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短片

  友人希望把課文拍成三十分鐘短篇,並且問我,選擇哪幾篇。

  拍劉姥姥一進大觀園吧,不過,鏡頭可否自板兒的目光看出去呢,可能制作成本太過龐大,劃不來。

  那麽,拍魯迅的棗樹吧,黑白,選一個春寒料峭的清晨拍攝,可能,道具組要鬼叫:什麽地方去弄兩株並排的成長棗樹?

  冰心的紙船應該至易拍,可是寫得那麽壞,十三歲的我已在課室公開表示過這一點,招致國文老師異常不滿,從此成為汙點學生。

  那麽,拍徐志摩的“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吧,出外景,到康橋去,讀者不會失望。

  反正古裝布景服裝頭套統統現成,拍蘇軾的“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對無言,惟有淚千行,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好了,如此情節,光是想象畫面,已經叫人落淚。

  課本上所沒有的張愛玲,可能最值得拍攝為短片吧,不,不是小說,而是散文“流言”,每一篇都可以上海老式公寓作內景,用兩個女角,娓娓將內容道出,配弄堂裏各式雜聲……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May 30, 2022 at 9:39am

冒牌貨
要是你以為我想玩什麽廉價的把戲,我會很痛心。不,拜托你,這次別試著阻止我。我想說出來。如果你現在就把大提琴給我,要我拉奏,我得說,我做不到。不是因為樂器不夠好,絕不是那樣。不過,如果你覺得我是冒牌貨,覺得我假扮成自己明明不是的樣子,那麽我想告訴你你錯了。看看我們一起達成的結果。難道這樣的證明還不夠,不足以說明我沒有造假什麽?沒錯,我告訴你我是位名家。唔,讓我解釋這句話的意涵是什麽。我的意思是,我天生就有非常特別的天賦,和你一樣。你和我,我們都有大部分的大提琴手一輩子也不可能擁有的特質,這和多努力練琴是無關的。我在教堂聽見你拉琴的那一刻,就立刻辨識出來。在某些方面,你一定也有在我身上讀到什麽。所以你才會決定走進這間旅館。[石黑一雄·大提琴手(7)]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19, 2021 at 10:37pm


社會史詩?絮絮叨叨綿綿不絕

是啊,我注意到了,當我說“歷史”是從1909年開始的時候,你吃了一驚。大多數人當然會覺得嘴裏說到那個詞就已經有點缺德了,不過,我認為你並不屬於這種人。有人說,整個事件能夠稍微早一點開始就好了,不要偏偏就是1909年。說說容易,但是我的材料是從那年開始的。這個文件夾——夾子的脊背上還用印刷字體寫著“歷史”這個詞——沒有一頁能回到更早的年代。


而除了我的資料來源之外也沒有任何其他資料來源了。“ 歷史” 就是從夾子裏的那些文件開始的。在這些文字之前什麼都不存在。



我當然明白,在1909年之前也一度存在過一個世界,但是那個世界和我們沒有同樣意義的關係。我們國家的歷史其實就是我們工人運動的歷史——其他的不過是褪了色的軍團旗幟,是成了碎片剝落的潘趣酒門廊而已。讓我感到有點痛心的是,有關工人運動本身在上一世紀的發展的資料來源都已經丟失了。曾經有人在什麼地方談到過一個叫帕爾姆的裁縫,但是他到底是格林兄弟童話裏的人物,還是屬於工人運動的傳統,並不是很確定的。


因為1909年也代表著那個創造的時刻——在那次失敗中誕生的是勝利,所以1909年其實是個好年份。


我得承認,這種看問題的角度有限,是限制在一種狹窄的本國範圍內的。在本國之外其實還有大事情發生,比如在英國、奧匈帝國、美國和比屬剛果,但是來自那裏的回聲只是遠遠地傳到這裏,歸根結底,要傳到我們的被保佑和關懷的這個階段也還有很長的距離。你也知道,對於世界其他地方來說,我們在將近一個世紀裏在這裏創造出來的是一個典範。事實上,要是我說,就在這一百年中,這種發展的心臟是在我們這裏,也不會有任何令人不愉快的反對意見。


