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四章·締姻與期待(7)下

我想他已經失去了理智,後來,他終於冷靜了下來,正視現實。這件事對我母親震動很大。她曾一直為此而擔憂,不過僅是擔憂而已。她聽說阿爾奇將要離開這裡去素爾伯里平原,如釋重負。可是猛然將她推到既成的事實面前,她懵了。

我對母親說:「很抱歉,媽媽,我不得不告訴您,阿爾奇·克里斯蒂向我求婚了,我想嫁給他,非常地想。」

然而我們卻不得不面對現實——儘管阿爾奇不情願這樣,母親仍然固執己見:「你們用什麼結婚?」她質問道,「你們二人有錢嗎?」我們的經濟狀況的確槽透了。阿爾奇僅僅是一個年輕的少尉,只比我年長一歲,沒有分文儲蓄,全靠自己的微薄的收入和他母親省吃儉用節約下來的一點點資助。而我卻只有祖父遺囑中的每年一百英鎊的固定收入。至少要等好幾年,阿爾奇才能有經濟能力建立家庭。

他臨行前痛苦地對我說:「你母親讓我面對現實。我認為其他都無所謂!不管怎樣,反正我們得結婚,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她認為我們目前還不能夠結婚。我將為此不惜一切努力,想盡一切辦法。到了空軍情況會好些的……只是在空軍里也跟在陸軍里一樣,不鼓勵年輕軍人早結婚。」我們彼此望著,我們都還年輕,卻也深深陷入兩情繾綣的熱戀之中。

我們的婚約維持了一年半。這期間倆人的感情波動很大,忽冷忽熱,內心中充滿著愁苦,因為彼此都感到我們所追求的乃是某種永遠不可及得的幻影。

我拖延了近一個月沒給里吉寫信,主要出於負疚之感,也多少因為我難以使自己相信眼前突然發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也許我很快就會從夢幻中清醒過來,回到我的過去。

儘管如此地歉疚和感傷,給里吉的信終究要寫的,更糟糕的是里吉對我表示同情和寬容。他勸我不要為此而苦惱,他相信這不是我的過錯;這類事情屢有發生,在所難免。

我們的境況槽得不能再糟了,窮得叮噹響。此時家裡又遭受了一個經濟上的打擊。曾與我祖父合股的紐約H.B.查夫林公司突然破產了。這意味著母親每年惟一的收入完全斷絕了。姨婆情況不同,比較幸運。她的錢也曾留在查夫林的股份中。公司的股東之一,貝里先生一直為她的資產而擔憂操心。作為納瑟尼爾,米勒的遺婿的代理人,他覺得應該對她負責。姨婆需要用錢時,只要給他寫封信,貝里先生就會匯寄現金來。一天,貝里忽然向她提出建議,請求允許將她的資本投入別的股份公司中,姨婆感到憂傷和不安。

「您是說,要我把錢從查夫林公司的股份中抽出來嗎:」貝里先生閃爍其詞地對她說:「您得親自督管您的投資,您生在英國,又居住在英國,但又是美國人的遺妻,目前的狀況是欠妥的。」他羅列的幾條理由其實都是些借口。姨婆同意了他的建議。在那個時候,所有的女人在處理經濟事務方面都會全盤接受任何她們所信賴的人的忠告。貝里先生懇求把這件事情交給他辦理。保證能讓她得到幾乎和以前同等的收入。姨婆很不情願地同意了。就這樣,H.B·查夫林公司倒閉時,她的資金已平安轉移,得以倖免。那時,貝里先生已經離開了人世,他為合作者的遺孀盡到了自己的義務,同時也沒有泄露出公司缺乏償還能力的隱私。公司里的年輕人好大喜功,使企業出現表面興盛的假象,實際上卻搞過了頭,在全國各地開辦了太多的分公司,在推銷方面耗資巨量。不管是什麼原因,公司以徹底破產而告終。公司的破產對我和阿爾奇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屬於我的那每年一百鎊固定收人,不得不與母親共用。麥琪無疑也會提供一點援助。如果賣掉阿什菲爾德邸宅,母親的生活還勉強能有保障。

後來,事態的發展並不像我們想象的那麼槽。約翰·查夫林先生從美國寫信給我母親,深表了他的歉疚,並說她每年可指望得到三百英鎊的進款。這筆錢不是歸原公司所有,而是從他個人的資產中抽出來的。這筆款子將一直供養到她的終年。但是,這僅僅解除了我們眼前的憂慮,母親一旦去世,進款也就終正,惟一可指望的就只有那一百英鎊的收入和阿什菲爾德邸宅。我寫信給阿爾奇說我不能期望嫁給他了,我們應該彼此忘記。阿爾奇執意不肯。他要想方設法掙一筆錢,以用於結婚,甚至足以供養我母親。他使我增強了信心,獲得了希望。我們再次恢復了婚約。

阿爾奇向他母親透露了我們訂婚的消息,井像每個年輕小夥子繪聲繪色地描述他們的女友那樣將我大加稱頌一番。佩格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兒子。但不管她怎樣為此而對我產生疑慮,她還是分外熱情地款待了我,可以說是滿腔熱忱。她聲稱她非常喜歡我,對我非常滿意——我正是她期望兒子能夠找到的那種女子,等等,等等。我根本不相信她的話。其實她認為兒子還年輕,不是結婚的時候。她並沒有挑剔我——那對我來說會是更糟心的了。不管怎麼說,她確信我們的婚約將永遠不會成為現實,所以她待我很親切,我對此微感尷尬。阿爾奇對他母親怎麼看我和我對她的看法並不太感興趣。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孤芳自賞,從不關心別人如何評論他或者他的親屬。他腦子裡只有他個人的意願。

一九一三年,人們似乎沒有料到戰爭即將爆發。有關要打仗的話人們已聽了多年,根本不會引起注意。與別人打仗被認為是瘋狂之舉。至於西北部邊境或海外發生的衝突,那是另一碼事了。

某位大公在塞爾維亞遇刺的消息傳來,人們都覺得事情發生在遙遠的地方,與我們毫不相干。在巴爾幹半島,刺殺事件時有發生,人們也司空見慣了。至於此次刺殺案會波及到英倫三島,那是不可思議的。我所說的不只是當時我一個人的感覺,絕大多數人也都這樣想。刺殺事件發生后不久,令人難以置信的戰爭風雲突然出現在地平線上。頃刻間恐戰的流言甚器塵上,但這畢竟只是報章的宣傳。文明發達的國家是不會進行戰爭的。況且已經多年不見戰火硝煙了,也許永遠也不會有了。

人民,實際上每一個人,除了幾位高級部長大臣和外交部上層人物以外,都沒有將會發生戰爭的思想準備。人們把有關戰爭的傳聞權當政客們的肆意捏造。然而,就在一天早晨,戰爭猝然爆發了。

英國進入了戰爭狀態。

Views: 3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