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中國傳奇》無名信(上)

本篇采自清平山堂叢書第二篇。清平山堂為一印書店。此種話本,每篇可以零售,全書並無一總題,而書中各篇或為文言,或為白話,通常皆不著作者姓名。本篇原有三名,曰‘簡帖和尚’,‘胡氏’,及‘簡帖僧巧騙皇甫妻’,小題為‘公案傳奇’,即犯罪神秘小說之意。本篇為茶鋪酒肆中之通俗話本。在‘古今小說’中亦有此故事。次於本篇之犯罪小說為‘誤殺崔寧記’,在另一宋人話本‘京本通俗小說’中。

本篇原文中之洪某,為一喬裝和尚之惡棍,重編本篇之時,作者除對原文細節有所增減外,並力使贊者同情洪某,使皇甫氏依戀洪某,不願回歸前夫,尤使中國讀者讀之愜意。(原文中皇甫氏為一怯懦無能,忍苦受罪之婦人),但本篇仍依據原篇梗概重編,此外並無典他更動。

* * *

將近晌午的時候,天氣很熱,街上沒有什麽行人。王二的茶館兒座落的地方,是東城城中心帶頂棚的通道市場後面,第三條街上。那裏有一些大飯館子,早晨很多的人都到茶館裏去喝杯茶,交換些閑言碎語,市井新聞,現在人們已經散了。王二正在洗茶壺,二十幾個一起,放在一層架子上,剛收拾完,正要抽袋煙,舒舒服服的歇息一下,忽然看見一個高個子,穿著得很好的男人走進茶館裏來,那人生得粗眉毛,低窪的黑眼睛,長相兒顯得很特別。

王二向來沒有見過他,其實這也沒有什麽奇怪的,因為三教九流的人都到這個茶館裏來,也就因為這個,開個茶館兒是很有意思的。買賣人,買賣人的家人,讀書人,鋪子的夥計,賭徒,騙子。以及等等的過往行人,全進來歇息,恢復一下精神。這個高個子的陌生人挑了個裏面的桌子,樣子有點兒神秘,甚至有點兒緊張,王二看見他既然心神不定,莫如不去理他。

僧兒把那個陌生人描述了一回,又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太太和丫頭都楞楞的坐著,完全摸不著頭腦。

‘好啦,先生,給你斑鳩。’

‘你可別這麽說了。’

‘放下吧。你叫什麽名字?’

‘我想教你給我做點兒事情。’

‘你願意不願意意掙點兒錢?小和尚。’

‘唔,是嗎?你知道他家有多少人?’

‘就是三個人,皇甫大官人,他太太,還有一個小養女。’

‘那是裏甫家,皇甫大官人在宮庭裏作官,專管官衣的。’

‘她很少出門兒。因為她常買我的斑鳩肉,所以我認得她。你問這個幹嘛?’

那位紳士看著王二沒有留神他們,就掏出一個錢口袋,往那個孩子的盤子裏倒了大約五十個錢。孩子見錢,立刻精神起來。‘這是給你的,’那位紳士說。

‘我應當把這些東西交給太太。我不要把這些東西交給大官人?’

‘你常到戲園子去嗎?戲園子常有人看見你嗎?’

鄰居們不清楚皇甫太太為什麽被丈夫控告,都弄得莫名其妙,大家都對太太同情,對丈夫的發怒都搖搖頭。

大官人跟被告一同去的。向府尹面前提出控告,府尹姓錢,開封人,生得胖胖的圓臉盤兒,仿佛是個有無限耐性的人,什麽事也不會惹他發脾氣。大官人把書信和禮品呈上,正式提出控告,府尹命令在本案調查期間,犯人一律拘押在監。

‘我們怎麽敢帶太太呢?’

‘有位先生教我把一包東西交給太太,他跟我說不要交給你。’

‘你若是怕丟臉,就不該做那種事。’丈夫回答說。

‘你去吃館子嗎?’

‘丈夫教你做什麽就做什麽嗎?’