我現在是的知道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人。答案就在這個文件夾子裏,當然,也有片斷殘留散亂在所有這些文件堆裏。如果我早知道有這麼好的客人來訪問我,我會收拾整理一下。不過,就在這個房間裏,收集了我們整個失去的歷史。我當然也不會否認,還有一部分歷史是在我的腦子裏。那些生活在離中心比較近的地方的人顯然把一切都忘記了,但是我一直讓自己處在邊緣的位置,還留下了相當多的東西。有時候,記憶的寬帶會穿過我的頭腦。


這就是那些卑賤者的財富。我也會反反復復地通讀我自己的筆記本,由此讓我保持良好的狀態。我剛才給你講的布朗廷的那次失敗,是那種我自己經常提醒我自己的事情,也就不敢把它叫作記憶了。


此外,自然還有很多日常生活中亂塗亂寫留下來的東西,那是我這輩子沒法記住的。比如說,這條街道叫什麼名字,或者是哪個黨此時此刻會以為他們在掌權。但是我還是能夠經常出去一小會兒,不是去大門旁邊的伊卡超市看看,就是去街角那邊的郵局轉轉,這樣我就能讓我的生活不散架。

不過,只有到了領退休金的時候,我才敢走那麼遠。



那時候我就把這根線的一頭綁在大門的把手上,把另一頭繞在我的手腕子上。正好足夠長。要不然,我就不出去,就守在我的房間裏。


今天我這裏有點特別的亂,因為我在收拾行李。

這個旅行箱,所有這些襯衫短褲鞋子襪子,還有上帝才知道的所有這些東西,要不是這次重要旅行用得著的話,我都放到一邊去了。你可以想到吧,這件事情對我有多麼重要的意義,我還得帶好我的線。

想一想吧,弗萊瑟要在我出發之前做整整一版有關我的報道。“跟這個世紀同歲的工人”——這可是不錯的大標題啊。順便說吧,我還有幾張不錯的照片,你也可以拿去用在這篇文章裏。這張你得拿著——這是亞爾馬· 布朗廷,就是我剛才講給你聽的這個人。是啊,你太嫩了,根本就沒聽說過這個大名,不過他可是我們個偉大的政治家,是我們這個歷史裏的打開大門的領頭人。如今的政治家都是些毛頭小夥子。不過這不是我要說的事情。

要說這段歷史,我也要低調一點吧。這個詞當然是禁止上這張報紙的吧。只要弗萊瑟知道我會提到這件事情,他肯定就會火冒三丈的。

實際上,弗萊瑟就是早先的主編呀。不過,我明白,跟他打交道,就和跟很多其他主編打交道一樣:要想真正甩開他們是非常難的。到底是什麼時候他曾經召我去開會我已經沒有任何記錄了。不過感覺好像還是不久之前。他一刻不停地盯著我看——他把自己也鎮住了嗎?到了後我都有點困惑了。不過他是這麼說的:一一一要寫出報紙來的,是你,是你的那些東西,是老百姓要來寫。你要用你的夢想來寫,用你的渴望來寫。在報紙上要有你的呼吸,在關於你此時此地的那些新聞中間就要有你的呼吸。(摘錄 6-9頁 )


小說《忠誠》簡介: 馬丁·弗雷德,出生於1900年的瑞典老工人,也是20世紀瑞典工人運動的積極參與者,不僅親身經歷、親眼目睹了這一運動的發展,而且還把這段歷史以文字的方式保存在一個文件夾裏,因此成為不可多得的歷史見證人。小說開始時,弗雷德正要去參加一個瑞典工人代表團到歐洲的巡回訪問,他一邊準備行李,一邊接受某家報紙記者的采訪,小說便伴隨著弗雷德老人絮絮叨叨綿綿不絕的敘述逐漸展開,一個關於 “忠誠”的故事,一個關於“歷史”的故事,“一部社會史詩,濃縮在一個單獨的、用尖銳筆觸刻畫的人物身上”向讀者娓娓道來。作者謝爾·埃斯普馬克 Kjell Espmark,1930-(萬之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02月出版)

