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Photo Appreciation: Marei`s Eyes by Christoph Hessel)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4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onday


陳明發詩想《關心》

在城裏,雖然不時要棲棲惶惶,趕去餵飽停車位的繳費機,我們基本上關心著兩件事: 空間與時間。


有立足的地方嗎? 有安身的地方嗎? 空間常常這樣逼著提問;


而時間,在我們初到城裏時,總化身各種嘮叨:


“還要多久才挺到月底發薪? ”


“真快,兩年七個月就這樣悄悄溜掉;手心都結繭、掌紋都模糊了,還是兩手空空!”


人在城市,其實就是空間與光陰的故事。


(13.5.2012 愛墾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4, 2021 at 10:52am


陳明發的詩 1998《擠》


擠牙膏

擠髮素

擠臉霜

擠扁了不知多少條管

牙開始鬆黃

髮開始稀白

臉上紋絡割據屬地

汗水與眼淚

一道一道翻越擴散

不再順順暢暢流下

(21.5.1998)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1, 2021 at 11:25pm

陳明發詩想《下水道》

生死問題把我們逼向墻角,冷酷的問我們:

城裏的機會,和霓虹燈、下水道老鼠一樣多;人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

通常沒有答案。

但我們隱隱領略到一件事:此生就這樣默默無聞生活下去嗎?

於是開始想找個什麼地方,做點什麼比溫飽更有意義的事。

禪修的、志工的、拼社會的、拼教育的……,卻發現熱心腸的人還真多。

另一方面,吸納、浪費創意與心意能量的黑洞也不少。

每個洞都懂得唱歌、跳舞並耍魔術;可是想到下水道,你就是沒法子感動。甚至嘔吐。(3.7.2010)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1, 2021 at 10:14pm


陳明發的詩《白素貞 2017》

夠久了,先生莫再等


五百年輪迴多少回


我們一次又一次錯過重逢兒書的機會



妳曾是催促孩子做功課的母親


我是美好的插圖苦苦叫喚


孩子的背影,苦苦發不出聲音



在書店、歌劇院和詩人的嘆息


淒笑的初戀男女、中元節的大戲


我們也常常擦身而去


只掛念晚餐在哪兒吃


然後趕去下一場麻痺的縱慾



這輩子我又誕生在白家


取名恕振,男,今年二十八


是才子只愛麗人


她是賣期貨的,不懂雷峰塔


更接受不了男男關係前生定



先生拍完照,請回吧


夢圓一次缺一次也美滿了


神話從不曾破裂不曾離異


西湖換了管理不再有咒語



偶爾機票便宜我也來一趟


尋根之旅


愛,不外就在此時這裡


前生來世的東西,飄渺難期


2017年3月16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14, 2021 at 5:27pm



陳楨的詩想《計算》

城裏建了數不盡的玻璃水泥的高樓大廈,看誰拉拔得更高、最高。


大樓的所在與高低,和產業擁有者的財富與地位,好像成了正比例。


可是,他們所可能計算的,也只是下一位產業經紀人和他的銀行估價師的一個數目字。


“高”,也就是那麼高了。大呢?


許多從部落裏來到大都會的族人,擡頭看向那似乎望不到天臺的華廈,他們會想:就是那麼大的領地吧了嗎?


我們在山林中可以獵牧、奔走,我們可以自由進出彼此的房舍;在這大樓裏,大家擁有的四面壁,從左行到右,從前行到後,就那麼幾秒鐘吧了。大什麼?


在部落裏,“大”的概念是很大的;就說人口吧,當他們計算人口時,他們會把已故的家族成員都計算在內;他們不會覺得孤獨無助。


他們甚至常常聽得見祖先跟他們說話,給他們唱鼓舞的歌;他們會一直覺得生活得很有力量。


城裏的人連與列祖列宗聯系的神話與傳統都失去了,能高到什麼程度呢?

這樣的高,有時反而成了他們失意仿徨時下墜的地獄之路。( May 28, 2012 愛墾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6, 2021 at 3:15pm


陳楨詩想《投射》

鋼鐵給我們穩靠的信心;玻璃讓我們看得透明。擦亮以後,使得一個城市有神采;人走在其間、走入其間,也覺得信心滿滿。但是放手去摸,它是冷冰冰的。即使讓你感覺得有點溫度,那也是你本身的體溫。一個城市有些讓我們停下來駐腳瞻望的事物,其實都是我們本身的投射。一個城市里很微很微的插曲,可能一聲火車的轟隆就砸碎了它;可是,它很可能就是我們一生的主題曲。(May 27, 2012 )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30, 2021 at 10:58am


陳明發詩想《市長》

市長從有口井的夢裏驚醒。最後一格鏡頭,是個孩童掉進那故井。井身又深又狹,哭喊聲聽來特別淒厲。他說,神對我說話了。額頭的冷汗,是神的涎沫。老井的惡臭,是多麼真實地飄進他鼻孔。這幾句話之間,是否有所跳躍、省略、遺漏與濃縮;無上下文因果關係,不得而知。但他的決心是實實在在紮了根,風暴折不彎雷劈不摧:城裏的水井都得填平;老城區必須犁平;生活要重新省思,跟得上大樓拔高的脈搏,追得上商場拉響的景氣。都5G時代了,等AI來統治我們嗎?很明顯,這幾句話不但邏輯清晰,辯證再合理也沒有了。但裏頭有些新名詞,不是每一位大叔大嬸都能體會其善意,這在人口偏老的房子裏,會造成一些變調的廻音。像極了夢裏那口又深又狹的老井異味。才說着井鼻子就嗆了,思緒又靈活起来:跟大家推心置腹去:“我們還要犧牲多少那原有遠大前程的孩童?” (27.8.2020)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8, 2021 at 11:21am


陳明發詩想
(原題《詩評 9》)

讓我選擇寫詩的理想狀態,我求閱歷廣,筆觸小;要從最小卻最著力的面積,進入寬大的天地,那靈魂與身姿一定得很輕盈。大家都記得威廉·布萊克的“一顆沙裏看出一個世界,一朵野花裏一座天堂”,可是,閱歷裏沒世界與天堂,看見了沙還是沙,花還是花;而不懂得沙與花的奧秘,也枉然,因爲無處收藏詩己的世界與天堂。(2019年2月18日 )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3, 2021 at 9:13pm

陳明發詩想·名流
(原題《詩想 2》)


有的詩評人比較像是活動項目經理,在為畫家籌辦的畫展上,請來了一團團的名流,大家在前廳的雞尾酒會上交杯換盞、高談闊論,就是沒人移步到畫廊裏面去賞畫。大家甚至忘記了這是誰的畫展。你看很多詩評雖是長篇大論,大師們的名字與名句,像是CCTV春晚的名藝人那樣輪流上場,你就知道最後被冷落的,甚至被掩蓋的,是那被評論的作品本身。


註 1:詩評的本體是詩本身,不是詩評人的讀書筆記。


註 2:詩人讀書不考多、不考雜;考領悟得多透。


2019年1月21日臉書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y 29, 2012 at 12:19am


陳楨的詩《佈道


農閑季節我們同上教堂聽佈道

牧師把教義從書架上取下

舉止粗魯,字句結果都摔碎

村民仍然謙卑的默默等待

牧師把地面掃乾凈

然後分發鹽巴和魚乾

為了提高他表現慷慨的決心

一位婦人忽然號啕大哭,高聲

唱着感謝造物主的頌歌

似乎圣靈的光一下子灌注

大家都領會過來一道合唱

我們相視笑笑,也張開了口

今晚開不了飯,很多人會哭的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