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陣或民聯:一招就夠沙巴的消受》

每個人都過這個經驗:買了電腦或手機,裡頭有很多很多的應用程式,可是你每天用的究竟有多少?

很少,對不對?你就用那些對你有幫助;也就是你所需要的那一小部分,對不對?

有些名著,深入探討人類生活的不利情況。有些人讀了會說:“這不利情況是大災禍,我們應該警惕、避開!”

偏偏有些人卻偷笑的說:“這不利的情況,原來是這樣弄出來;我學幾招,就足以對付眾人!”

誰有道德,誰沒有?大家可自己分辨。

一大部的著作,道德敗壞的人就只看到,足以致人於死地的那些陰招;他們可以輕易玩弄、可以滿足他們私己需要的“武林秘訣”。

為何需要“武林秘訣”?無非想做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

1948年的人類,剛從因納粹與法西斯主義而起的二戰中存活下來;又面對蘇聯式共產主義的威脅。有良知的思想家再樂觀,也無法逃避一個問題:

“我們最終會不會淪為極權統治下的奴隸?”

其中一部探討這極權現象的名著,就是奧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

當然,奧威爾所預言的極權社會,並未在1984年完完全全出現在整個地球上。

但是對於一些共產主義國家來說,早就在1984年以前的數十年,很大程度上領教過,什麼叫說人性喪盡的極權統治。

說到這裡,很多馬來西亞人可能會說:很慶幸啊,還好這種事沒發生在這裡。

大多數人沒讀過《一九八四》;我們的學校指定讀的文學作品是《連環扣》,時時刻刻提醒新一代:華人是從中國來的,印度人是從印度來的。讓一些極端的老師有機會在課室裡發飆:你們回去你們的“祖國”啦!

沒讀過《一九八四》的人,也就不知道甚麼行為、言論與施政,叫著“極權統治”。

這就像,如果我一路是用黑草莓手機,我不會知道甚麼叫著觸屏;一路用傳統素人手機,打打電話、接接短訊就夠了,我不會知道什麼叫著智能手機。

馬來西亞很多政治人物,不是沒讀過書的;就算他們現在沒時間讀書,他們的智囊團也是飽讀政治理論的人。

讀過《一九八四》或其他大塊頭,對他們來說,猶如買了一臺智能手機;裡頭的應用程序很多,他們只要拿那些“有用”的來用,就很“夠用了”。

所以,礙於現有的政治體制,他們不會傻到活搬照演全本的《一九八四》,讓自己套上暴君的惡名、獨裁者的罪名。

他們會很“創意的”、“靈活的”,先拿幾招比較好用的陰招來用。

《一九八四》用心良苦叫大家:小心啊,小心啊,這些陰招不揭穿,人就活得不像人了!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8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February 28, 2013 at 11:23pm

《大馬來主義:一丘之貉、依樣葫蘆》

1976年6月6日,就在沙巴石油條約簽署前夕,發生在亞庇丹絨亞路海上的一場空難,奪去了九條人命,包括當時的沙巴州首席部長和另外五位州部長,這樁慘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37年來,聯邦政府還一直欠沙巴人民一個謎底;並把它列為國家機密,絕口不談這件事。

他們在期待:時間久了,記憶淡去,歷史就不存在了。

他們所幹的,就是那麼簡單而已;從《1984》專政者身上學一招秘訣好了:消滅人們的記憶;人們就不會有太危險的概念與行動。

人人會從老鷹變成馴良、平庸的家禽。

這一招,不只是國陣的獨門功夫;民聯也深諳其妙用。

所以,我們在民聯最近所宣布的競選宣言中,不僅看不見有關沙砂兩地的特別項目;就算是全國議題,也看不見有關文化與歷史的議題。

畢竟,國陣或民聯都不捨得 “大馬來主義”的甜頭;“大馬來主義”一旦放到馬來西亞,多元種族、宗教與文化傳統的面前,它就失去了它的合理性、合法性,甜頭要大家平分了。

在沙巴,民聯只想取代國陣,繼續他們大馬來主義者的“一九八四”大夢。

不過,從1976年66慘案來看,不少沙巴人已經接受了西馬黨派一九八四式教育,而放棄了原有的藍天與翱翔。

乖乖做一隻等待被同情、被解救的家禽。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February 28, 2013 at 10:16pm

《消滅記憶:忘了自己是誰的老鷹》

那麼,馬來西亞政府領導人,不管是中央政府或聯邦政府;是國陣政府或民聯政府,他們都向《一九八四》裡的專政霸主拜師,學了那些對他們來說“很夠用”的殺手鐧?

今天先講其中的一招:消滅記憶。

大還記得吧,小時候讀過這麼一則故事:

有個農夫在田裡撿到一隻老鷹的蛋,便拿回農舍,和雞蛋一起放在雞窩裡讓母雞孵。

小老鷹出世後,便跟著雞群一起生活、一起長大。

過著挖爛泥、吃蚯蚓的日子。

當老鷹出現在天際,它也隨著其他雞隻沒命的逃走、躲起來。

然後,它老了,以一隻雞的身份死去。

它生來是一隻老鷹,死的時候卻是一隻雞。

它應有的,原是乘風翱翔、傲視藍空的世界;卻一輩子也不曾展開他的翅膀,不曾離開爛泥與恐懼。

因為在被孵、成長與存在的整個過程中,它完全和老鷹的世界隔絕了。

它沒有老鷹世界的記憶;只有家禽世界的記憶。

它也就沒有“我能飛”;“我是老鷹”;“我的世界在藍天”;“我是其它禽類所害怕的大鳥”;“不是辛辛苦苦在泥濘中掙扎覓食的族群”………..的概念。

沒有概念,沒有方向,何來嘗試與努力?

在《1984》中,權力至高無上的老大哥,為何處處防堵人民書寫?因為有書寫就有記錄;有歷史與記憶。

很自然的,會出現與獨裁者不一樣的概念、方向、嘗試與努力;哪位獨裁者願意自己的統治受到質疑與推翻?

曾經,有整整45年的時間,在馬來西亞聯邦政府的一切認可、儀式、歷史、教育與政宣中,“馬來西亞國慶”是8月31日。

而且,是從1957那一年開始算起。

“馬來西亞國慶”紀念的,為何不是1963年9月16日?理由很簡單,一提到那一天,自然要回歸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和馬來亞共組馬來西亞的歷史。

推溯上去,“馬來西亞契約”、“二十條款”、“沙巴、砂拉越與馬來亞平等關係”等等沒被尊重與實現,反被長期忽視與壓制的事實就被曝光。

這麼一來,馬來西亞聯邦政府失信背義的施政,立即暴露於陽光之下。

能透過一切洗腦機制把這個歷史記憶,從沙砂兩地人民的記憶中抹去,他們所欠下的這筆人民的賬,就似乎能蒸發無踪了。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