                                                                                                                  (sergeyloie)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18, 2021 at 10:16am


赫伯特散文詩·地獄


從上面數:煙囪、天線、變形的錫皮屋頂。透過一扇窗,你能看到困於針線的姑娘,月亮忘記將她帶走而留給閒話者和蜘蛛來擺佈。再往下是一位婦女讀著信,用香粉擦涼她的臉,繼續讀信。在第一層,一個年輕人來回踱步地思索著:我怎麼能穿著破鞋、嘴脣乾裂地出門呢?樓下的咖啡館空空的;尚是清晨。

一對情侶在角落裡。他們握緊手。他說:“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服務員,請來一杯黑咖啡和一杯檸檬汁。”服務員走到門簾後面,又一次在那兒,突然大笑。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August 17, 2021 at 10:44pm


赫伯特散文詩·舌頭


一不小心,我越過她的牙齒,把她那機靈的舌頭吞了下去。它現在長在我身體內,像一條日本金魚。它拂擦我的心臟和膈,像拂擦魚缸的壁,它把淤泥從底部攪起。

那個被我奪去了嗓子的她,睜大眼睛瞪著我盼我說話。

然而我不知道該用那一隻舌頭對她說──是偷來的那隻,還是早已長在我口腔,過份良好的那隻?(達文譯)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June 11, 2021 at 9:16pm



中國散文詩:構建自己的藝術王國 《呂 煊 篇》

散文詩如何走出個人抒情的本位主義。抒情是任何文體都必須面對的,但散文詩似乎更加個人化。“村莊、母親、大地”一些意象在抒情里面大量出現。我個人認為,不重復他人,超越自己,是每個散文詩人必須做到的。散文詩在重大題材面前。如何作出反映?散文詩是輕型武器,而且是殺傷力極強的輕型武器,比散文來得輕快,比詩歌來得沈穩,但在重大題材面前,散文詩沒有突破,要不空洞無物,要不說教味太濃……關注民生的作品,很多人認為缺乏美感,太寫實,但我認為表達方式是多樣的,我們的詩人們應仔細觀察生活,力求在細節上去把握,然後通過散文詩的語言表達出來。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February 27, 2021 at 10:31pm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繪畫老師 

他默默地、傷感地為我闡明無情的透視法則:他那優雅地拿在手裏的尖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鉛筆,畫出的長長的筆直的幾筆,使他從烏有中創造出來的房間的線條(抽象的墻、遠去的天花板和地板)以誘人而乏味的精確在遙遠的一個假設點匯合。誘人,因為它使我想起了鐵軌,在我最喜歡的面具——一個骯髒的火車司機的充血的眼睛前對稱而難以捉摸地聚攏起來;乏味,因為那個房間仍然沒有家具,空落落的,甚至連在博物館引不起人興趣的前廳裏看得到的平庸的雕像都沒有。(《說吧,記憶:自傳追述》 )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February 26, 2021 at 3:11pm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玻璃窗