‘皇甫夫人妝次:冒昧相約,未免失禮,但自酒樓相遇,迄今不能忘懷。甚願親身造訪,偏偏蠢驢近又歸來,不知可否單獨相見,請隨送信人來,否則,如何相見,務請見示。今獻菲禮數件,聊表敬意。相慕者’(未簽名)

皇甫大官人撕開包袱,看見那付金鐲子,那付簪子,還有那封短信:

官兒老爺看罷,咬牙切齒,擡起眼眉,冷冰冰的問道:‘什麽人交給你的這封信?’

‘就是你們兩個人一塊吃嗎?’

皇甫太太很安詳,坐在椅子上,拿出那幾件東西來看。

皇甫大官人氣得渾身發顫,一聲命令,把太太喚出,那位年輕的夫人,纖弱而秀麗,年方二十四歲,小巧的面龐,又聰明,又伶俐,她看見丈夫氣得臉煞白,不住的喘氣,不知道鬧了什麽事情。

‘若是堂上沒有辦法審清這個案子,我非把她休了不可!’

‘我丈夫不高興這些事。有一回,我的堂弟張二來看我們,求我丈夫給他找個差事。後來事情沒有找到,因為事情不容易找。丈夫教我以後不要見我的親戚。我以後就不再見他們。’

‘豈有此理!這案子不是那麽容易了的。你太太堅持說她清白無辜,我們也沒有得到什麽反證。八成兒是你自己寫的那封信吧?’

‘我就要告你!’丈夫怒沖沖的說。

‘你是知道我的,’她說得很溫柔。‘我怎麽也不會做這種事情。我們結婚已經七年了,你說我有什麽失婦道的地方麽?’

‘你不一個人去嗎?’

‘誰也沒有’小丫頭嚇得不成聲兒了。

大官人舉起竹竿子就打,太太在屋子裏聽得小丫頭痛哭得尖聲喊叫,自己也打起哆嗦來。就這樣打一陣,問一陣。小丫頭實在忍受不了,最後說道:‘老爺不在的時候,太太每天夜裏和一個人睡覺。’

‘現在告訴我,我不在的時候,跟你媽天天晚上睡覺的是誰?’

府尹又向丈夫說:‘擒賊要贓,捉奸要雙。只憑一封無名氏的書信,我不能判你妻子有罪,也許你有什麽仇人,他要栽贓才寫這封信。’府尹看了一下太太,又接著說:‘一定有人找你的麻煩。你想,是不是把太太帶回家去,再設法尋找寫信的人呢?’

小丫頭擦了擦眼淚,狠狠的說道:‘我告訴你吧,太太天天晚上跟我睡。’

大官人怒沖沖的說:‘這是什麽話!我們夫婦過得很美滿的。’

‘我非弄個水落石出不可!’他一邊罵一邊走出去,順手把門鎖上。

小丫頭的作證,府尹很受感動。

小丫頭很不耐煩,她回道:‘若是有客人,我不早就看見了嗎?’

小丫頭站在那兒看著這麽好心腸的養母,她說:‘媽,若不是為了你,我早就回我們村裏去。媽,你也早應該走才是啊。’

‘還不要走,裏頭還有人呢。’他把太太和小丫頭叫了出來,要衙役把他三人一齊帶走。

‘那麽你要怎麽辦呢?’

‘他不帶我去。’

兩個判官丁丁和陳乾興主管問囚犯。他倆先審皇甫太太。

‘我真沒有想到,七年的夫妻,你這麽狠心。你知道,我現在是無家可歸的,我寧可一死,不能夠丟臉。’

小丫頭害怕了,可是還堅定的說:‘你不能屈枉一個賢慧的女人。’說著抽抽搭搭的哭起來。

府尹先問小孩子僧兒,然後轉臉問十三歲大的小丫頭,她算是最重要的證人,府尹把驚堂木一拍,邦的一聲嚇唬她,厲聲問道:

‘是。’

‘你認識我嗎?我想你不認得吧?’老太太說。

‘案子辦得怎麽樣?已經三天了,恐怕你已經接了寫信人的禮,存心拖延吧?’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