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八月,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邀請我和家人訪日十五天,去了東京,和東京附近的鐮倉;北海道的劄幌、小樽和定山溪;還有關西地區的京都、奈良和大阪。

這是十分美好的旅程,二十多年前我開始閱讀川端康成的小說時,就被他敘述的細膩深深迷住了,後來又在其他日本作家那裏讀到了類似的細膩,日本的文學作品在處理細部描述時,有著難以言傳的豐富色彩和微妙的情感變化,這是日本文學獨特的氣質。

(劄幌)


在閱讀了二十多年的日本文學作品之後,我終於有機會來到了日本,然後我才真正明白為什麽會產生如此細膩,而且這細膩又是如此豐富的日本文學,因為對細節的迷戀正是日本民族的獨特氣質。在我的心目中,日本是一個充滿了美妙細節的國度,我在日本的旅行就是在美妙的細節裏旅行。

在鐮倉的時候,我去了川端康成家族的墓地,那是一個很大的墓園,不知道有多少人長眠於此。我們在烈日下沿著安靜的盤山公路來到墓園的頂端,站在川端家族的墓地前時,我發現了一個秘密的細節,就是我四周的每一個墓碑旁都有一個石頭制作的名片箱,當在世的人來探望去世的人時,應該遞上一張自己的名片。如此美妙的細節,讓生與死一下子變得親密起來。或者說,名片箱的存在讓生者和死者的繼續交往有了現實的依據。然後我在晴空下舉目四望,看到無數的墓碑依次而下,閃耀著絲絲光芒,那一瞬間我覺得墓園仿佛成為了廣場,聳立的墓碑們仿佛成為了一個一個在世者,或者說是一段一段已經完成的人生正在無聲地傾訴。我看著他們,心想我和他們其實生活在同樣的空間裏,只是經歷著不同的時間而已。

(鐮倉)


在京都的清水寺,有一座氣勢磅礴的戲臺,從山腳下支立起來,粗壯的樹桿如同蛛網一樣縱橫交錯,充滿了力量。高高的戲臺面對著寺廟裏的佛像,這戲臺是給佛搭建的,當然和尚們也可以觀看,可是他們只能站在另一端的山上,中間隔著懸崖峭壁,還有鳥兒們的飛翔。我去過很多寺廟,佛像前供滿食物的情景已經習以為常,可是讓眾佛欣賞歌舞,享用精神食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京都清水寺)


京都的這個晚上令人難忘,那裏有幾十家寺廟連成一片,道路逶迤曲折,高低起伏,兩旁商店裏展示的商品都是那麽的精美,門前的燈籠更是賞心悅目,腳下的臺階和石路每一尺都在變化著,讓人感到自己是行走在玲瓏剔透裏。一位名叫寺前凈因的大和尚帶著我們在夜色裏參觀了他的高臺寺,精美的建築和精美的庭院,還有高科技的光影作用。在一個靜如鏡面的池塘旁,我們佇立良久,看著電腦控制的圖像在水中變幻莫測,有一種陰森森的美麗讓我們嘴裏一聲聲贊嘆不已。接下去寺前和尚又讓我們觀看了另一種陰森森的美麗,我們來到一片竹林前,看著電腦圖像在搖動的竹子上翩翩起舞,那是鬼的舞蹈。當美麗裏散發著恐懼時,這樣的美麗會讓人喘不過氣來。

我們在一個又一個寺廟裏安靜地行走,一直來到川端康成《古都》裏所描繪過的那個大牌坊前,然後看到了京都喧囂的夜生活,我們身處的大牌坊仿佛是分水嶺,一端是冷清的寺廟世界,另一端是熱鬧的世俗世界。我們站在屬於寺廟的安靜世界裏,看著街道對面川流不息的人流和車流,霓虹燈的閃爍,聲音的喧囂,甚至食物的氣息陣陣飄來,仿佛是站在天上看著人間一樣。

(古都)


然後寺前和尚帶著我們走上了一條沒有一個遊客知道的石屏小路,我們走在了京都人間生活的精華裏。石屏小路靜悄悄沒有別人,只有我們幾個人,我們悄悄地說話,贊嘆著兩旁房屋的精美變化,門和窗戶的變化,懸掛門前燈籠的變化,就是裏面照射出來的燈光也在不斷地變化著,每一戶人家都精心打扮了自己,每一戶人家都不雷同。我十三歲的兒子感慨萬千,他說:“這不是人間,這是天堂。”

從日本回來以後,我一直想寫一篇很長的散文《在日本的細節裏旅行》,準備從東京的小樹林開始。東京是一個屬於摩天大廈的城市,可是只要有一片空地,那就是一片樹林。由於道路的高高低低,有時候樹林在身旁,有時候樹林到了腳下,有時候樹林又在頭頂上了。樹林在任何地方都會給予人們安靜的感受,在喧囂的大都市東京,樹林給人的安靜更加突出。就像在轟轟烈烈的現代音樂裏,突然聽到了某個抒情的樂句一樣。生活在東京的喧鬧裏,時常會因為樹林的出現,讓自己煩躁的情緒獲得一些安靜。這個屬於城市的細節,其實表達了一個民族源遠流長的風格。

在這篇短文結束的時候,我想起了在劄幌的一個晚上,北海道大學的野澤教授等幾個朋友帶著我來到了一個“新宿以北最繁華的地方”,那是劄幌的酒吧區,據說那裏有五千多家酒吧。我們來到了一家只有十平米左右的酒吧,一個年近七旬的老年婦女站在櫃臺裏面,我們在櫃臺外面坐成一排,喝酒聊天唱歌大笑,老板娘滿嘴的下流俏皮話,我心想為什麽大學的教授們喜歡來到這裏,因為這裏可以聽到大學裏聽不到的下流俏皮話。這個酒吧名叫“圍爐裏”,老板娘年輕時當選過北海道的酒吧小姐,墻上貼滿了當時選美比賽過程的照片,看著照片上那位年輕美麗的北海道酒吧小姐,再看看眼前這位已經山河破碎了的老年婦女,我難以想象她們是同一個人。

墻上還掛著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送給她的一幅字,我說起中曾根的時候,她不屑地揮著手說:“那孩子。”然後拿出紙和筆,要我也像中曾根那樣寫下一句話,我看了看眼前這位老年婦女,又忍不住看了看墻上照片裏那位年輕美人,寫下了我當時的真實感受:

在圍爐裏,人生如夢。

2006年12月19日(照片取自網路)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