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義剛:自由主義的個人與性行為(上)

當你持信自由主義,聽到它跟一夜情擺在一塊,禁不住有點道德反感時,要麽,可能是你還沒來得及將自由主義內化為一種個人氣質,要麽,在印象中,你常誤以為一夜情招惹了第三方無辜的誰,因而違背了自由主義的道德承諾。如果都不是,那你實在有不錯的理由重新審視自己是否真是一名自由主義者。
  
道聽途說,近距離目測或零距離體驗,都知道老美那盛行約會文化,它的要點是先上床,之後呢,之後再說嘍......在中國,年輕人羞於與純動物式的欲望為伍,女生說:要因愛而性,剛認識的男生迅速聰慧補充道:其實,第一眼見你,就對你挺有感覺的......羞於做,並不代表完全不想做,可以私下悄悄一試。近十年來的網絡運營資本,瞅準商機,盡可能為欲望提供最便捷的宣泄門道,男女網約,蓬勃迅猛,讓你我他身邊中的一些中青人竊喜不已。  

看一個典型行為過程:都市獨處男女,上微信,發請求,要電話,定地點.....一夜醒來,新鮮刺激,彼此還僅知道對方的網名。獵艷歸來、論壇發帖,向難兄胞弟,分享心得、樹立典範、效尤來者。哪位誠實的自由主義者,要是上來挑道德的刺,我幾乎認為他在觀念上擇錯方位了,那怕認為他們人品有問題,貌似也難,因為人品畢竟還是沾上了一點道德味。自由主義者用不著提醒說:不不不,自由主義有種種,我才不是你說的那種呢——無論那種自由主義,尤其流行於當下中國的,丟掉觀念上的曖昧,出於理智的誠實,不得不承認:未婚男女,兩情相悅的一夜情,已婚男女,自願換妻換偶,都是中性的non-moral行為;在政治法律上,號稱謂:咱們都有那個權利,因而要受到法律保護。

其實,一夜情,已婚還是未婚,對徹底的自由主義的個人主義者來說,原則對錯差別,並沒有他們想的那麽具有實在分量。很難想象,婚後N年,當愛情消退,一位骨子裏深具自由主義氣質、敢於正視人進化出來的生物性偏好、且勇於面對真實自我突進的年青豪傑,能從這自由主義信念中吸取忠守婚姻家庭的力量。你找出很多反例,著名自由主義者赫爾岑與王小波似乎都是極品好男兒。但如留意到二人身上的古典貴族與名士風範,那並非自由主義單一能造就的產物,而是某種古典教化與近代自由主義共同塑造的結果。而在當今時代,那怕他家在瑞士銀行不知有多少存款,能塑造此類絕種好男人風範的紳貴家庭,作為給個體心靈提供秩序來源的群倫文化現象,差不多all gone。在當代中國知識人中,無論自由主義者怎樣懷戀赫爾岑抑或王小波,鐘愛他們的作品向個體心靈展現出的強健人格意義,這二位幾乎有點像是小絕唱,倒不是因為他們的心靈質地及天分高不可及、或今天的自由主義者先天缺乏生命創造活力,而在於我們今天所處的時代已蕭然有別;在大眾中,取而代之的是各類花花後代,及他們充數於網絡上的風韻性事,供大夥取樂。

還可以爭辯說,自由主義是一種政治哲學主張,不等同於個人道德主張。李銀河說,換妻換偶、一夜情是公民的權利,受法律保護,盡管在道德上是錯的。這一說法,在價值信念上很難自洽——除非她持有某種非自由主義的道德觀念外加自由主義的政治觀。如果性行為不傷害他人,在政治法律上不該受到懲罰的基礎在於:它在道德上差不多也無可非議。性事,不過是我個人的選擇與喜好,你管我怎麽做、和誰做、和一個還是幾個一起做呢,只有沒吵礙到你。唉,那些人私生活糜爛,傷風敗俗、世風日下啊,讓人鄙夷憂心,因而要回到......有人可能想起了衛道者無力的陳詞濫調。但自由主義的個人氣質,迷人之處,就在開明、通融、跳出特定陋習、少對他人做道德非議及打著道德旗號進行幹涉。一面是,自由主義作為一種社會、政治意識形態,在其塑造下的個人心靈與行為習性,具體化,就是個體的生活信念與道德判斷等。另一面,在當今,人們普遍在政治行動上感到介入無力,因而,自由主義對大眾,尤其對正處於價值觀念形成中的年輕人而言,它首先要是一種思維及個人行為方式,繼而,它塑造人的社會政治理想,著眼長遠。所以,真正的自由主義要是一種個人氣質,這是對的,至少有劉瑜這樣說。

因而,若想從自由主義立場,無論是政治的還是道德、私人習性的,非議無第三方受害者的一夜情、換偶之類,最好打消這個念頭。

在當今,自由主義差不多是最性感耀眼的意識形態,盡管其魅力還不足以成功誘惑H二代的老爹們。自由民主的憲政前景,除了“別有用心的一小撮人”還在“負隅頑抗”之外,是多數關心政治的人心目中的大勢所願,我不是例外。自由主義無疑是後者的一面旗幟,尤其在網絡媒體、大學校園,它的旗幟早已壓著五星紅旗而挺胸飄揚。去年,左派偃旗息鼓。今年,馬主義大本營的編譯局,暴露了他們一直在為之忙碌的真實事業,年輕人除了應付考試,沒人會把他們自己都不信的勞動成果當真。近幾年,國學的活躍者反覆重申不能反對民主法制,對自由主義的接納程度,已今非昔比。自由主義,作為一種政治意識形態,在受過大學教育、還關註政治的群體中,幾無真正對手。

如果有人對一夜情樂此不彼,事後還當著三四朋友,掰著手指神氣活現地展示獵績,深以此為榮,認為大夥對他不該投來道德的目光,我們得恭賀他成功將自由主義融為內在的真實信念——這並不是說傾向自由主義的個人就必然會如此“邪門”。但實際上,對此,人們難以真會認為那些性行為與道德人品沒有關聯,當李銀河表達自由主義的性觀點,認為換妻換偶、一夜情是公民的權利時,聽聽眾人的驚叫噓聲,就可略知實情,但其中不少,也許動動手指、把頁面轉到自由主義者小組那,便開始跟帖發讚。為啥他們對這種信念的不一致視而不見,從不感到困惑?而這種不一致,如實地暴露著這個變革時代給個體所造成的困境的真實面相。盡管,有品位之士或許羞於就性擴展聯想,但性在自我到社群之中的非生殖重要性,再怎麽突出都不會太過分。上述困境,最窘迫的也許並非表現在性活動之上;提及現實生活與媒體空間呈現出來的性亂象,也只是供我們審視生活困境的一幅側畫像。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