走了,一會兒轉過頭來說:“記得去上課噢;我發現你對藝術真的很有自己的一套,你行的!”

我發現你的眼睛真的很神,尤其是在抬高眉毛時。我呆呆的看着你。居然忘記了跟你拿電郵或手機號碼。

回家找了一個晚上的臉書也沒找着你。

第二天,我去報名上課了。卻一直沒見着你;你是不是一位天使,在我彷徨的時候來鼓舞走下去?

(Top Photo Appreciation: Eye by Данил Снег)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1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4, 2021 at 4:44pm


陳楨的散文詩《窮親戚》

國家的名字我就不說了,因為那拼音太奇怪。


你只要知道的是,我在那兒有個窮親戚。


他做人是倒霉了一點,可歌唱得好舞跳得好;最拿手的是魔術。


隨意從地上拿起一張舊報紙,順風一拋,附近某個地方就會躥出一頭貓,緊接著就是一聲巨響、煙火彌漫。


聽說,他現在的妻子原來是市長夫人,就是在一次巨響煙火後,和他雙雙從現場消失,私奔而去。


當然也有好事之徒造謠說,是市長炸死了他們,然後編造故事說他們躲起來戀愛了。


關鍵就在這裡,現在沒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裏。


要不我會去向他拜師,然後把學來的法力,把那些出身黑幫的高官身上的刺青,一夜之間全搬上他們的面孔。


叫他們無地自容,紛紛漏液逃遁。我那時便變成一隻黑貓,在高樓上從一座天臺,跳過另一座天臺,欣賞他們躲躲藏藏的狼狽樣。


讓那些習慣錦上添花的媒體人,抓破頭皮也找不到恰當的詞句來粉飾這一切。


然後,歷史學家、美術策展人、獨立電影導演,或曾被清談節目主持人侮辱的夢想家,挺身出來領導這個城市。


我會一直鼓勵他們說,別怕,把重建的責任扛起來;我將飄在這個城市的上頭給你們部署法力。


只要城裏的燈火不滅,我就不會掉落。
(14.8.2007)


(Photo Appreciation: Apostate by Julia Popova)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4, 2021 at 10:14pm


陳明發的詩《維也納》


維也納森林的冬季


每一寸銀白都適合寫詩


只是地凍天寒


一下筆墨跡散渙


國家歌劇院那一帶


男男女女打扮成莫扎特


售賣最後一分鐘的入場卷


儲錢繳付來春的學費


步履如芭蕾也有幾分疲累



我上弗洛伊德的住宅去參觀


錯過了鄰街維克多·弗蘭克的邀請


多瑙河這兩年都結冰


堤岸遊人期待今晚在夢裏滑滑雪


解剖錯過所可能帶來的千百情節

2019年1月23日 臉書

忘不了走在維也納街頭迎面而來的咖啡香與熱麵包的味道。在冰凍的天氣,那是多令人感動的芬芳。我在維也納錯過很多東西,沒去成一代心理學大師維克多·弗蘭克的故居,是最大的遺憾。他的《人對意義的追尋》,是我不時一讀再讀的書,也是我在演講中常常提到的“意義療法”的靈感來源。

大家可能都留意到,一場似乎沒盡頭的冠毒橫虐下,國內外受不起壓力而選擇自盡的人數日增。問我維克多·弗蘭克的《人對意義的追尋》一書有意義嗎?我的答案是確定的。在目前的“戰爭情況”下,更使弗蘭克這部構思於二戰死亡集中營的名著顯得重要。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3, 2021 at 9:15pm


陳明發詩想《社交》


1 頭往床沿倒掛,感覺離死就差那麼喘個大氣。

2 没事,我只是想把腦子裏的雜質倒空。

3 免得敗壞了正在醞釀的一首詩。

4 行走社會玩的語言遊戲,偽博聞與泛政治,花拳繡腿與真槍實彈,都有。

5 精力有限,洞見難求,自己看著辦好了。

6 不能因為有人搞大雜燴,什麼事物丟進鍋去都是一個味,就把所有人都當是悶慌了來打發時間。

7 他們一直似懂非懂地點頭或沈默,很可能只是出於習慣。 或禮貌。

8 誰知道,他們也以為我的沈默是不動聲色的贊同?

9 我會不會幸運成了誰筆下一個負面的原型?(13.1.2020臉書)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1, 2021 at 10:50pm
陳明發的詩《60耳不順》

簡練的陳述絲毫不渲染
咖啡不加糖,灰髮任它
白下去,且不斷隨風飄去
句子有長有短也算了

紙的顏色卻讓他張狂
筆墨的顏色也讓他張狂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