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慧強·湯姆伯伯的故事

我伯伯湯姆過去一向在鐵路上工作,這就是為什麼我剛才想起他的原因。他工地點並不是象這樣的一個大車站;那只是一個叫做婁屯克羅斯的小地方。一天大約只有兩次列車在這裏停車,湯姆既是站長,又是搬運主任和信號主任,身兼三職。事實上,碰到什麼事情,湯姆就做什麼事情,整個英國都沒有比他更快活的人了,婁屯克羅斯是他心中的驕傲;候車室每天都是由這位總清潔員(湯姆)打掃的;椅子是由這位總擦洗員(湯姆)抹擦的;賣票收票也是由這位總收票員(湯姆)做的。有時一天竟出售四張票之多,——票款每晚也是由這位總辦事員(湯姆)清點的。有一天竟收入了13鎊,這是湯姆在那裏整整50年期間所收的最大數額。

那個車站管理得很好,湯姆對規章制度的要求非常嚴格。他曉得一個乘客準許幹什麼和不準幹什麼,哪裏準吸煙和不準吸煙。要是有任何乘客敢於幹一點違反規章的任何事情,那他在婁屯克羅斯就是自找麻煩了。

像我在前面講的那樣,湯姆在那裏呆了50年,於是他不得不退休了。毫無疑問,湯姆的工作是幹得很好的;在那整整50年期間他一直在那裏,連一天勤也從來沒有缺過,他天天上班。好,鐵道管理委員會認為他們應該對此有所表示,給予肯定,所以,就安排了一個小小的“歡送儀式”,並派總公司人員約瑟夫·賓克斯爵士前往婁屯克羅斯參加這個儀式。

湯姆領受了感謝,並得到一份禮品——一張小額支票。當然,他很高興,可是他卻對約瑟夫爵士說;“我不需要這筆錢(湯姆一向仔細,自己已經積蓄了數目相當可觀的一筆錢了)。我能改要一樣能使我回憶起在婁屯克羅斯度過的那些幸福日子的東西嗎?”約瑟夫爵士頗驚訝,但是他說他認為可以安排。湯姆心裏想的到底是什麼紀念品呢?湯姆說:“好,先生,但願公司能夠讓我得到一節舊車箱的一部分,一個分隔間。多舊多破都不要緊,我會把它修理好,搞幹凈,——既然已經退休,我就有充分的時間了。我想把它放在自己的後園裏,每天我都可以去坐在裏面,這就會使我想起婁屯克羅斯。”

約瑟夫爵士想道:可憐的老人,頭腦不大管用了,但是我們現在有幾節只適於拆散的舊車廂。於是他說:“好吧,假若那就是你所要的東西,你一定可以得到它。”大約一周之後,一節舊車廂,或者更確切地說:一個分隔間送來了,並運進湯姆的後園。湯姆正象先前在婁屯克羅斯工作的時候那樣,為它忙了起來。又是打掃,又是油漆,又是擦亮。過了一周的樣子。這節車廂就煥然一新了。

有一天,大約在湯姆退休一年之後,我正和阿伯特叔叔(那是湯姆伯伯的弟弟,當然)住在一起,他說:“來,霍布,咱們去看望看望老湯姆吧。

我跟他很久沒有見面了。”就探親來說,那是一個很糟糕的日子。我們一下火車,天就開始下雨了,等我們到達湯姆家的時候,雨下得更大了。我們沿著小路走到前門。阿伯特叔叔敲門,但沒有人應聲,不過,門並未上鎖,所以,阿伯特叔叔把門打開,我們就進去了。哪裏也看不見湯姆。阿伯特說:“他一定在自己的那節舊車廂裏;咱們出去到後邊去吧。”果然,他在那兒。但並不是坐在車廂裏。他在外面,坐在腳踏板上,吸著煙鬥,他頭上蒙著一條麻袋,雨水順背向下淌著。

“餵,湯姆,”阿伯特叔叔說,“你到底為啥坐在那兒不進車廂避避雨呢?”“你看不見嗎?”湯姆說著,用手指著車廂上那塊寫著“不準吸煙”的通告牌,“虧他們想得出,給我送來的是一節裏面不準吸煙的車廂呢!”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