不久,我的注意力就會轉得更遠,也許就在那個時候,她那充滿節奏感的聲音的少有的純凈達到了它真正的目的。我看著一棵樹,樹葉的拂動引入了那節奏。伊戈爾正在慢條斯理地侍弄牡丹花。一隻鷯鳧走了幾步,仿佛想起了什麽又停了下來——然後又繼續往前走,展現著自己的名字。不知從什麽地方冒出來的一隻銀紋多角蛺蝶落在了門檻上,伸展著帶尖角的黃褐色的翅膀舒適地曬著太陽,突然,它收攏翅膀,正好顯出了黑色背面上剛出現的細小的白點,然後同樣突然地迅速飛去。但是在她讀書給我們聽的時候,魅力最持久的源泉來自鑲嵌在遊廊兩頭粉刷成白色的框架結構上的彩色玻璃構成的色彩斑斕的圖案。透過這些神奇的玻璃看到的花園變得奇異地平靜、超然。如果從藍玻璃看出去,沙礫變成了煤灰,而黑黢黢的樹飄浮在熱帶的天空中。黃玻璃創造出一個混合進了格外強烈的陽光的琥珀世界。紅玻璃使樹葉把深紅寶石滴落在粉色的小徑上。綠玻璃把青蔥的草木浸泡在更綠的綠色之中。在看過這樣富麗的色彩之後,當你轉向一小方塊普通無色的玻璃,上面落著一隻孤零零的蚊子或跛腳盲蛛,那就像口不渴的時候喝下一大口水一樣,你看見的是熟悉的樹下的一條平淡無奇的白長凳。但是,在所有的窗子中,在後來的年代里,炙烤著人的思鄉之情、使人渴望能夠從中向外看的,正是這扇玻璃窗。
(《說吧,記憶:自傳追述》 )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13, 2015 at 12:52pm

亦舒語錄

人其實很難真正自由,鎖住人的,往往是那人自己。不知不覺,我們不是做了感情的奴隸,就是事業的婢仆。

我會老去但不會變醜。

做人凡事要靜;靜靜地來,靜靜地去,靜靜努力,靜靜收獲,切忌喧嘩。

人生短短數十載,最要緊是滿足自己,不是討好他人。

做人要含蓄點,得過且過,不必斤斤計較,水清無魚,人清無徒,誰又不跟誰一輩子,一些事放在心中算了。

禮品店裏看見一只小小刺繡枕頭,上面繡兩個字:No Rrgrets,可以譯作沒有遺憾,但是忽然想起楊不悔,作終不悔解就更決絕。

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證明什麽,生活得更好,乃是為你自己。

失去的東西,其實從來未曾真正地屬於你,也不必惋惜。

真正的才華如火焰般難以收藏,總會燎原。

你大概誤會大學文憑是世界之匙,開啟順風順水之門,這並不正確。讀書目的是進修學問,拓闊胸襟。人生所有煩惱會不多不少永遠追隨,只不過學識涵養可以使一個人更加理智冷靜地分析處理這些難題而已。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9, 2015 at 10:11am

亦舒·青春

青春是女性魅力最強的一環,別同我說什麽風華絕代,系出名門,儀態優雅,才高八斗。活生生的青春仍然站在第一位。

金錢不比青春,青春不浪擲也是要過的,精明不同吝嗇,闊綽亦有異於浪費。聰明地運用一切資源包括時光歲月一定有益。價值觀念隨年齡而變,但少數特別能幹的女孩子卻已立定心思在二十五歲之前要把一切都辦齊,好去退休嫁人,大都會生活催人早熟。

對牢鏡子的時候,看到自己的面孔,呵,今日容顏老於昨日,天天都要高高興興才是。

天下太平的時候,你可以做孩子做到五十歲,但一開仗,炮火轟轟,人一下子長大。

讀小學時老師就這麽教:在操場,有人挑釁,不要理睬,站起走開。至今有用,可觀長嘆一口氣,因為一些人永遠長不大。

就這幾年了,十六到二十三,一個女子的青春就這麽多,如果讀好了書做事業,那又不同,那簡直可以與天地同壽,才勝於貌,大可做到七老八十,甚至到死的那一天。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May 6, 2015 at 8:54am

亦舒·母親

節食時不要與母親同住。她殷勤地煮了紅燒蹄膀,黃魚鹹菜湯,香米飯,你好不吃嗎?

下午有煎春卷,綠豆紅棗湯,替你買回來一打蘋果,巧克力牛肉,與你商量晚上吃乾菜烤肉還是洋蔥牛乾,然後你發覺一個罐子,裏面有一磅花式小餅乾,還有一只紙袋,內藏三只雞尾包。

你怎麽能夠告訴母親,不不,“我已有半年吃奶茶沒放精了,平時廿四小時的食物是:牛奶一杯,減肥丸兩粒,西柚汁加水,面包一片。芝士若干,橘子一個,蔬菜沙拉。”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